和解

今天看到消息的时候,有些茫然有些无措,一个姐姐说,我们的要求还真低。我说,当年喜欢他们的时候也不过就是求一个同框罢了。
于是彻底和解吧,没有必要去猜测,没有必要去纠结。
放下了,走出去,对他们对我们自己都是一件好事。
十二月的奇迹,就这样来临了。
成年人世界没童话,彼此交谈笑魇如花,如此作罢。

新年快乐
新的一年,平安喜乐~

列表循环听歌
有些歌听到前奏就忍不住切掉
尤其是那些曾经听着去找灵感码字的歌

当然也有一些歌因为年少时的一些经历
不忍去听,总觉得那些歌就像是钥匙,是打开记忆魔法的唯一法宝

最近做梦总是梦到自己的初中亦或是高中时代
喜欢的、不喜欢的老师轮番上阵
一觉醒来也觉得有趣
毕竟前一秒还在跟高中同学恶作剧,下一秒又出现在初中老师面前问问题…

梦境这东西真是奇妙。

想写点有趣的东西

最近在追琅琊榜之风起长林,以及回了老坑柯南(然后作者再次停更,不过我新兰甜甜甜
然而平次那个黑鸡,什么时候才表白

虽然看起来可以歇一段时间了,不过任务还是很多
想写,也就是想写

2018会是什么样子呢

时间可真快,一晃眼,两个月转瞬即逝。
想了想,还是在今年的最后一天,与过去好好道个别,当作和解。
以前一直觉得离别时最苦,割舍一段感情着实艰难,对着所爱的人们说再见,着实残忍。
如今才发现,其实离别也不过如此,最怕的是离开后的日子——当你习惯性做以前经常做的事情,却忽然发现,你再也不需要做,再也不能够做的时候……
就像是你想吃酸奶,手都放到冰箱把手上,却惊觉,医生在前一阵就跟你说,你再也不能喝酸奶那样,你停下了马上就要打开冰箱门的手,你在那一瞬间怔住。
酸奶再不是你能够享用的,你的爱与习惯,都要在日后的岁月里一点点戒掉。
当在某个特殊日子的时候,这种思念之情会越来越重,但最后也不过是徒劳无功。
因为酸奶早...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对不起,我要当逃兵了。
我是真的站真爱的,一直以来都在真情实感,写文也是靠这这腔爱发电。
一直以来我的文热度都不太高,前一段时间还一直反思自己,是不是写的太差劲了,还去微博看了一些热度高的文想要学习一下,现在倒是不用了。
我其实很没有自信,写文也不觉得自己写的多好,每次看到夸奖我的评论我都要开心好久,然后感谢大家。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陪伴,也谢谢牛鹿一直以来给予我的感动。
为牛鹿做过很多事,在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
这个博以后应该也不会更了,文不会删除,大家谁想看的时候还可以来着回顾。

先祝老吴生日快乐吧,也祝晗晗和老吴事业有成。
祝你们一切都好,祝大家也一切都好,想说的很多,但其实真的说出来的也没多少。
一开始...

牛鹿·你在逗我吗36

>>>谈个恋爱好生艰难,催命铃声总是不断
36
“叮叮咚咚叮叮咚咚……”鹿晗与吴亦凡的唇就差一厘米。
鹿晗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
他盯着吴亦凡看了两秒钟,两秒钟里万千思绪飘过,他在亲吴亦凡与接电话之间纠结,最终还是选择了接电话,毕竟今天特殊,万一是有关被黑事件的消息呢?这若是耽误了就不好了。
鹿晗微不可查地叹了一口气,脑袋一点点向着手机转过去,可连二十度都没转了,眼前就黑了。
吴亦凡的手遮住了鹿晗的眼睛,鹿晗只能透过吴亦凡手指的缝隙看到一点光。
蓦地,鹿晗的嘴唇被什么东西覆住,大约两秒之后他才反应过来,那是吴亦凡的唇瓣。

吴亦凡一点点舔舐鹿晗的唇瓣,却海一心二用,他用另一只闲...

牛鹿·你在逗我吗35

>>>现实黑暗,有我陪你
35
世人对娱乐圈的印象无外乎灯红酒绿、财色交易八个字,至于正能量这种事情,很多都是面上的工作,不过是要讨社会一份好感罢了。
但若一杆子打死,那对一些兢兢业业、心存善念的人却是不公平的,总有人还坚守着做人的底线,懂得什么叫与人为善,知道什么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岑缘便是其中一员,虽然是明星但也是普通人,尽管是普通人却又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
当年她被救的时候在娱乐圈还没多大能量,对吴亦凡和鹿晗也只是口头表示感谢,以及送了一些东西。而今她羽翼渐满,就算被各大公司当靶子盯上,她也留有后路。令她没想到的是,娱乐圈大佬重新划分利益,居然把吴亦凡和鹿晗也算了...

牛鹿·你在逗我吗34

>>>缘请众生见黑暗,一箭三雕计策败
34
“岑缘她做了让步。”大表哥打开了盒饭:“咱边吃边说行吗?我早上饭都没吃就去跑这个事了。”
鹿晗听到这句话,扭头悄悄瞪了吴亦凡一眼,吴亦凡会意,主动拆开筷子递给大表哥:“哥,你先吃,吃好了再说。”
大表哥着急忙慌往嘴里塞了几口饭,待胃里不再火烧火燎,继续说道:“我们今儿早上就是跟岑缘见面去了,听她说昨晚上jx公司负责人给郭导演打电话,要用李芭芭撤换掉她,同意这个事的不是郭导演,是郭导她媳妇,她媳妇跟岑缘是好友,一听说要是不答应人家的条件,岑缘就要被黑,于是就答应了。”
“原来换人是这么回事。”鹿晗跟吴亦凡对视一眼,从彼此眼中看到很多情...

牛鹿·你在逗我吗33

>>>大佬们划分利益,小明星遭受牵连
33
若原本这个世界的吴亦凡和鹿晗听到岑缘这个名字,那一定不会陌生,不过现在的吴亦凡和鹿晗自然什么都不知道。
他们两个人只是看了一会儿场内就移开了视线,然后继续对台词,顺便给予对方建议。
场内的郭导演再一次让李芭芭重来,副导演看着这场景叹口气,郭导演却是又小声道:“我昨儿晚上大半夜睡得正香,投资商说要换个人进来,你说我气不气?”
副导演知道郭导演为什么整李芭芭却是不知道这其中的弯弯绕绕,他说:“不止这么简单吧?上回投资商要往你那电影里要安排人,你不还怼人家?让人家撤资?这回怎么就妥协了?”
郭导演叹口气:“你也知道岑缘跟我媳妇是好友,昨儿...

© whatever·you·s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