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鹿·此生有幸


00
你们谁先动的心?
吴亦凡低头抿嘴笑了笑,是我。
那你们谁先表白的?
鹿晗挺直腰板脸却有些微红,我表白的。

那你们会觉得遗憾吗?没有与自己流淌着同样血脉的孩子?

会啊,怎么不会呢?
可错过对方会更遗憾吧。

01
二十年后北京城的天并没有特别蓝,白云也没有多洁白,但也不似从前那样灰蒙蒙,总归是有些变化,或许是潜移默化。
近些年鹿晗久居国外,北京城这生养他的地方,他居然都感觉到了些陌生,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寒冬腊月的树枝都是光秃秃的透露着些萧索的气息,呼出一口气,水汽也瞬间变一片白茫。鹿晗紧了紧身上的冬衣,他好像已经不适应北京这一成不变的冬季了。
这回回国是回来过年,这么多年过去虽然还有些恐高,但大约是这些年吴亦凡陪着他飞得多了,于是勇气也越发深厚。
“进屋去吧,外面多冷啊,别受凉了。”一件棉衣披到鹿晗身上,他抬起头,眼睛撞进吴亦凡关切的眼神里。
“老大老二什么时候回来?”虽然养孩子这件事一直是吴亦凡操心为主,不过因为最近俩孩子上了小学,鹿晗害怕孩子被欺负便总会念叨着俩儿子。
虽然他觉得儿子们欺负别人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尽管吴亦凡一直很喜欢女儿,但考虑到俩男人带女孩子终归是不方便居多,所以在俩人四十岁那年还是领养了两个小男孩。
“说是吃完饭才回来,在老高家跟小妮子玩呢,放心吧咱儿子们对待小妹妹还是很绅士的。”年轻时候总是嫌弃儿子的吴亦凡如今也变成一个合格的父亲,他想或许是因为这是他和鹿晗一起养的儿子吧。

洁白的雪一片片飘落,鹿晗抬起头伸出手想要抓住一片雪花,吴亦凡却拉住他的手:“外面凉回屋吧。”
鹿晗点点头,拉住吴亦凡的手,两个人步履一致地往公寓走去。
北京城的冷风还是一如既往地猛烈,鹿晗紧贴着吴亦凡,外套虽然冰冷,但两个人相连的手掌却烫的火热,就像两个人的心一般。
“爸妈那边明天带老大老二一起去吧,哎呀买点什么呢……”
“牛奶不缺啊,茶叶也才买了……”
两个人的谈话声飘散在冷风中,就像荣耀的过往最终消逝在时间的长河里那样,生活终归要回归平淡,不过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罢了。


02
他们今年回国过年的消息不知怎么就透露出去,或许是逛超市的时候太过光明正大就像在国外时那样,所以国内的媒体倒也只是写哥俩好多年后的重聚。
不过就算这样也足够博人眼球了,尽管吴亦凡的活动中心早些年时候就转移到国外,尽管鹿晗也早已转到幕后当制作人。

他们没有选择公开,用吴亦凡的话来说就是:我的感情是我的事情,与公众没有任何关系。
两个人都觉得这样子就很好,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这种地下党一般的生活,尤其是三十五岁之后两个人就开始将重心一点点转移到国外,于是平静的恋情不需要对外公布去证明什么,如此也不会被八卦和狗仔所烦扰。
他们不需要一个仪式去哗众取宠,如果真的有公开的一天或许只是兴之所至的率性而为罢了。

既然已经回国两个人便决定在国内多待一段时间,多陪陪鹿爸鹿妈,也可以多带俩儿子在国内玩一会。
骨子里还是中国人的,母语自然是要说好的,而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历史与古迹自然也是看的越多越好。鹿晗在这方面特别有话语权,好歹这回要带着一家四口去爬了长城。
这一阵北京天太冷,长城上都结了冰,自然是不适合的,于是鹿晗在某个晚上一拍大腿,那咱们区故宫吧!这一句话定了吴亦凡和俩儿子的命运。

去故宫那天北京城意外地没有刮起刺骨的寒风,不过纵然这样,一家四口还是捂得严严实实的才出门。
早饭是在年轻时候鹿晗常去的小餐馆解决的,店老板也从帅小伙变成老大叔,看到是鹿晗还多给了两碟小菜。
“吃!老大你别玩手机了!”鹿晗胡噜了一把老大的鸡冠头,拍了一下桌子。
老大撅着嘴放下手机又小心翼翼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发型,这才慢吞吞地拿起筷子吃饭。
吴亦凡在一旁给鹿晗剥鸡蛋,鸡蛋白白嫩嫩的很符合美观学。
“晗晗,这家的豆浆不错啊。”吴亦凡喝了一口豆浆,甜甜的。
“他家豆腐脑更好喝。”鹿晗是北方人喝豆腐脑便咸口,可吴亦凡却是个南方人,对甜口的豆腐脑更情有独钟,因为俩人口味不统一倒是很久没喝过豆腐脑了。
今儿来到这家店鹿晗终于喝上心心念念的豆腐脑,人生好不惬意。

吃完饭开车去故宫,街上有些堵。
其实鹿晗早就记不清故宫事什么样子了,印象里是阴冷而巨大的模糊感。
今天来故宫的人并不太多,临近过年很多来北京务工的人都回了家,游人也不再来而是忙着准备年货,年关前总是一年最忙的时候。
“哇,爸爸这就是故宫啊!”老大性子活泼,见到什么最爱一惊一乍。
老二倒是沉稳,有些闷闷的,鹿晗最喜欢逗老二:“老二,故宫大吗?”
“大。”
“喜欢吗?”
“喜欢。”
“把你扔这怎么样?你住这里?”
“我又不是皇帝。”

吴亦凡拉着老大在一旁听鹿晗逗老二,不自觉摇了摇头,生活啊真是有趣啊。


03
到底是没爬成长城,因为开学了。
原本老大老二去年在国外入了学,但考虑到小学是打基础的时候,鹿晗跟吴亦凡思索再三最终决定让俩孩子在国内读小学。
于是过完年后就开始跑关系办理转学的事项,索性北京的人脉都还在,跑下来倒也不难。
俩孩子最后跟老高家闺女一个学校,由老高媳妇每天顺带接送上下学。
一开始鹿晗自然是不同意的,这叫什么事啊,虽然是好兄弟的媳妇,但这么麻烦人鹿晗和吴亦凡都过意不去。
倒是老高媳妇一言惊了三个大男人。
“咱们两家离得这么近,就几步路的事,接一个接三有啥区别?你们俩咋去接?一次两次还好,次数多了狗仔肯定得跟拍!俩娃子以后还能不能安静上学?再说了让你们去接你们知道怎么跟那群孩子的家长们唇枪舌辩吗?”
“唇枪舌辩?”鹿晗不太明白。
老高媳妇叹口气:“现在的家长啊可喜欢炫耀了,逢谁就喜欢夸自家孩子,上次李彤彤他妈还使劲夸李彤彤呢,明理暗里都是比较,你们能应付?”
吴亦凡和鹿晗齐齐摇头。
“那不就得了!行了你们也别觉得过意不去,老大老二也算我看着长大的,半个儿子啦,我接送也不是啥大事,安心吧!”

于是这件事就被这么定下。
吴亦凡和鹿晗也只能从其他方面努力,比如定期给老高家买点东西什么的。
不过两个人也算是清闲下来,而且也不总让老高媳妇接送,还有鹿爸鹿妈呢!

虽然一家四口没去成长城,但是吴亦凡和鹿晗却在某天一起在北京城溜达了一天。
先去逛了商场。
两个人在国外的时候经常一起买衣服,但国内的话今年算是头一次了。
没戴口罩,就那样大大方方地去逛商场。
毕竟他们的粉丝也跟他们一样年岁一点点增长,很多比他们大的都当爷爷奶奶了。
或许还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喜欢他们,但到底不是以前那样狂热了,不会再把人围的水泄不通。
“这件不错哎,你去试试。”鹿晗拿起一件衬衫递给了吴亦凡。
吴亦凡一看那衬衫就知道鹿晗想要整蛊他,这骚绿的颜色……

鹿晗就坐在沙发凳上等吴亦凡出来,却没想到衬衫穿上的效果意外的好。
身高腿长真是令人嫉妒啊!
“先生这件很适合您。”导购员也眼前一亮,这件衬衫的其他颜色都卖得不错,唯独绿色一件也没卖出去,毕竟那么亮的颜色不是谁都可以穿出来的。
吴亦凡站到鹿晗面前:“怎么样晗晗?”
鹿晗给吴亦凡整理了一下褶皱,点点头拍了吴亦凡的胸:“不错嘛!就这件吧!”
导购员在一旁笑眯了眼。

之后两个人又去了海底捞吃午饭,大概是因为俩人聊起孩子的次数比较多,临走的时候海底捞店员还送了两个小玩偶,说是给孩子玩的。
吴亦凡和鹿晗许久不吃海底捞,这次一吃再次被海底捞店员强大的业务能力吓得目瞪口呆。

这一天或许因为是两个人一起过的关系,时间显得格外短暂。

晚上回家的时候星星特别的明亮,鹿晗跟吴亦凡走在街上,周围是步履匆匆的行人。
两个人一路有说有笑,月光照亮了两个人回家的路。

04
你们对现在的生活满意吗?
鹿晗哈哈一笑,满意特别满意,感觉非常好。
不觉得有些平淡吗?
吴亦凡哼笑,不觉得。

难道不会有时候觉得这样相似的日子很无聊吗?

无聊吗?
当然不会!
两个人在一起怎么会无聊。

—完—
未捉虫。
忽然想起忽然想起该更文了,爬上来更个文…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whatever·you·s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