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鹿·谷雨

枯木逢春雨打门。

 

2017年4月。

枝桠横斜,是从红墙内探出来的,光秃秃的,死枯的模样。

“咱们来的不是时候,夏天来这儿就对了,那叶子绿的,特别感人,一大片,咱站的地方都是阴凉。”鹿晗仰着头,入眼处皆是干灰色的树枝,一丛丛似要顶破天空。

他右手里拿着相机,刚给这围垸拍了几张照片,他往前走了几步,摸着掉了漆的墙,挑起了眉毛。他说:“我们小时候特喜欢在这玩,以前不懂事的时候还在这儿踢过球,然后在旁边下棋的老大爷就赶我们。”

说了没几句,他的声音就渐渐低沉,他扭过头,不知道在望着哪儿。

“很久没来这儿了,索性这几年这里还没变化到我认不出。”

他嘴角被扯起来,眼里溢满苦涩。

流水无情不及时间如水,忙碌是一种必然。

于是连生日都带着一种快节奏。

 

四月二十日,雨生百谷,是谓谷雨。

 

2018年的春季来的似乎有些晚,三月时,街边的树枝还未冒新芽。

今年吴亦凡跟鹿晗都比去年开年要忙碌,过完年就开始陀螺一样连轴转。

可即使这样,吴亦凡还是想要给鹿晗过一个不太一样的生日。

他开始提前安排,不仅仅是他自己的行程,还有鹿晗那边他也会旁敲侧击的去询问。以前他也会问但不会过多干预,因为那是鹿晗的事业,鹿晗有自己的想法,所以他尊重鹿晗,一如鹿晗尊重他的选择。

但这回他却偷偷跟高苏尧通了气,言辞也不太清晰明了,只是说希望四月时候可以把二十号空出来,哪怕二十号空不出来,也希望在那天前后可以空一天出来。

事情当然不会尽如人意,但在高苏尧的努力之下,四月二十一号倒是空了出来给了鹿晗一天的休息时间。

吴亦凡已经心满意足了。

 

不过他也有些发愁,他总觉得今年的春天似乎格外晚,三月的树还是灰扑扑的,他有些焦虑,这可怎么办,若是到四月这树还是这般了无生机,那他该怎么办?

索性三月中旬一场淅淅沥沥的雨降临于世,浇熄了冬日的寂灭,滋润了春季的万物。

街边的老树冒出新芽,鲜绿的,娇嫩的。

然后就是挨日子,还好他是艺人,时光于他便是流水东逝,匆匆划过,有去无回。

四月二十号那天他便没了活动,也就没了踪迹,微博上无法寻到他,私生无法寻到他,狗仔也不能。

他去了一个地方,又去置办了一些东西。

这些鹿晗都不知道。

 

四月二十号这天,上午鹿晗有个广告要拍,下午有个公开行程,于是这一天都是紧紧张张的,连脚步都写满了匆忙。

晚上回到家已经八点,当然不是他自己一个人,有吴亦凡、高苏尧,还有他的父母以及吴亦凡的妈妈。

爱人、好友以及家人,在这一天都齐聚一堂,鹿晗已经很久没这样过生日了。

就好像回到了小时候,父母会提前订好蛋糕,他会提前几天就明里暗里提醒父母要送他礼物,想来有些傻也有些天真。

当然这回的蛋糕并不是他父母定的,而是吴亦凡定做的,造型都是吴亦凡设计的,最后的生日快乐也是吴亦凡写的。

字有些丑,蛋糕也不算太漂亮,但心意却是一顶一的。

 

夜是寂寥的,月是孤独的,生日是美好的。

大约是人越长大越容易心生感慨,在23:59鹿晗发出了一条微博。

【二十八岁,感谢有你,一路相伴。】

配图是无边无际的星海。

星辰璀璨,宇宙浩翰,人海茫茫,相识不易。

所以感谢相遇,所以感恩陪伴。

 

这一夜好眠,睡前的吻有些缠绵。

而那脸红心跳的床第之事,待到夜半三更后才停歇。

相拥入睡,抵足而眠。

 

二十一号并不是一个艳阳天,灰蒙蒙的像是积攒着雾气。

吴亦凡起的比以往休息时都要早,将面包烤好,把咖啡泼好,又煮了两个鸡蛋,厨房的台子上阳光还未溜进来。

鹿晗倒是醒了,短袖T恤未遮住他锁骨处的红痕。

“怎么今天起的这么早?”他打了个哈欠,眼里还有些迷茫,像是打瞌睡的小白兔,又像是林间犯困的小鹿。

吴亦凡把面包递给鹿晗,又帮他剥了个鸡蛋,边剥边说:“等会出去一趟。”

鹿晗还未彻底清醒,他只是“哦”了一声,然后机械的嚼着面包,瞧着吴亦凡剥鸡蛋。

等到吃完饭要出门时候,鹿晗才反应过来:“咱俩一起出去?!”

吴亦凡把鞋子拿出来:“对啊。”

鹿晗有些呆愣:“去哪?”

“到了你就知道了。”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一起在白天出门了,哪怕夜晚也是一样。

他们休息的时候,更多的是窝在家里,有时候一起睡到日上三竿,有时候一起打游戏到叫外卖,或者想看电影的话,家里就能一起看,要是打篮球,也会去私人的篮球场,约上圈内靠谱的球友打球。

至于一起出去,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许久未曾想了。

 

是做了伪装的,当然不是口罩帽子,那样太惹眼,正常人出门谁墨镜口罩全副武装。

吴亦凡跟鹿晗戴了一黑一白的帽子,两个人架上了黑框眼镜,衣服自然不是盛装出席的繁复,而是很简单的衣裤,像是邻家的大哥哥,清爽干净。

“咱去哪儿?”鹿晗把手插在兜里,这是他第三遍问吴亦凡这个问题。

“到了就知道了。”这是吴亦凡的第三次回答,跟前两次的答案一样,一个字都没变。

鹿晗抬脚踹了吴亦凡小腿一下,却也没用力。

吴亦凡嘿嘿地笑,想拉鹿晗的手却最终把手放进了自己兜里。

 

没有堵车,不过十几分钟就到了目的地。

“咦?”鹿晗下车,眼里是惊奇:“怎么来这了?”

吴亦凡眼里藏满狡黠,他从后备箱里拿出一个背包背到了肩上。

“包里什么啊?”鹿晗靠近他,是威胁的语气。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吴亦凡抬脚往前走。

 

胡同悠长,每一扇门都刻满了光阴的故事。

老树伫立,每一棵树都见证了历史的兴衰。

鹿晗越来越沉默,虽然去年才来过这里,可去年来这里也是为了杂志拍摄,哪有时间好好看看这狭长的胡同,这参天的大树。

还是那堵红墙,还是那扇门,而去年那棵光秃秃的树都长了新叶,绿油油的很漂亮。

鹿晗停住了脚步,吴亦凡站在他身旁。

“我小时候,在这踢足球,这墙上可能还有我们以前留下的痕迹。”鹿晗又说起去年未说完的故事,那时候是拍杂志,哪里有太多时间给他回忆从前。

他摸着红墙,仿佛抚摸旧日时光:“我以前还在这爬过墙,就从那棵树上爬,不过我恐高,才爬了没两步就退回来站在底下看他们爬了。”

吴亦凡想起鹿晗小时候的照片,他可以想得出那时候鹿晗可爱的模样。

“去年拍杂志的时候,我还想着等以后有时间了带你来这看看。”鹿晗瞥了眼吴亦凡,眼里情绪复杂,他说:“行啊你,都学会先斩后奏了。”

吴亦凡心道这才哪到哪,但他却没说话,而是安静地听鹿晗讲小时候的故事。

那是他充满遗憾来不及参与的鹿晗的曾经。

 

谷雨是昨日,昨日却未有雨,原来不是没有,只是推迟到了今日。

吴亦凡拿出了伞,将稀疏的雨遮挡,他的伞微微倾斜,把鹿晗护住。

“以前在这边玩,那边会有捏泥人的,那边有做糖人的,隔十天半个月我就买个糖人吃。有次下了雨,糖人才吃了没一半就被淋了。”在这里闲逛的时间越长,鹿晗想起的事情就越多,那些被丢在角落里的旧日,灰尘被一点点掸开,露出微黄的封面,还是那样可爱。

现在这条胡同里卖糖人的大爷早就搬走了,一路走过去,相识的人脸都不在了,只有这段路,这些墙,这些树还是从前的模样。

“晗晗你拿一下伞。”吴亦凡把伞给了鹿晗,他自己则是取下背包不知道翻找着什么。

他拿出了一包糖,糖纸是五颜六色的,鹿晗知道那糖里面也是五颜六色的,这是他小时候常吃的糖。

五毛钱一袋,孩子们都喜欢吃。

“这个你都买到了?”鹿晗已经很久没吃过这种糖了。

吴亦凡一脸的骄傲:“淘宝买的。”

他拿出两块糖,鹿晗从他的手里随意的拿了一块。

糖纸发出喳喳吱吱的声音,鹿晗想起以前他们常用这个糖纸弄出些声响。

吴亦凡又重新举起了雨伞,他瞧了一眼天,又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天气,他说:“下午要是不下雨了的话,咱们就去放风筝吧。”

鹿晗这次是真的惊到了:“你别告诉我你连风筝都买了。”

“买了啊,就在包里呢。”

“那就祈祷下午别下雨吧。”

 

他们同打一把伞,走同一条路,看同一片风景。

而未来他们还要一同走很久,或许是天荒地老,或许是沧海桑田。

 

陪鹿晗去看过去的风景,是吴亦凡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

 



“雨生百谷”一词来自百度。

评论 ( 2 )
热度 ( 17 )
  1. Алинаwhatever·you·say 转载了此文字
    这位作者大大真是神了!!

© whatever·you·s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