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鹿·Like A Dream


鹿晗睁开了眼,却又立马将眼睛眯起来,好像太久未见光于是有些不太适应。过了一会儿,他又慢慢睁开眼,房间的墙壁比雪还要白,还有着微微刺鼻的消毒液味。
“哟,舍得醒了?”高苏尧咬着苹果,眼里都是惊喜。
他看向从门外走进房间的人,揉着眼睛问道:“我也才没睡多久啊,哎,高儿,下一个通告是什么?”
高苏尧脸色一变,他走到床尾坐下,打了个响指:“鹿儿,告诉我你上一个通告是什么?”
鹿晗伸出手在高苏尧面前晃了晃:“告诉我这是几?”
高苏尧把他的手打下去:“二啊。”
鹿晗嗯了一声,他打量着高苏尧:“你也知道你二啊,我上一个通告不就是拍摄时尚芭莎七月的杂志封面吗,高儿,你这不行啊,年纪轻轻就要老年痴呆了啊?要不咱买点脑白金吃?”
“一边去。”高苏尧啃着苹果,翻了个大白眼,状似随意地问道:“知道这是哪儿吗?”
鹿晗听他这么一说,这才注意到这地方不是他家。
“哪儿啊?”
“医院。”
鹿晗拔高了音量:“不是我怎么进医院了?”
高苏尧叹口气,眼睛胡乱地瞟着房间:“这你都忘了?你感冒发烧了!拍完时尚芭莎那天晚上发烧的。”
鹿晗点点头,他好像有点印象了。

六月二十号,鹿晗已经出院两天,这两天高苏尧他们没给鹿晗安排通告,说是正在接洽一档公益节目,过两天才能出结果。
六月二十三号,夏风微醺,天朗气清,高苏尧开车带鹿晗去见公益节目组的主创人员。

“导演好。”鹿晗率先问好,他面上不显山不露水,心里却是觉得这导演该减肥了,哪怕是为了健康。当然他并不会多嘴,第一次见面谈这种问题是不礼貌的。
胖导演点点头,好像在确认什么似得,盯着鹿晗看了好久,许久才终于笑道:“我那不成器的弟弟特别喜欢你,等会给我签个名吧。”
鹿晗闻言有些诧异,他倒是没想到自己的男饭还不少。他连忙应了:“好说好说。”
胖导演忽然坐正了身体,表情也严肃不少:“是这样的,我们这个节目是个公益节目,帮委托人完成愿望的,但是又有所不同,我们会拿第一个需要帮助的人给你举例子说明,如果你在听完后还感兴趣,那我们再继续谈其他事项。”
“好的。”鹿晗也认真起来。

胖导演打开投影仪,银幕上开始播放图片。
那是一个男人的脸,剑眉星目,鹿晗盯着屏幕看了那张照片许久。
他没注意到,高苏尧和那个胖导演都紧张的看着他。
许久,他说道:“这哥们挺帅的,不过,他看着没啥问题啊?”
高苏尧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
胖导演则是摇了摇头,声音低了些:“这个人失忆了,忘记了他最爱的人。”
鹿晗瞪大眼睛,嘴巴也微微张开,他想果然人各有各的不幸,看照片还以为是人中龙凤,没想到竟然是个忘记所爱的可怜人。
“那……我若是参加这个节目,要怎么帮助他呢?”鹿晗看着照片上那个人的脸,心有不忍。
“委托人是他的哥哥,他哥哥希望我们重现一些场景,看看能不能唤醒他弟弟的记忆。”胖导演语速缓慢:“需要说明的是,这个失忆的家伙他的爱人是个男的,所以你要是害怕对你以后星路有影响的话,可以不参加这个公益节目。嗯……之前有很多男明星一听这个都拒绝了。”
鹿晗沉默了许久,久到他杯子里的热咖啡逐渐变凉,他才终于说道:“我参加这个公益,能帮就帮一把吧。”
胖导演双眼放光:“感谢你,早就听人说鹿晗心善,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鹿晗被夸的脸微红,他干咳一声,问了个关键的问题:“导演,他叫什么啊”
“吴亦凡。”

六月二十五号这天,乌云遮蔽日,黑云压城。
十点半时候,鹿晗来到了一家运动中心,根据资料显示,吴亦凡这时候应该被他哥送去健身房强健体魄。而他的任务就是,努力还原吴亦凡跟他爱人的初相遇现场。

*喧闹中最安静的你
*却轻易点燃慢热的心

鹿晗根据资料找到房间,他站在门前,手放在把手上,他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入。
房间里的场面和他想的很不一样,难道不该是有人在跑步机慢跑,有人举哑铃练臂力吗?怎么这房间这么多人?怎么这么多人在一起跳舞?
难道现在不流行广场舞大妈,改实行广场舞青年才俊了?
鹿晗脑内无数弹幕划过,他站在门口从左往右看,忽然他怔住了,大脑一片空白。
房间内音乐依旧燥热,练舞的男生们交头接耳,边笑边跳。只有一个人站在人群最中央,安安静静地跟着音乐跳着自己的舞。
是的,鹿晗很确定,这个人在跳属于他自己的舞蹈。
有些格格不入,却又赏心悦目。
最重要的是这个人很高。
鹿晗小时候特别想长到一米八,后来当了明星更是恨不得自己一米八,而这个人则不止一米八。
鹿晗好生嫉妒。
他立在门口,刚要往里走,那个大高个抬起了头。
鹿晗再一次愣在那里。

“我靠!这人不当明星真是浪费,本人居然比照片还帅!真不像三十几的人。”鹿晗真是好生羡慕,羡慕到爆了粗口。
是的,这个人就是鹿晗的拯救目标—吴亦凡。

*好奇你的名字你的过去
*想用美丽形容你的忧郁

鹿晗按照来之前写的攻略迈出了第一步。
他溜到吴亦凡身边,带着抱歉的笑容把吴亦凡右边的人挤走。
他清了清嗓子,对着吴亦凡招招手:“你好!”
吴亦凡扭过头对着他点点头:“你好。”
“这个健身房怎么样啊?”鹿晗按照攻略发问。
“挺好的,不过别定到东北老师名下,不然一个月后满口大碴子味。”吴亦凡悔不当初,他现在张口就是东北腔。
鹿晗心道,这人还挺自来熟。
既然假装来健身,那也得装装样子,鹿晗随便跳了几个动作。
“兄弟,不错啊!”一旁的吴亦凡果然被吸引:“你这是练过的?”
鹿晗挑眉:“专业的。”
吴亦凡却是叹了口气,他的动作变慢了,然后停了,他一步步走出人群,站在窗前,满脸都是抑郁,连眉毛都是悲伤的形状。
鹿晗一看吴亦凡这样,赶忙跟上去,他试探着问道:“怎么了?抱歉啊,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吴亦凡视线由窗户挪到鹿晗的脸上,他说:“唉,不怪你,我只是想起了我无疾而终的练习生涯。”
鹿晗开始好奇,这个资料上可没显示,他又问:“什么练习?”
吴亦凡的目光又渐渐移回窗外,窗外狂风大作,他声音低沉:“我十八岁那年去参加了SM公司选拔,在那里当练习生,练了一段时间,公司来了一个中国来韩国上学的学生,我们一起练习,说好要一起出道,结果……”
他低下了头。
“结果什么?”鹿晗越来越好奇,吴亦凡还有这种经历,资料上可一点也没写。
“结果他先出道了,跟别人一起,公司当时还让一个韩国人跟他一起跳舞。”吴亦凡又望向了远方。
鹿晗瞧着吴亦凡这样子,觉得这是个忧郁的家伙。

按照委托人的攻略,今天上午的伪造初次见面的场景已经算完成,但鹿晗瞥了几眼还站在窗边的吴亦凡,心里却是有些不忍,他想也许因为他是个颜控?所以看到可怜的帅哥于心不忍?
他还没有找到理由说服自己,却已经把话说了出来:“一起吃午饭吧。”

*上一秒这里还是倾盆大雨
*这一秒我的心就因你晴空万里

他们并肩下楼,健身房里欢快的音乐还在响。
“哎,我刚才听你们跳舞的那个音乐,还蛮好听的。”鹿晗下了七阶台阶,他忽然想起自己刚进门的时候那一瞬间的感受。
吴亦凡听后似乎有些开心:“那是我很喜欢的歌手drake的歌,hotline bling,我有个关系很好的人以前经常跟我一起听。”他大约是真的高兴,手指在空中比划着。
鹿晗点点头,这个歌手他听说过,可是他又隐隐感觉他应该对这个歌手应该很熟悉才对,他有些搞不懂这种奇怪的灵光乍现。
或许是因为说到吴亦凡感兴趣的地方,他开始变得话痨起来,一直在跟鹿晗说自己喜欢的外国歌手。鹿晗对此倒没觉得烦,因为他本人也会听一些外国音乐,而且他以前的音乐也有找外国制作人来做。
就这样聊着,他们走出了健身房大门。
风还在咆哮,黑云滚滚铺天盖地。
鹿晗准备请吴亦凡吃火锅,他当时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只是下意识觉得应该这样做,尽管资料上没写出吴亦凡喜不喜欢火锅。
距离健身房两百米处有一家海底捞,鹿晗带着吴亦凡向那边走去。可没走了两步,豆大的雨点倾盆落下,打在人身上生疼。
鹿晗还未反应过来,他的手腕却忽然被抓住,他猝不及防,被拉着跑起来。他诧异的看向眼前人的背影,高大挺拔。
他又一次怔住,因为吴亦凡突然扭头对他露出了微笑。
他瞧着吴亦凡的笑脸,嘴角也微微上扬。
他觉得自己有些奇怪,怎么看到吴亦凡开心他也这样愉悦?就连风吹芭蕉雨打萍,在这一刻仿佛都变成了接天莲叶无穷碧。
鹿晗不太懂这种变化。

*也许这不过是你的面具
*犹豫却又无法停止靠近

跑到海底捞店门前没用多久,鹿晗和吴亦凡的衣服却全都湿了。
索性海底捞店的旁边就是个商场,吴亦凡拉着鹿晗转了个弯进了商场,他显然常来这里,直接带着鹿晗上了二楼。
“先生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吗?”销售人员笑着走上前来。
吴亦凡摆摆手:“谢谢,我们自己挑就好。”
销售人员闻言走开了。
吴亦凡还拉着鹿晗的手腕,他往休闲装方向走去。
鹿晗跟着吴亦凡走,后知后觉的才想起吴亦凡还拉着他。他眉头皱了起来,为什么他觉得这个场景很熟悉?他未作深想,毕竟当前之要是先让吴亦凡把他松开。他还在思索怎么开口才不显尴尬,吴亦凡却是松开了他的手腕。
因为吴亦凡的两只手都拿起了衣服。
一件上衣一条裤子。
鹿晗松了口气,又看了两眼自己的手腕。
“你试试这两件。”吴亦凡把手里那两件衣服递给鹿晗。
鹿晗想要婉拒,可看着吴亦凡的眼睛他又什么也说不出了。
他再没有开口的可能,因为吴亦凡把他推进了试衣间。

试衣间里,鹿晗瞧着镜子里的自己,大脑不受控制的开始回想方才发生的种种事情,他觉得吴亦凡给他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像是曾经相识的熟悉感。
可随即他又摇了头,他怎么可能有机会认识吴亦凡。
换好衣服鹿晗走了出去,吴亦凡把他叫住给他整理了一下衣角。
他对着镜子转了一圈,看到吴亦凡也在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他调侃道:“眼力不错啊,居然看了看就能挑出来这么合适的。”
吴亦凡没说话,眼睛里却亮晶晶的。
鹿晗也笑了:“你也赶紧换一身吧,别感冒了。”
“好。”
吴亦凡随意拿了两件进了试衣间。

鹿晗坐在试衣间外的休息椅上等吴亦凡,他又想起刚才吴亦凡为他整理衣服,他心道还真是绅士啊。
是与谁在一起都像是让人如沐春风吗?
鹿晗觉得这个人真是好生厉害,才认识不过数十分钟,他居然都想要引吴亦凡为知己。
可他又不禁想起自己在娱乐圈见到的那些八面玲珑的人,那些人都是戴着面具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那吴亦凡呢?这种绅士有趣的表现会不会也是一种面具?

吴亦凡走了出来,他没有先照镜子看衣着,他第一眼看向了鹿晗。
像是要糖果奖励的孩子,他直直的盯着鹿晗。
鹿晗还未想好说什么,嘴巴有一张一合脱口而出:“好看,别盯着我看了,先结账吧。”
这对话就像是以前发生过无数次,鹿晗竟然感觉这才是他的日常。
可话说出口鹿晗就觉不妥,正要补救,吴亦凡却笑了,笑得像个孩子那样开心。
鹿晗长舒了一口气。

结账的时候吴亦凡直接让收银员把钱都刷了,鹿晗摇摇头,看来等这公益节目结束之后还要把钱还回去。
等到走出商场外面晴空碧玺,枝叶盈盈,哪还有半点雨的痕迹?
海底捞人不算太多,吴亦凡跟鹿晗吃的非常畅快。
吃饭期间鹿晗试探着问了一些吴亦凡的感情情况,他想看看吴亦凡有没有想起一些东西,不过事实证明让一个失忆的人想起从前还是很困难的。
鹿晗不禁有些同情吴亦凡的爱人,被人忘记真是件难过的事。

*尽管只是站在这原地
*舞台为我升起
*而我只为你

从海底捞走出去,远处聚集着一些人。
“咱们去看看?”吴亦凡提议。
“好啊。”
没几分钟就走到了人群外,人也不算多也就二三十人,吴亦凡上前询问:“哎老哥,这是在做什么呀?”
穿着条纹衫的中年人指着那群搬板子搭台子的人说:“我们这片每周五下午都会搭台子,这周围谁想唱歌就都可以上去唱,算是我们这的文娱活动。”
“哦,这样啊,谢谢大哥啊。”吴亦凡瞥了一眼鹿晗,笑着对中年人道谢。
中年人很是自来熟,看着吴亦凡个高条顺,不禁怂恿他:“上去唱一首呗!年轻人去玩一玩呗!”
吴亦凡只是笑着却没有应,鹿晗这时候搭话了:“去试试呗,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觉得你挺适合唱歌跳舞的,去试试呗。”
大概是周围人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一个个居然都开始起哄:“唱一个唱一个!”

午后蓝天万里白云无际,吴亦凡站在台子上,音乐响起的一瞬间,风停了。
“其实这不太像我自己,特别是当和朋友们在一起,喧闹中最安静的你,却轻易点燃慢热的心。”
当吴亦凡开口唱出第一句,鹿晗直接就懵了,这不是他二十七岁那年的歌吗?
吴亦凡既然会这首歌那不可能没认出他来,毕竟资料上说吴亦凡只是忘了他的爱人而没忘记明星啊!
鹿晗好生羞恼,这吴亦凡大概一开始就认出他是谁了吧?
风又起,歌声飘荡在风中,像是情人的喃喃细语。

吴亦凡还在继续唱:“上一秒这里还是倾盆大雨,这一秒我的心就因你晴空万里,这些话也许有点俗气,但我相信这是一见钟情。”
鹿晗瞧着舞台上的吴亦凡,渐渐红了眼眶,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
他只觉得好难过,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受控制即将破土而出。

*太多画面在脑中闪出
*疯狂的想法里都是你 是你

鹿晗站在那里,周围的人窃窃私语,可是他却什么都注意不到,甚至连吴亦凡在唱什么都听不到。
他的大脑快要爆炸了,那些画面一幅幅涌现。

“这个问题,来,鹿晗回答一下。”

“队长。”
“不加了,不加了,不加了。”

“等一下,等一下,这是刀啊刀啊。”
“额啊啊啊啊啊啊。”
“哎嘿!”
“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米八六”
“对,我一米八六。”

“鹿晗,鹿晗,票。”

“那我走了啊,电话。”

“晗晗。”

鹿晗瞪大了眼睛,他望着吴亦凡,此时此刻他终于想起了一切。
原来失忆的不是吴亦凡而是他鹿晗,原来这个漏洞百出的综艺不是为了唤醒吴亦凡而是为了他鹿晗。
风又停了,人海之中吴亦凡看着鹿晗,蓦地就笑了。

晚上众人齐聚,庆祝鹿晗恢复记忆。
“高儿,你怎么就知道我一醒来就失忆了?”
高苏尧喝了一口酒:“我一开始不确定,但是医生之前说你最近醒来,但是因为还有血块,所以可能会失忆,后来我问你说上一个行程是芭莎拍摄,我就大致确认你失忆了,因为今年就没拍过芭莎,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鹿晗点点头,可还是有许多问题:“那我醒来怎么没见到吴亦凡,还有表哥的导演扮演的很到位啊。”
正在给鹿晗剥虾的吴亦凡眨眨眼:“那天刚好换班,你醒来之前我才走,然后高儿当时不是试探你来着,跟你对话发现你把与我相关的人和事都忘了,于是我们商量干脆就不去医院见你,直接想法唤醒你的记忆。”
大表哥赞同的点点头。
“哦……所以就想了这个法子?”鹿晗冷笑。
吴亦凡打了个哆嗦,把虾放到鹿晗碗里:“来,晗晗吃虾。”
鹿晗瞪着他:“吃什么吃。”他一巴掌拍到吴亦凡的身上。


“哎哟,晗晗疼!”
鹿晗被吴亦凡的尖叫惊醒。
吴亦凡揉着后背,嘟嘟囔囔很是委屈:“晗晗,睡觉呢,你打我干什么?”
鹿晗彻底醒了。
原来是个梦啊。

-完-

评论 ( 4 )
热度 ( 34 )
  1. Алинаwhatever·you·say 转载了此文字
    贼鸡儿好看😭

© whatever·you·s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