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鹿 trap

‖像在笼子里的猫
铁的隔离一样的逃不了 就像困在车道动不了 ‖

爱上一个人就是把心心甘情愿地囚禁在那个人身上,从此以后一言一行都被那个人影响,情绪不再受自己掌控,就像锁和钥匙。

W先生已经三四天没有好好休息了,每天几近凌晨四点才睡,眼睛越来越红肿,胡渣已经将下巴爬满。
他原本以为回北京可以安生地歇息一阵的,他以为见面可以把一切说清的,他以为这只是一个小小的矛盾的……
可惜事与愿违,回到北京,迎接他的是落满灰尘的冰冷的房间,空无一人。
+++++                          +++++                              +++++

其实从L先生在11月6日那晚没给他发消息,他就感觉到有那么一丝不对劲,可当时台下准备、跟朋友见面、即将开生日会的激动和喜悦占据了他大脑太多地方,以至于那点“微不足道”的异样感被硬生生压下去。
而演唱会结束后,他更是有点不太开心的。那么多人都把祝福送与他,可他心心念念最期盼的那个人却杳无音讯。
不过W先生终归是个顾全大局的人,这回生日会应该高兴,于是他笑,于是他乐。假如没有应酬,那他一定对L先生进行夺命连环call,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是事与愿违,小新带着国民老公大驾光临,如此给面子,W先生自然与人同乐,于是唱歌,于是喝酒。假如不是情绪带点小失落,那他不会醉,那他一定给L先生狂轰乱炸地发微信,将心底的疑问表明。
只是W先生宿醉的大脑没想到,L先生这次决绝而狠心,说不联系就是不联系,没有理由没有原因,就那样将他隔绝在外。

++++                         ++++                             ++++
W先生一开始真的是不太明白为何L先生突然就这么冷漠。

生日会第二天他从床上醒来时头疼欲裂,宿醉的后遗症在那一瞬间显露。他揉着发蒙的脑袋,从床上一点点爬起来,前前后后里里外外地找寻他的手机。
他希望能看到L先生的微信,哪怕只是一个冷笑的表情也好。
又是事与愿违。他按了好几下电源键,手机屏却不亮,宿醉的大脑迟钝而缓慢,那一瞬间他以为手机坏了,跌跌撞撞下床就要去找大表哥托人修手机,直到快走到门前,他才反应过来,原来是没电了。又慌慌张张去找充电器,好不容易充上电,却又埋怨充的太慢。
终于点开了屏,未接来电好几个,可没有一个是L先生打来的,又点开微信,消息不少,可惜置顶的那个却毫无反应。

难过吗?
不,不仅仅是难过,更多的是茫然。
是不解。

‖出口我还看不到
在这迷途大道 坏掉的GPS没坐标‖

坐以待毙是爱情的死穴,厚脸皮的死缠烂打有时候却可以出奇制胜。
W先生深碍此道。
打电话,迟来的夺命连环call,他把手机打到发烫,一开始是挂断,几次之后就是忙音,原来是拉黑了。那就发微信吧,可打开微信界面,却发现置顶不见了,原来是被删除了好友。
W先生嘴角终于露出了苦笑。
这到底是个什么事呀。

还是不死心,亦或是不甘心,W先生登上微博,企图通过微博得到L先生的点点消息。
上的是小号,一上来就看到L先生换了ins头像的消息,是在7号零点之后换的。W先生把页面下拉,看到的却是更不好的消息。
他的小号关注L先生的唯饭不少,但更多的是牛鹿饭。以前是觉得看看牛鹿饭们的脑洞也挺有意思,虽然很多时候不太靠谱,但也不乏猜测准确的时候。可这回,他宁愿他看到的消息和以前一样只是荒诞的脑洞,而不是让他通体发凉的推论。
微博上一群人言说心凉——花了钱去看生日会却看到辣眼的“兄弟情深”,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要结婚的现场……
这些言论一条接一条,而之前的种种也被翻出来,曾经的不经意之为,如今也是W先生罪证的证明:上次七月机场K就抱老吴来着,那种姿势,跟小言电视剧里男女主的拥抱有什么区别?还有上次十月去韩国,K去接机,结果对粉丝态度特别恶劣,他以为他是谁呀?还有还有,去看看K的微博,不是在老吴身边就是在去找老吴的路上,跟鬼故事一样,他的生活里难道除了分享老吴就没别的事了吗?还有还有还有,他取关L先生这事,后来咱晗晗不也取关他了嘛,要是K没做啥恶心事,晗晗也不会忍无可忍去取关吧?
W先生的心随着这些言论一点点下沉,他很想开口反驳,可张了张嘴,却发现说了也没人能听见,也不会有人听他的理由。
他不知道自己错哪里了,生日会邀请好友本就无可厚非,七月机场的拥抱是分别时的惺惺相惜……
可他就怕,这些真的是L先生不理他的原因。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                       +++++                                 +++++
K是跟W先生一起从上海去的北京。
W先生是个护短的人,对朋友尤其认真和慷慨,今天早上看到那些言论的时候,虽然很怕那是真的,可潜意识里还是拒绝相信的,毕竟K是他的朋友,他比谁都了解,他知道K不是这样子的。
于是他觉得抱歉,觉得自己的粉丝诋毁了K,而他则替粉丝抱歉。
然后他对K越发的好,所谓补偿心理。
所以当K提出住他那里的时候,他欣然答应。
他以为L先生虽然生气,但至少会回家。
他以为可以像以前一样跟L先生一起招待K,以尽地主之谊。

‖你早已丢弃忘记
而我在这里‖

可这一切都仅仅是他以为。
要做大老师演唱会嘉宾的L先生没有回家,家里空无一人,就连那两只猫都不见了踪影。
W先生这才实实在在地慌了。
掏出手机的手不自觉的颤抖,拨号的手冒出一层薄汗。
“喂?”
W先生在电话接通那一瞬间,松了一口气:“喂,老高,鹿晗在你那里吗?”
那边沉默了。
W先生的心又悬了起来。
“你……”老高叹口气:“他不让我告诉你他在哪里,你好自为之吧。”
电话挂断了。
W先生终于崩溃了。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将前一阵的种种事情一点点思索,却在得出结论后无奈苦笑。
好像,真的是他做错了。
所谓识人不清。
K确实反常。

+++++                      +++++                               +++++
‖我还在试着找寻
迷失在途中真实的自己‖

设置一个陷阱,步步为营,将爱挽回。

W先生是典型的天蝎座,腹黑是他天生自带的技能。
既然已经知道L先为何而气,那就有了头绪,解决起来也不见得多麻烦。

说服K回韩国后,W先生重新录制了一版练习室花絮,一版没有K的来当做赔罪的礼物。毕竟小七月其实写的是他和L先生故事,如今想来,本来用作给L先生的歌,MV里却出现越界的“好兄弟”,确实挺令人不爽的。
这之后,就需要卖卖惨。

不,不是卖惨,而是他本来也睡不着觉,除了化身网瘾少年上微博,他也做不了什么。
于是就这样,一连几天,W先生一反常态地上着微博,还是用大号上上下下。
他确实有心让L先生知道他这一阵吃不好睡不着。

好不容易新的练习室花絮制作完成,W先生赶紧把花絮po到网上,配的惨兮兮的文字:来看看吧。
这话说给谁的,知情人心知肚明。
来看看吧,这一版本不一样的。
真的知道错了。
也知道错哪里了。
回来好不好呢?

‖我早已经被困牢 
感到重复的每天是煎熬 好像我就快要疯掉‖

W先生为了找到L先生,为了挽回L先生,推了一个很重要的活动。他不管粉丝看到这个举动会怎么想,他只知道没有L先生的他就没有一个完整的家。
那几天他每天都在重复着前一天做的事,上微博刷微博,借别人的手机给L先生打电话,接通后被拉黑,日复一日。
就在他快要被整疯的时候,他不得不离开北京去上海工作了。
这回的工作,推不掉。

事情的转机是在W先生离开北京之后。
那天机场,W先生胡子拉碴,被粉丝调侃是吴三十。
可那又怎样。
能让L先生接通他电话,吴四十也“在所不惜”。

他下飞机到酒店之后,不死心地继续播着L先生的号码。
这回终于不是忙音。
电话接通了!
呼吸声在电话那头响起,只是没有说话。
W先生眼睛发亮:“晗晗!我错了!我……都是我的错,是我心太大……我……”他开始语无伦次,眼泪不受控制地就流了下来。

假如你也曾体会过绝望,其实所谓的计策,不过是绝望中的挣扎。
假如你也曾体会过失去,其实所谓的挽回,不过是失去时的哀求。

一个大男人,像个孩子一样,泣不成声。

☞虚构,未捉虫

评论
热度 ( 4 )

© whatever·you·s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