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鹿】未来之名

漆黑浓郁的夜裹着温热的白气,街边嘈杂吵闹,烤串滋滋地在冷风中作响,鹿晗瞅着手指冻得通红递给他烤串的高苏尧,愣了约有一两秒。
“傻啦?”高苏尧拿着肉串在鹿晗面前晃了晃。
肉串散发的香味把方圆几里正在冷风中思考人生的狗大爷一个个招来,鹿晗听到“汪”一声,吓得他麻溜地接过肉串,咔吧就是一口。天大地大,保住肉串最大。
鹿晗咬着那松脆香软的肉,嚼着那筋道的肉筋,含糊不清道:“不是,这咋回事呀,咱咋就来撸串了?”
他总觉得好像就是那么一睁眼,就来到这个熟悉又陌生的街道,前因他想不起,后果更无需提。面前这一切的一切都像是尘封在时光机器里遥远的记忆,可是又那么鲜活明丽。
高苏尧找烤肉的老板又要了两串肉串,左手一串右手一串,嚼得嘎嘣作响,吃爽了才说:“还不是你,说啥大嘴猴跟你过不去,为了安慰你幼小的心灵,非得让我请你吃烤串……”
鹿晗听到这,大脑仿佛被激活,那些有关物理老师“大嘴猴”的画面向他涌来,他想起来了,今儿上午大嘴猴嫌弃他做题慢,额外罚了他三十道,晚自习做题做到崩溃……
“高儿,你请呀?!”鹿晗嘴角吊起个笑容,他猛地一拍大腿:“哎,老板!再来两串!”
高苏尧心痛地盯着钱包,觉得今天他的钱包将要瘦成一道闪电。


高一的日子规律而稳定,每一个学生都过着相似却不相同的忙碌生活。可惜生活就像一部电视剧,平淡悠然是它的主旋律,跌宕起伏就是它的调味品。
一个月时光过得很快,鹿晗每天就在语文老师的诗词歌赋、英语老师的听写单词、数理化老师的卷子轰炸中晕晕乎乎地连轴转着,直到班主任找上他。


“老师好,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吗?”虽然是学生中的校园一霸,但在老师面前,剪成时下正流行的爆炸头的鹿晗还是一副礼貌的模样。
批改语文作业,用火眼金睛找学生错别字的语文老师抬起头来:“北京足球队最近招人你知道吧。”
鹿晗点头,他自然是知道的。
“我和体育老师讨论了一下,他觉得你很有天赋,我想问问你的看法。”语文老师回忆起体育老师对鹿晗的评价,不禁露出一个极尽微小的笑容。
每个孩子都有他们独特的闪光点,虽说高考是主流,但留着刻板的蘑菇头的语文老师并不是古板的人,她鼓励每一个学生追求自己的梦想。
“嗯……”鹿晗有些犹豫。
前几天足球队刚开始招人的时候他就跟他父母谈过,结果自然是不欢而散。天下的父母,虽然很多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但更多的却是希望子女有一份安稳平安的工作,最好一辈子顺顺利利地。
足球这项运动就是个体力活,而这个体力活在中国还费力不讨好。先不说那些假球黑幕一类的,就独说身体。在绿茵场上稍有不慎就被人背后放铲,或者踢的火爆的时候,不顾红牌打一架也是家常便饭。
人不可能踢一辈子的球,年轻的时候可以借着身体好一品,老了之后,哪个不是一身伤病?
为人父母,谁愿意自己的孩子做这种苦累的职业,关键是,这项职业在国人心中还是那种上了黑榜――怒其不争唉其不幸。
语文老师瞧着鹿晗这模样,略微思索便明白了原因,她放下笔,语气又柔和了几分:“回家再跟父母好好商量商量,别吵架,好好说,一点点说,跟他们说清楚你的看法,距离最后的日期还有五天,不急。”


如果要用一个词形容鹿晗这五天的时光,大概是“水深火热”。
每一个孩子的成长过程或许都是一部与父母的抗争史,比如鹿晗邻居家那小姑娘阿林――今年初三,小了鹿晗一岁,考试前非得吵吵着去看什么sj的演唱会,这几天正跟家里闹绝食呢。再比如鹿晗,这几天为了足球之梦,嘴皮子都快磨破了,好话说了一箩筐,破罐子也没少摔,就差三上吊了,可父母还是不松口。
不过有一句话说得好,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苦尽甘来也不是难事。
最后一天的早晨,鹿晗终于“翻身农奴把歌唱”,他那固执的父母终于同意了。
那一瞬间,那是锣鼓玄天,鞭炮齐鸣,就差弄点烟花炸一炸了。
“我们同意你报名去足球队。”鹿晗母亲优雅地坐在沙发上,一字一句地来了个神转折:“但是,不要高兴地太早。要是你没通过三个月后的入队考核就乖乖回来上高中。”
鹿晗自然是应了下来,于他而言,只要父母同意了,他就会拼尽全力把握住机会。


足球队的日子很辛苦,不过好歹有高苏尧经常去看鹿晗,“偷渡”来的零食又是另一种慰藉。
当一个人全神贯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时间的流逝就会特别快,三个月如此,三年也如是,18岁的鹿晗正式进入足球队已经两年九个月。这三年的时光仿佛眨眼而过,他在球队的日子说不上苦但也绝不轻松。他是个认真的人,只要下定决心就要做到自己的最好,所以每次训练都比一般人认真,也因此他其实也是最累的。
但为了梦想,吃点苦也不算什么的。
说起这个,鹿晗就想起邻居家那小妹妹阿林,脑袋瓜子灵光地很,高中连跳两级,去年就出国留学了,去的自然是韩国。近几年韩流在中国越发流行,阿林又是个外貌协会的,所以去韩国看偶吧也不稀奇。不过让鹿晗欣慰的是,这妹子去韩国也没忘了他。知道他喜欢东方神起,喜欢郑允浩,前几天刚邮寄回来一张签名专辑。


很多时候,一个决定一旦定下,命运的转轮就不会再倒带,而人生的岔路口也不再有回头路。
比如鹿晗。
当年他跟父母抗争的时候就想,要是最后没同意他进足球队,那他就高三毕业去韩国留学。结果没想到最后父母居然同意了,而去韩国的追星的变成了邻居家妹妹阿林。
人生无常,大概也是这个理。


在足球队的又一年,19岁的鹿晗在中国球坛开始大放光彩。过人的球技和出色的外貌让他男女通吃。
可鹿晗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从他父母同意他进足球队那一刻,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受控制地已经开始失去。而当阿林启程去韩国的,那种感觉越发强烈。可无论鹿晗怎么思索,都想不出那种感觉为何而来,因何而起。


2012年,鹿晗22岁,他的名字被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孰知,连带着被提起的还有“中国球坛的希望”这样的字眼。
2013年,鹿晗23岁,早就成为俱乐部主力的他,依旧认真地踢球,不骄不躁。很多国外的媒体也开始追逐他的身影,对他夸赞有加。
这一年,鹿晗被回国探亲的阿林拉着去看了一场演唱会。
那是exo回国后的北京场演唱会,鹿晗倒不知,阿林这孩子,居然又换了偶吧。因为踢球太忙,鹿晗也就偶尔关注关注郑允浩的动态,买买专辑是他常做的事,至于其他那些新出的组合,鹿晗不再关注了。所以对刚出道不久就大势的exo,鹿晗着实不太了解。
看演唱会那天,鹿晗穿得跟平常无异。不出意外地被阿林吐槽――白瞎了那张脸。
鹿晗倒是无所谓,他大老爷们一个,踢足球就得穿训练服,买那么多好看的衣服,球队里的大老爷们也没人懂得欣赏,所以何必费那心力呢。


阿林买的票是最前排的,鹿晗为此咋舌――这丫头真是挣钱了可劲花呀。
他们是开车去的会馆,提前好久出发,可越临近会馆,鹿晗这心里就越发不踏实,毛毛燥燥的,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
这种难受在坐到座位的时候达到最大,鹿晗却没声张,告诉阿林也不顶用,还不如爷们点抗过去。


“大家好,我们是exo!”11个人的组合齐声问好。
“大家好,我是exo的xxx……”
“大家好,我是exo的yyy……”
鹿晗盯着台上画着眼影,努力说着中文的男孩们,感觉那是和他天上地下的两个世界。
忽然,他怔住了,心里那根弦一下子就崩断了。
“大家好,我是exom的队长kris,回国很开心……”
鹿晗的双眼狠狠地盯着台上那个1米87的傻大个,他的眼泪忽地一下子就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


天花板还是那个花色,是他和吴亦凡争吵好几天才定下来的那个颜色。
鹿晗瞪大眼睛望着屋顶,他的枕巾一片濡湿。
他缓慢地一点点地机械地扭过头,映入眼帘的是吴亦凡那张疲惫的脸。
他蓦地舒了口气。


原来,是梦。
原来,他对足球执念那么深。
原来,他对吴亦凡的执念更深。


此生虽常身不由己,但幸得良人相伴。
+++++++++++++
之前写了好几个#傻大个二三事#,便一直寻思着写几个晗晗视角的,可惜因为前一阵心情以及身体的原因,写出来的都是悲悲的调调。终于在前几天有了这个想法,看到他的采访的时候就想写些什么,然后终于确定思路。
他对足球执念那么深,就想说,假如真的可以回到过去,或者说他真的当了足球运动员会怎样。
然后因为老吴是身高原因不能打篮球,所以就想着一个当足球运动员,一个还是明星会怎样。
可正式落笔,还是把这写成了梦。
因为梦境往往可以反映心里的真实想法……我就是这么理解的。
本文大概不太好看,也不甜,但却是我思索时间最长的文,大概是迟疑比较多。
然后,依旧未捉虫……
就这样吧,感谢每个看文的小天使。


评论
热度 ( 3 )

© whatever·you·s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