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鹿↓匆匆那年04

03

☞随心写的,没什么大纲了,恶搞的,如果可以接受,就继续读吧

大雪还未消散又纷纷扬扬起来,阳光混混沌沌,冷风踉跄飘过。
鹿晗起来的时候已经九点,许久没有如此舒爽地睡过懒觉,他确实很贪恋被窝的温暖,假如今天不用去混音的话,叫两顿外卖窝在家里打游戏也是很好的。
磨磨蹭蹭起来穿衣洗漱,等到出门已经九点半,值得庆幸的是现在这个点街上人和车都不算太多,毕竟大雪纷踏而至,敢出门的也都是勇士。
工作室前两年搬了新址,离他家倒是又近了些,不开车步行走过去也就十几分钟。神隐鹿这外号不是白叫的,在娱乐圈摸爬滚打这么多年,鹿晗确实练就了一身躲私生的技艺。穿着一身厚厚的军绿色外套,头戴着雷锋帽,口罩也捂住了嘴巴,只露出一双大眼睛,不仔细看也真是认不出来他。
还有一二百米就要走到工作室的时候,鹿晗的手机响了,是王俊凯的电话。
“喂,小凯,你们到哪了?”鹿晗加快脚步往工作室走,手指在空气里被冻的微红。
“我们马上到了,就是那个门口……哎哎,鹿哥,穿绿色大衣那个是不是你!”王俊凯探出车窗,招了招手。
鹿晗走到了工作室所在大楼的门口,走上台阶,在地摊上蹭了蹭鞋上的雪。
车也恰好开到了大楼正对面,王源迫不及待打开车门,长腿一迈就准备哒哒哒往对面跑。王俊凯背着一个大书包,手里拿着围巾和帽子,一把扯住王源:“跑什么跑,帽子都不戴!”
……
“鹿哥你今天穿的真厚实。”王源是第一次来这里,有点兴奋,左瞅瞅右看看。
鹿晗在前面领路:“这可是你哥我神隐的秘密武器!”说完还嘚瑟地挑了挑眉。

工作室在17层,准确来说是整个十七层都是鹿晗的领地。
“哥,这都是你的地盘呀?”王俊凯无聊的时候也会刷微博看个八卦,前几天还有人说鹿晗身家高,数字之大令人咋舌,如今看来,到也不尽然是假。
鹿晗摘了口罩,有点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嘿嘿嘿,谈地方的时候看这地挺敞亮,就全盘了下来。”
王源不无羡慕:“什么时候我要是也能盘一层就好了。”
三个人边走边聊,王源对买房子这事很执着,发现鹿晗对北京的房价和情况比较了解之后,就扒着问,边问还边思考,嘴里也振振有词。
鹿晗倒是没想到王源年纪还不大,怎么这么心疼北京的房价,结婚生子买房娶妻对王源来说也还是早了些。
“哎,凡哥?!”王俊凯本来听着王源嘀嘀咕咕就想噎他几句,谁知道在17层标着鹿晗专属休息室字样的房间里,吴亦凡走了出来。
“你们来啦,我都吃完两个包子了,你们要再不来我估计都得吃完了。”吴亦凡手里拿着包子边吃边感叹:“这家包子真不错哎,你们快进去尝尝。哎,对了,晗晗你那盆仙人掌好久没浇水了吧,我刚才浇了点,你别再浇了啊。”
王俊凯和王源被吴亦凡推进[鹿晗专属休息室],这大脑还有点懵--刚才还听鹿哥说那休息室是他专属,一般工作人员没要是,那凡哥怎么进去的?而且这熟悉不拿自己当外人语气,还真是奇怪……
脑子里的思想转了一圈,到底是没思索出个所以然,王俊凯和王源对视一眼,把疑问憋了下来。

“晗晗,这包子还热着,赶紧吃。”吴亦凡献宝似的拿起包子给鹿晗递过去,忽然想起什么,扭过头对正在脱外套的王俊凯和王源道:“你们俩也吃,这包子凉了就不好吃了。”
……
鹿晗倒也没觉得不自在,比起春晚急招那天的众目睽睽,在这种私人地方跟吴亦凡相处倒也不是太尴尬。分手不见面这种事,一回生二回熟,再见面再被关怀这种事,多几次也就熟练了。
有时候一样的人一样的事,换了不同的时间和地点,心境会不同,结果自然也不同。

吴亦凡和鹿晗刚在一起那几年,磨合了许久才逐渐找到相处的方式。
虽然之前两个人就有一套相处方式,可那时候毕竟什么都没挑明,尽管吴亦凡对鹿晗怀着其他心思但到底不敢越界,带着守护的小心翼翼去对待鹿晗,两个人相处起来倒像是老妈子和孩子。
表白的是鹿晗,能让这个感情有点迟钝和迷糊的家伙意识到他喜欢吴亦凡可真是件不容易的事,若非吴亦凡被迫离队,也许鹿晗还感受不到他自己的心意。
表白之后并不如想象那般如意,吴亦凡是个醋王,以前没说明还好--也就暗地里吃醋面上倒不怎么显露,挑明之后脾气倒是不加掩饰,看到鹿晗和谁多说几句,哪怕搭个肩膀,只要吴亦凡看到都有可能黑脸。
那阵子两个人没少争吵,吴亦凡觉得委屈,鹿晗觉得吴亦凡管太多,冷战也是常事,所以那阵子他们两个在台上有时候相处泛着粉红色泡泡,有时候又苦大仇深。
还好后来两个人彼此磨合,互相理解,倒比刚开始更加甜蜜和谐。
如今两个人一年多不见,若说生疏到也不至于,毕竟吴亦凡经常找老高问问近况,而鹿晗这个网瘾少年也时常在网上等吴亦凡的预览,所以尽管没怎么见面,但他们对彼此的近况还是比较了解。
尤其是习惯并不好戒掉,那几年两人相处积累下来的相处方式,再见面之后,身体自然而然地反应,大脑还来不及思索,身体就先一步交出答卷。
或许是老妈子当的有点久,久到在时间的长河里这一年半所占无几,所以关怀也就越发容易拾起。吴亦凡一个包子一个包子拿给鹿晗吃,还把豆浆倒出来送到鹿晗的嘴边,真真是尽心竭力。

若说吴亦凡是一个懂得克制自己的人,那毫无疑问。但要是说他会享受会放纵倒也没错,至少现在见到鹿晗,他一点也不想再伪装自己--爱就是爱,哪怕分离了也依旧还爱着。他们能这样有个光明正大地由头去相处的机会不多,以后等到吴亦凡真正做些什么的时候,或许更加不能见面,所以把握现在只争朝夕也不无道理。
鹿晗大约也是明白的,反正在这屋子里的人除了他俩就王俊凯和王源,都不是什么碎嘴的人,也没必要再去掩饰。

总得一点点走上正轨,总得把偏离的轨道拉回来。

等到吃完早午饭已经快十点半,再不开工这大半天都要过去。
四个人收拾了桌子,离开休息室去了录音室。
鹿晗对待工作一向认真,而他对音乐又是真心热爱,所以录音室用的都是最顶尖的设备。
王俊凯和王源这几年倒也跟不少音乐界前辈合作,但要说录音室的设备,鹿晗这里倒是算得上全中国数一数二的了。
“咱们混曲子,混两个版本怎么样?一个抒情类的,一个就比较嗨的那种。”吴亦凡熟门熟路地打开录音室的灯,又把放在门口的饮水机烧上。
王源点点头:“嗯……我跟小凯后来回去聊了聊,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我们俩能改的曲子不太多,组合的曲子……嗯……比较口水……我们自己的曲子,混抒情倒是比较容易,要是嗨一点的……”
“得重新编曲,估计还得大动……”王俊凯接着王源的话继续说:“歌词没准还得动……”
“咱们先一首一首听一遍各自的曲子,找找曲风类似的,先筛选一下,怎么样?”鹿晗坐在沙发上,赫然是北京瘫的坐姿。
……
说动就动,四个人兴致高涨,一首一首去听,词也认认真真记,有了灵感就写到纸上……
忙忙碌碌,这一上午的时间飞速而过,等到把模子整出个大概的时候,已经一点半了。
外卖是吴亦凡叫的,海底捞和小龙虾。

等饭的过程中,四个人的兴致还没下去,嗨得不行,一个个手舞足蹈的,还恶搞了几首歌,歌词改的面目全非不说,曲子也弄成鬼畜版。王源还扬言要投b站,誓做b站第一的阿婆主。
吃完饭就已经快两点半,饱暖思淫欲这句话不无道理,好不容易放假一天,四个人都有点昏昏沉沉了。
17层作为鹿晗所属地,休息室自然不缺,给王俊凯和王源指了路,那两个人就去改装的客房里午休了。

至于吴亦凡,他自然是要去鹿晗的专属休息室的。

☞☞☞未捉虫☞☞不知道后续何时有系列

05

评论
热度 ( 10 )

© whatever·you·s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