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鹿☞海浪(短完)

想起来有些文没在这里发过,不过今天翻存档发现很多文其实丢了……感谢每个看文的小伙伴,这篇大概是半现实向,是独立的。
↓↓↓↓↓↓↓↓↓↓↓↓↓
海浪

湿咸的海风裹着秋日的凉爽打着旋儿绕过鹿晗的小腿,他站在潮湿松软的沙滩上望着此起彼伏的海平面,不禁叹口气,都说时光如流水,他倒是觉得这岁月就像眼前这片一望无际的大海,平淡时无波无浪,激荡时波涛汹涌,可最后一切都会过去,只留下一阵海风一阵海声。
他今年已经30岁了,回国之后这几年,想演的角色演过了,演唱会也开过不止一次,综艺有趣的好玩的释放天性的,他也上了个遍,还有电视剧也霸屏过,代言也是刷了一遍……
如果还有什么心愿未了,大概就是他所想与那人分享的荣誉不能指名道姓吧?抑或是在那人受伤的时候,他不能光明正大的出现支持吧?也或者是他自己受伤难过的时候,那人想来看他还要玩个游击战吧?
暮色昏昏沉沉,墨色从远方一点点将天空与海面吞噬,鹿晗这次来这里是给杂志取景的,在他的工作日程上,这是最后一项,是他演绎生涯最后一项工作——给与他合作过数次的《时尚芭莎》拍一组硬照。
其实他有些不太明白,这种硬照在摄影棚拍完p个背景就好了,为何还要大费周折来这里拍几张照片?
如果仅仅是因为这是他退圈之前最后一组作品,那未免太得不偿失,虽然可以预料到这本杂志最后会卖脱销,但是把拍摄时长定为十天,且这十天芭莎全包所有费用……鹿晗还是觉得有些好笑。
但是既来之则安之,他都克服恐高坐飞机过来了,自然是要玩得尽兴。

老高拿着个衬衫外套来找鹿晗的时候,见到的就是平常皮的跟猴子一样的鹿大爷——望望着海,一副深沉的模样,思考人生。
他给鹿晗披上外套,虽然这么几年鹿晗一直勤于锻炼,但是身体还是因为年轻时候在韩国训练以及回国后高强度工作落下不少病根,秋夜风凉,感冒可就不好了。
“鹿儿啊,回去吧。”老高拍拍鹿晗肩膀,走了几步发现鹿晗还没动,祭出杀手锏:“他们说要在海边撸串儿,再不走可就没了。”
鹿晗唰一下回过头,二话不说跟上了老高。
老高这么多年来对鹿晗就跟老妈子一样,这不又絮叨上了:“我说芭莎这回怎么请咱们来这儿呢,他们刚找我说想拍两版,一版是你自己单人的,一版是跟别人合作的。”
鹿晗愣了一下,之后点点头,原来是这么个意思。
“跟我合作那人谁?”
老高摇摇头:“芭莎这边没说,他们说希望你谅解,对方要求保密,说要给你个惊喜。”
“随他们吧,要是合不来的,到时候大不了付违约金,鹿爷有钱。”
老高知道,这是鹿晗给他的宽慰。

第二天一大早,鹿晗的房门就被老高梆梆梆敲醒:“鹿儿,鹿儿,快醒醒,快醒醒!别睡了!”
鹿晗翻了个身,昨晚吃太多撑着了,想找吴亦凡聊天磨时间消食,却发现手机上有一条他的短信:[晗晗,我工作,手机先关机了,不用担心我,你照顾好自己。]
得嘞,聊天行不通了,他自己打了大半宿lol,快凌晨两点才睡。
现在可还没睡饱,鹿爷脾气大着呢。
老高却不管不顾似的,拿出夺命的气势使劲敲,终于把鹿爷从被窝里弄炸了。
猛地拉开门,鹿爷脑袋乱如鸡毛:“丫要是不说清楚为啥这么早把我喉醒……”
他还没放完狠话,就被老高那几个字给吓没音了。
“吴亦凡!老吴!你要合作的人是他!”
鹿晗二话不说,摔上门就往外走。
老高拉住他:“你好歹捯饬捯饬自己啊!”
鹿晗这才发现他还穿着吴亦凡给他买的睡衣呢。

离得大概有三十米远的时候,鹿晗的嘴角就忍翘得很明显了,在老高提醒下,费了好大劲儿才将嘴角压下去。
“高儿,你说我用什么态度面对他啊?”
老高在前面开路,扭过头淡淡道:“你能将你那快要溢出眼睛的兴奋憋回去就行了。只要别一张嘴就是——吴亦凡你家鹿爷想死你了这一类的,其他你随便发挥。”
鹿晗翻了个白眼,居然敢小瞧他,今儿说什么都要让大家见识一下鹿爷的实力派演技。
不过,为何离得越近腿越抖,手心汗越多啊?鹿晗深吸一口气,正面上不要怂!

他用短短二十米将所有可能的打招呼方式在脑中演习了一遍,可真正站到吴亦凡面前,鹿晗词穷了。
他好像又回到了当时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彼时吴亦凡还是kris还是那个处处照顾他给他递话筒他的队长,而他还是luhan还是那个一拿到话筒就紧张有镜头就不说话的队员。
怎么办,他又不会说话了。

对面那人却盯着他笑了,一脸傻气:“鹿晗,好久不见,这回合作还请多关照啊。”
他也笑了,腼腆的犹如牡丹花开般的笑:“好啊,鹿爷罩你。”

你看,这回他们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合作了。
之后的风也好雨也罢,都与他无关了。
这个圈子,他终究要离开了。

而他的吴亦凡,在他走之后,一枝独秀也好,“艳压群芳”也罢,鹿晗相信——吴亦凡是龙,他会飞。
他会翱翔天际,一路平顺。

远方,海浪拍打着岸边,发出阵阵轻快的“啼鸣”。

☞完结

评论 ( 2 )
热度 ( 9 )

© whatever·you·s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