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那年09

08

“吴亦凡,你别这样行不行,生气难过就说出来,你别这样。”鹿晗背着包坐在沙发上,语气里流露出丝丝的疲惫和无奈。
总是这样,明明受到伤害的是他自己,却还要伪装成不在意的样子来安慰身边人,这么多年了吴亦凡这一点是一丝也没变。
“我真没事晗晗,那些都是假的,是假的就不怕,我真的没事。”电话那头的吴亦凡语气轻松满不在乎,比那年6月更加成熟稳重的他好像在谈论一件与他无关的事,他就像是一个冷眼的旁观者瞧着网络上那群人自导自演的滑稽戏。
鹿晗近几年随着年龄的增长脾气倒是没以往那么急,但骨子里带出来的性格到底是黏附在他身体里,遇到吴亦凡的事就易燃易爆炸。隔着电话听着吴亦凡的无所谓,鹿晗的火噌一下就冒了上来:“吴亦凡,我真是拿你没脾气了!”
“嘿嘿”那头的吴亦凡听到这句话是真笑了,积压在他心头的那片乌云顿时散了七七八八。被这样恶意黑谁能没脾气,谁会不委屈,可是生气委屈有什么用,那些键盘侠才不会理会你到底是真渣男还是真冤枉,他们只会站在道德高地指责你,恨不得透过屏幕戳着你的脊梁骨骂你以显示他们的高贵。但这些路人很早他就不曾在乎了,他在乎的是那些喜欢他关心他的人,只要那些人还在他又何必担心。而他这么多年来最想要留住的就只有鹿晗,只要鹿晗还相信他,那他就无所畏惧。
这几年回国后吴亦凡被大大小小黑过不下数十次,鹿晗在他身边的时候看到他被黑甚至会拿备用手机申个小号上网络跟人开嘴战,而不在他身边的时候则会第一时间打电话,若是遇上被黑的惨了,第一时间驱车赶到他身边也是常事。吴亦凡知道每次鹿晗看到他那副事不关己的模样都恨不得打他两拳,可是他是真的不想太脆弱,尽管会难过尽管会委屈,可生活还要继续,与其在哪里生气难过伤心,倒不如调整好心态为接下来的生活做准备。什么都阻挡不了时间前进的脚步,吴亦凡只想抓住时间多完成一些心里的愿望。比如真正脱身,比如在鹿晗离开前搞些事情。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这还真是皇帝不急……”鹿晗之后的话没了音。
“晗晗,你不用担心我,我已经告诉君姐第一时间收集证据之后一并提告,这种事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理,看着他们蹦跶吧。”
鹿晗怎么会不知道这个道理,他其实就是关心则乱,就是想去看看电话那头的人,想要陪在他身边,毕竟当时的分开也不是因为感情破裂,而是匆忙间离了彼此,现实又不允许他们像从前那样。
“嗯,行吧,你没事就行,那我就去练歌了,你在家研究剧本吧,这几天别出门了,三里屯那边新开了一家店,你可以叫叫他们家的外卖,一会我把店名发给你。”鹿晗的心渐渐平静下来,心道白让超哥和助理请假了,一会还得亲自去跟导演说,不能让人家以为他耍人不是。
“好的,那你也记得好好吃饭,微博最近就别经常上了,上面的话好不到哪去,你看到保不准又要生气,我没事,你放心吧。”
……
挂了电话,鹿晗亲自去找了趟导演,态度诚恳,先是说明家里有了点事后来又言家里人不让他回去,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省略真相笼统的一说,导演也不是为难人的人,反而拍拍鹿晗肩膀,告诉他别太着急。

当鹿晗出现在排练大厅的时候,一群低着头刷微博的人都没注意到他,直到他叫了一声超哥,正准备打开微信跟吴亦凡聊天的邓超手一抖,差点把手机摔了。
“不是,小鹿你……你……你不是……”邓超没把话说得太明白,他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也知道怎么做人才不得罪人。
鹿晗点点头,面不改色道:“家里边不让我过去,说没啥大不了的,就不让我跑这趟了。”
邓超了然的眨了一下眼睛,转换了话题:“那咱俩今天可得好好排练,好多人都期待着咱俩共唱一曲呢!”
“ok,ok!”鹿晗比着ok的手势,顺势扭了个舞蹈动作。
其他人不是没人注意到他俩的对话,而是网上热度太爆,他们刷微博没顾上插话,但这一心二用的本领都是很强的。陈赫、王祖蓝、baby三个人基本同时放下手机七嘴八舌地问鹿晗:“小鹿,怎么了(你家里还好吧)?”
这三个人的动静也把刚才还沉浸在微博里的郑恺和李晨注意力吸引过来:“小鹿怎么了?还好吗?”
“没事没事,就今早上家里出了点事,原本准备回去,都跟导演请好假了,结果家里说不让我回去……就这,没啥大事,不用担心。”鹿晗笼统含糊地说。
李晨噢了一声:“没啥大事就行。”其他几个人跟着附和点点头表示赞同,临近年末了,都想过个好年。
不过这几个人关心完鹿晗倒也没投入排练,微博的内容太劲爆,看热闹是人的劣根性。
最终是陈赫没忍住:“哎我说,这吴亦凡是惹着谁了吧……热搜爆的噌噌的。”
这话头一被提起,其余人也打开了话匣子:“哎,他不是新接了个剧本吗,我家老黄说那剧本是真不错,会不会是因为这个?有人眼红了?”baby想起上次黄晓明跟她说得今年年末出了好几个不错的本子,小生之间抢的挺厉害的。
郑恺刷着微博,嘴角露出不屑:“就因为一个本子?这么大阵仗?”
“那可不一定,老黄说这本子要是演的好,拿奖妥妥的。”baby反驳道。
听到这话,郑恺嘴角渐渐抹平:“那倒也没准,他们这批以前就台面上不错但私底下好几个喜欢暗地里踩人的,现在这几个手里确实都差个有分量的奖项……”
李晨插了一嘴:“我看也不一定是因为本子,还记得那年六月的事不,不就是背后那几个大佬利益分配不均,结果拉着凡凡当靶子……”
“这我听说来着,当时那事众说纷纭,不过我个人倾向于利益分配不均。”王祖蓝别看个子小但是头脑一向清晰。
……
鹿晗站在一旁听他们讨论,没有插嘴。
谁又知道真正的事实是什么呢?看客只看个热闹,只看个最浅显的别人希望他们看到的表象,而那些键盘侠看到这些表象还沾沾自喜,自以为掌握了什么大杀器。像李晨他们那种会讨论真相的会分析背后势力划分究竟为何的,还是少数。而这些人之所以会讨论除了关心之外,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他们也身处这个圈子里,小心驶得万年船,别人吃的亏自己吸取了以后就能提前避免早做准备。
这一上午,没想到最后真的认真练习了曲目的却是鹿晗,仿佛是宣泄般,他一遍又一遍地唱着歌。
谁的心里还没点怨气又没点委屈呢?
谁又想整天被人闲谈当做茶余饭后的笑料呢?

时间大概是这世上最无情的东西,它不管你生活如不如意也不管你愿不愿意,在仓促中往往一秒一分一天就那么过去。
12月30号那天就在吴亦凡花式爆炸的热搜中倏忽而过,鹿晗没再给吴亦凡打电话,特殊时期他们还是注意一点比较安全,好在两个人都有备用手机备用号码,于是微信就成了俩人交流的场所。
吴亦凡会告诉鹿晗君姐的进度,也会像以往一样叮嘱鹿晗注意休息。
于是12月31号就在俩人一来一回的关心中来临,也算是幸运,这回晚会的耳返一点问题都没出,鹿晗表演的卖力而尽兴。
吴亦凡则抱着电视看直播,真真是心大到不去在乎网络了。
31号晚上演出完毕,鹿晗一刻也没停留,直接坐高铁回了北京,原本跑男几个准备聚一聚,但那天鹿晗家里出事请假这印象还在,于是也就没留鹿晗,反而都叮嘱鹿晗回家别着急,有啥事解决不了的就跟他们说一声。
鹿晗没回自己家,去的是吴亦凡现居的地方,那地方安保措施良好,狗仔进不去拍不到。
他是有钥匙的,虽然当年分了手,但俩人都保留着彼此家里的钥匙,当然他们俩之前住在一起的房子的钥匙也保留着。大概是对彼此太了解和熟悉,于是真正知道对方心里的想法,所以才如此笃定一些事,所以才将过去的东西牢牢握在手心。
把钥匙插进门锁的时候,鹿晗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这个地方他已经有一年未曾来了。
只要他打开这扇门,就能看到那个让他魂牵梦绕朝思暮想的人。可是中国有句古话叫近乡情怯,于是一向果断的鹿晗在门口踌躇,迟迟未曾打开防盗门。

-----tbc-----
未捉虫
昨天终于回家了,说实话好久不码这个都忘记前情了,这个寒假还是努力把这个码着吧,试着坚持一下哈哈哈哈哈。这个文文风不定,也没啥大纲算是我头脑一热的任性下的产物,但还是会努力码的。
其他的脑洞长篇也许不会再写,不过短篇大概还想尝试几个,没错,依旧逗比风233333333
最后感谢所有看文的小伙伴

10

评论
热度 ( 11 )

© whatever·you·s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