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鹿‖反方向的钟[短完]

    

    反方向的钟

    

    假如人生是一轮逆时针旋转的钟,那么将时光一点点倒带,从相爱倒退到相知,再从相知转回相遇,最后把相遇走成陌路。

    

    

    指针转到2016年1月2日,假如l先生没有像个勇士一样跨入高铁,带着飞扬的心情去录制王牌对王牌

    那天的w先生录制的时候状态有点低迷,看着台下的粉丝他的眼神时常会有些恍惚,前半场录制的时候总是频频环顾四周,尤其是大厅入口那个方位,可惜那里人来人往,却没有期待的人出现。

    时间好像变得格外难熬,w先生身体也不是太舒服,眼皮有些沉重,好不容易到了下半场,他瞄着入口,嘴角越来越沉。他时不时的摸摸手上的那个戒指,一米八七的个子在谣言的灯光下却显出一种远离于凡世的落寞。

    好不容易这一期节目录制完毕,w先生鞠躬感谢着看台的观众,在弯腰低头的那一刹那,他眨眨眼睛,不知道怎么的,眼睛酸酸的还有些发涩。

    

    

    指针又一次旋转,假如春晚彩排在离别的那个时刻,工作人员早一步将w先生拉走而没有给他与l先生并肩向前的机会。   

    彩排完要离开春晚后台了,l先生和w先生刚回国不久事业都比较忙,一会还有行程,两人并不顺路。

    两个人收拾好刚准备向外走,还没走一两步,还未离开彩排场地,w先生的助理忽然出现:“你别跟着他呀,你没拿东西,拿了东西从这边走。”

    还不及道别,w先生被拉走的突然,好像就是眨眼的功夫,l先生身边就空了,一如来时一样,独自启程。

    于是那句电话联系也未及说出口,于是那个习以为常的拉手也被搁置。

    

    

    假如2014.10.10那天l先生并未回家,假如他还在异乡打拼。

    十月十号或许并不是一个十全十美的日子,那天被爆出来l先生又进了医院。演唱会是累人的磨人的,前一阵l先生的眼睛出了问题,这一阵又是全身上下的不舒服,于是硬抗都坚持不下去,最终去了医院。

    但是他依旧留在那个组合里,没有回家。或许是有些执拗,总觉得有始有终是个好词语,哪怕家乡的月亮更圆。

    所以独自回国的w先生并没有等来归家的人,那个与他依偎互相取暖的人终于不在他的怀抱里,于是那年的秋天就显得格外冷清。

    夜深人静之时的辗转反侧也成为了常态。

    

    

    指针又一次旋转,时间回到2014.5.15,w先生没有回来,也没有什么螳臂当车我还安好。

    w先生和l先生在团队里熬着人生,不是没想过离开,而是前路坎坷未知,w先生思索良久却在离开前的最后关头放下了行李,说不上来那一瞬间想的是什么,本来已经做好了不回头的准备,但好像就是那一瞬对l先生的不放心将他所有的勇气和力量压垮击毁。

    于是他留下,于是他在每个异国他乡的梦里描绘着假如,可惜现实残酷,他放弃了那次机会,于是之后就要用所有的力量去争取资源。

    然而公司视他如弃子,mv镜头最少,歌词短短几句,影视资源一个没有,所有的一切仿佛嘲笑他当初的停留。

    反方向的钟滴滴答答旋转,命运向前走不回头。

    

    

    2013年6月,假如没有l先生不顾一切的表白,那少年们的心事也许就是这一辈子永远的秘密与遗憾。

    失去最会让人明白和成长,在w先生被雪藏后,l先生后知后觉的弄懂了自己的感情,原来不是对兄弟的惺惺相惜,也不是对兄弟照顾的依赖,而是见到面会开心不见面会难过,会因为那个人的一言一行而影响自己的心情,原来是喜欢啊。

    可是喜欢不代表能表白能在一起。l先生好不容易等到w先生回来,他这颗心真实的在蠢蠢欲动,他想表白,可是他最终没有告诉w先生他的心思。

    他可以感受到w先生对他的喜欢,可以感受到w先生的犹豫--因为在韩国这里,表白是不现实的,是艰难的。

    这世上不是所有的感情都可以尘埃落定可以有一个明明白白的结果,更多的是失之交臂的擦肩而过,也许是因为太爱所以不敢捅破那层窗户纸。

    l先生是个北京纯爷们,那天他终于看不下去,看不下去w先生明明也喜欢他却小心翼翼的守护,l先生不希望他们错过,于是那天晚上他热血沸腾准备表白。

    可为何走到房门口的时候停下了脚步?

    他听到了w先生在跟妈妈通话,那一瞬间他忽然想起来,他们在一起不是两个人的事,而是两个家庭的事。

    所以他转身了,所以他离开了,所以那个表白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

    从此以后,只能用兄弟的名义见证你的每一个时刻,残忍又甜蜜。

    

    

    时间回到2013年3月,w先生终究是没等到被公司召回,于是那刻骨铭心的失而复得也不复存在。

    w先生已经被雪藏了一个月,心中的希望也一点点熄灭,他知道公司大约是不回让他回去了。其实他从来都知道的,12个人里,公司最不放心的就是他。他是个有梦想有野心的人,公司怕放开资源后他离开不可控,于是干脆将他雪藏。

    他的粉丝们这一个月为他做了很多他知道,他感谢这些凡亲。

    他暗恋着的喜欢着的想要默默守护的l先生给他打过电话,也动用过家里的力量帮助他,可现在看来收效甚微。

    难过吗,难过呀。

    不只只是因为梦想可能要就此中断,也因为可能以后就连以兄弟的身份陪伴l先生的借口都没有。

    人生有太多无奈太多曲折,w先生不想放弃却无可奈何。

    

    

    指针摇摇欲坠拼着力气转回2011年,拼尽全力也没有赢得机会出道的w先生,和最先确定出道的l先生。

    w先生是练习生里年纪较大的了,他已经练习好几年了,可这回出道的人里,依旧没有他。他从很早之前就看着一个又一个兄弟入选,组成组合出道,而他还在练习。这回仍旧一样,12个人的组合里,没有他。

    失落吗?失落呀!

    梦想再一次的落空怎么能不失落,甚至是陷入黑暗的绝望。

    而那些埋藏在心间的想要和l先生一起出道一起奋斗的目标终究成为了泡沫。

    l先生呢?能出道了开心吗?

    开心呀!

    那难过吗?

    怎么会不难过?

    他想起这两年w先生接他上下学,想起两个人在练习的夜晚里偷偷跑出去买奶茶喝,想起了那些迷茫的日子里的互相鼓励。

    原来世界这么残酷,原来竞争这么残忍。

    练习生和出道艺人之间横亘的不仅仅是一道河,而是天堑。

    自此以后,能在一起的日子愈来愈少,然后联系减少,最后从相知相伴分道扬镳。

    21岁的w先生等不得。

    

    

    回到当初,回到l先生要来韩国那一天,他没有上飞机,他看着飞机起飞,带着他遥远憧憬的梦飞去韩国,而他停在原地。

    18岁的l先生跟家庭抗争,他说:“你们已经阻止我的足球梦了,连让我去韩国留学都要扼杀吗?”

    大概是他的执着触动了父母,终于他的父母同意他去韩国留学。

    可最后怎么就没上飞机呢?

    “滴!”

    l先生上飞机之前手机响了,是一个电话,是他高中喜欢了三年的女孩子的电话,她说:“鹿晗,你以前说的话还算数吗?”

    “算。”l先生的心扑通扑通地跳动。

    “我们在一起吧。”

    “好。”

    于是l先生为了那个女孩留了下来,就当做是青春的一会鲁莽的勇敢。

    他不知道的是,在韩国有一个人等待着与他相遇。

    原来故事连开头都没有就仓促结局,l先生陪着女友留在北京读书,而那未曾谋面不曾相识的w先生在练习室里挥汗如雨--没有等到他的天使。

    

    

    再往前倒一点,梦想若是未曾起航,那么连等候都不必有。

    w先生连sm公司的宣传都没看到。

    他在加拿大上了一所艺术学校,在学校里搞着自己喜欢的音乐,他性格越来越开朗,交了很多好朋友,他们一起玩音乐一起在寒暑假打工,一起进步共同学习。

    于是他不知道原本的以后,他会在韩国的某个练习室里遇到自己一生的天使,于是他不知道他错过了怎样的美好。

    所以故事在最初的最初夭折,那些即将上演的过往都像是一场绚烂绮丽的梦。

    

    

    故事一点点倒带,时钟一针针回转,两个人不曾相遇何曾相知又谈何相伴相爱。

    反方向的钟也许带来的不是圆满的美好,而是一个又一个破碎的梦。

    

    时间无法回头,就像河水自西向东流。

  

------完------
未捉虫。
    

    

    

    

评论 ( 8 )
热度 ( 25 )

© whatever·you·s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