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那年11

传送☞  10

大表哥今天晚上来吴亦凡这里不仅仅是为了看看自家的熊表弟有没有好好吃饭,主要为了跟吴亦凡商量一下公司业务变更的事。

早几年的时候吴亦凡在大表哥名下开了一家文化公司,主要业务就是替一些剧组招些群众演员或者一些商业公司需要的翻译们,总之就是一些边角业务。这几年公司一点点发展,也是业绩显著。

吴亦凡和鹿晗都是有远见的人,知道娱乐圈明星吃的是青春饭、歌星吃的是嗓子好、演员吃的是演技硬,总之要想稳定的来钱,靠代言或者接片是不现实的,于是在16年左右俩人前后脚注册了公司,到如今,他俩的公司虽然业务互有交叉但面上还是泾渭分明的,都发展的不错,业务蒸蒸日上。


“嗯,跟凡凡谈谈公司的事儿。”大表哥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拖鞋换上,对着鹿晗笑笑:“这几天辛苦你了。”

鹿晗嘿嘿一乐,眼睛笑迷成缝:“没事没事,不辛苦不辛苦,表哥才是辛苦了。”

大表哥也没客气点点头叹口气:“谁让他就是个不省心的主儿,三天两头被黑,最气人的是大家都急的团团转都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了,那家伙还没事没事的样子,真是一天被他气死八百遍不止。”

刚洗完碗从厨房出来的吴亦凡听到自家表哥的吐槽毫无形象地狡辩:“晗晗你别听他瞎说,我那明明叫气定神闲!”

鹿晗瞅了一眼吴亦凡,冷冷一笑:“表哥说着你就听着,还顶嘴?还不赶紧去给表哥端杯水!”

吴亦凡登时没了声,老老实实去接水。天大地大鹿晗最大,这是吴亦凡很多年前就明白的道理也一直践行的准则。


鹿晗没去听吴亦凡和大表哥的谈话,虽然一开始吴亦凡和大表哥就准备直接当着鹿晗的面谈,但俩人最后到底是被鹿晗轰进了卧室去谈。两个人相爱不代表要知晓对方的全部,尽管吴亦凡不介意,但鹿晗从过去到现在一直给吴亦凡留着一部分自我空间,吴亦凡自然也是如此,当年在一起的时候也只是在大事或者两个人相关的事情上吴亦凡才会去干涉一下鹿晗的想法,平时吴亦凡从来给鹿晗留出时间和空间。

相爱不代表时时刻刻绑在一起,相爱的两个人各自发展各自有各自的圈子这都正常,相爱的两个人只有彼此尊重才能走的更长久。爱从来不是自私的占有,而是我永远在你身后,在你需要的时候挺身而出。

吴亦凡和鹿晗在这方面,做的比一般人都要好。



卧室里的灯比客厅的还要昏黄一些,吴亦凡又打开了床头灯驱逐黑暗。

“给你约了律师,你找个时间看看什么时候见面。”谈完公司的业务,大表哥又关心了一下吴亦凡被黑这事。

吴亦凡可以放着这事不管不在乎,但大表哥和君姐他们不可能也不去处理。这几天君姐他们几个忙得是焦头烂额,既然要走法律程序,那就得找证据,好在那天被黑虽然有所谓的床照和所谓的清晰裸照,但吴亦凡不在场证明也很充分。难处理的是跟嫩模3p一起发酵的之前的一些事,比如一个接一个人爆料以前吴亦凡跟小三线睡过呀,什么3p4p呀……而那些爆料选的时间点还都特好,都是吴亦凡说不清道不明到底在哪做了什么的点。黑子往往是有预谋的,挑选的节点都是精选出来的。找的就是那粉丝没拍出预览图或者没发出预览图的时刻,这样子才好找人伪造。

出道也有这么些年了,被黑过那么多次,吴亦凡自然也明白各种门道。ps照片那都是低级把戏了,黑子们找长的像他的人伪造照片或者拍视频后再找和他声音像的人配音才是这几年的主旋律。好在这回的律师已经合作过很多次,而且还帮他打了614的官司,也算是熟门熟路。吃瘪这么久,也是时候反击了,吴亦凡这人平时不爱生气待人也有礼貌,但这不代表他没脾气。他翻手机看了一下行程表:“我们春晚彩排是大后天,明天下午跟小凯他们约了排练,那就明天上午吧。”

“行吧,那我跟律师约。”大表哥安抚性地拍了拍吴亦凡的肩膀,起身走到门前,刚准备打开门,忽然又扭过头来:“你俩别再折腾了,趁热打铁赶紧复合,别说啥为了更好的将来现在要短暂的分别,分啥呀,光明正大来往,你越小心他们越容易抓你把柄,越坦荡他们反而没辙!”说完开了门走了出去。

留下吴亦凡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出神。


“哎表哥谈完了?要走了?”鹿晗抬起头,他的手里捧着吴亦凡的新剧本。

“嗯走啊,行了别起身了,我自己走就行了,你也好好休息休息,昨晚上那么晚才到这。”大表哥三步两步走到门口开了门离开了。



门外星光璀璨,是一个在墨色中孕育光明的夜。



鹿晗往屋里瞅了一眼,从门缝里隐约看到了吴亦凡的轮廓。室内暖暖的光从门缝里漏出来,鹿晗瞧着吴亦凡偷溜出来的影子眉头紧锁。

说到底还是担心他,大概是因为太爱,所以才总是牵肠挂肚。


可有些事终归是要一个人去面对的。鹿晗抿着嘴抚摸着沙发,望着吴亦凡的影子出神。



“晗晗,我们谈谈吧。”大表哥走后没多久,吴亦凡从卧室走出来,规规矩矩地坐到沙发上跟鹿晗提议。

鹿晗并不诧异:“嗯,你说吧。”

墙上的时钟滴滴答答旋转,暖黄的灯光映在吴亦凡脸上,印出一片阴影,他一字一句:“我们复合吧。”

房子里忽然寂静,只有时钟不依不挠顽强地咔嚓作响。

其实也没多久,只不过秒针转一圈的时间,鹿晗冷笑着踹了吴亦凡一脚:“你还记得当年一首特流行的歌吗?”

“啊?”紧张的等待审判的额角冒汗的吴亦凡眨眨眼,没跟上鹿晗的脑回路。

下一秒,鹿晗给出了答案:“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现在又要用真爱,把我哄回来。”

这首歌吴亦凡印象深刻,爱情买卖嘛!当年烂大街的歌,上至五十岁广场舞大妈下至五岁幼童都会那么一两句。不过作为一个天蝎,尽管很多时候他的少女心不太符合天蝎酷炫狂霸拽的气质,但腹黑那真是没得说:“晗晗,分手是你提的,我这还有截图呢……”

啪又是一巴掌打到吴亦凡身上:“哟,说你你就听着,哪那么多话?”鹿晗发狠地盯着吴亦凡:“哪有一句话就复合的!”

了解鹿晗如吴亦凡哪里还能不明白鹿晗的想法?


傲娇这事,还真是被爱的人有恃无恐。



又是一个美好温馨的夜晚。



第二天早上律师直接去了吴亦凡家,俩人谈了一上午,鹿晗在旁边旁听。这是吴亦凡要求的,说是让鹿晗有个底以防万一。下午的时候吴亦凡和鹿晗一起出门坐上车去了鹿晗的练习室,等到下车的时候,吴亦凡和鹿晗一前一后下来,然后又一起并肩向练习室走去。至于有没有狗仔会不会被拍,他俩并不太在乎。反正有春晚这个由头在,随便拍吧。

“来这么早?”鹿晗和吴亦凡刚走到会客厅,就看到王俊凯和王源坐在座位上玩游戏,鹿晗看了一眼手表,他和吴亦凡没迟到呀。

王俊凯意犹未尽地收起手机:“我们中午去吃这附近的小笼包来着,所以来早了。”

王源符合地点点头,瞅了一眼鹿晗和吴亦凡:“哎鹿哥,你和凡哥这是一起来的?”

“嗯。”


鹿晗的练习室也是很排场,富有艺术气息和美感,灯光都充满着韵律。

王源和王俊凯就跟看到新大陆一样,左看看右摸摸。

等瞅够了,王源给王俊凯使了个眼色,王俊凯看到后跑到吴亦凡跟前悄悄问:“凡哥,你最近还好吧?”

吴亦凡彼时正替鹿晗把大衣挂起来,听到王俊凯这么问嘿嘿笑了笑:“没事,不用担心,准备走法律程序。”

一听这话,王俊凯心里也有了底,都是艺人,能走法律程序,十有八九那黑料那照片那音频视频不太靠谱。


闲聊完四个人开始练习歌曲,忙碌的时候,时间过得也快。

等到四个人忙完一看时间已经晚上六点。北京城已经被夜色渐渐笼罩,远处的高楼大厦灯光闪烁。

虽然有点累,但奇葩的是今天这四个人都不太想叫外卖吃,于是四个人一合计,准备去吃海底捞。

四个人有说有笑地刚走出楼门口就听到咔嚓咔嚓的声音,面前赫然是一群记者。

冲在最前面的就是新浪记者,记者嘴皮子极溜牙尖嘴利:“吴亦凡你好,请问你对你跟嫩模3p这件事有什么要跟全国人民交代的吗?你是不是要给一直支持你的粉丝道个歉呢?”


夜依旧黑的静默。


-----tbc-----

未捉虫。

明天就是打工的最后一天啦,希望自己可以加油!更一发匆匆那年证明我并没有弃坑(. ❛ ᴗ ❛.)    

看文的小伙伴看完要是有啥说的可以留言哦(*/ω\*)


再次感谢看文的大家。












评论 ( 2 )
热度 ( 7 )

© whatever·you·s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