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那年13

传送»  12

出道这么多年在韩国时暂且不提,单是回国之后吴亦凡就基本没算计过谁。娱乐圈里小手段不少,背后捅一刀或者光明正大抢资源都很常见,僧多肉少这些事也可以理解。不过这些都是各方利益的综合角逐,吴亦凡心态向来放的比较好,能争取来的就靠自己的实力努力一把,争取不来的也不强求,没必要天天耍些个心机手段抢一些“无缘”的作品,有那个算计的时间还不如琢磨怎么把戏演好。除此之外,吴亦凡也不怎么买营销,新浪上肯为他说话的营销博少之又少。很多艺人其实都有圈养一些营销博,除了夸自己之外还有一个作用,踩别的艺人。

所以这回如此郑重其事地去“算计”新浪记者也算是头一遭了,吴亦凡这个人就是这样,你欺负我我可以忍,但你动我在乎的人那我只能挥起拳头了。


零点前的夜是被浓稠的墨泼洒的幕布,寥寥无几的闪烁光芒的星挂在空中,就像凡世里那些于黑暗中苦苦挣扎的人们。


二十三点半,新浪记者道歉这个话题被鹿饭刷上热搜第27名,这自然在吴亦凡工作室和鹿晗工作室的掌控之下,但仅仅是这样远远不够。于是吴亦凡这边早就准备好的稿子也被梅格妮大粉发出,稿子写的声泪俱下可真是闻着伤心见着流泪--“我见犹怜”呀。两边粉丝一努力,热搜唰唰往上涨,没一会儿就第五了。

可惜好景不长,秒撤热搜这事新浪可是熟门熟路了。

作为一个被新浪整了很多次的艺人,吴亦凡包括其身后团队对此早已见怪不怪,被撤也是意料之中,所以后手自然充足。

但凌晨一两点显然不适合再次刷热搜,因为这个点很多人已经睡了,而吴亦凡团队本来的意思也不是这个时间点刷上多高的热搜,热搜其实是无心插柳,他团队真正的目的是把这件事扩散。


上午十一点,向鹿晗吴亦凡道歉被刷上热搜,刚巧是周六,很多人玩微博解闷看到了这个话题。

一点进去不仅有视频有真相,连条理和思路都清晰。真正的路人还是有自己脑子的,前一阵吴亦凡挂在热搜可照片翻来覆去就那几张,到底是怎么回事心里也有个思量,这回看到这个记者多多逼问还把人弄伤的视频,也有了自己的见解。

这回新浪撤热搜依旧很快,很多真路人前一秒还看热搜呢,刚想点进去一看究竟,就发现热搜没了,这下子又有一些人越发明白这件事。

心里坦荡的身正不怕影子歪,心里有鬼的才心虚地撤热搜。

一个话题被撤,还可以有另一个,向吴亦凡和鹿晗道歉又被刷上热搜,中华文字博大精深,一个意思多种表达。

看热闹不嫌事大出新闻不问真假博眼球不问出处,鹿晗受伤是个很好的题材,什么爱奇艺独家什么芒果卫视都转载了视频,法制晚报和一类媒体也出了通稿。

热搜可以撤,但撤别家发的通稿可需要新浪花钱。于是这个视频和电子稿就被转载了很多次,反正周六的网民闲着也是闲着,围观撕逼又不要钱,干啥不看免费的戏。

下午四点,新浪官博终于发声明,首先自然是对旗下记者严正指责,其次就是道歉外加说要付医药费,不过不倒打一耙那就不是新浪了,最后来了这么一句:“关于此次事故的前因后果稍后放出。”

果然每一分钟呢,采访吴亦凡的视频就被爆了。

微博的文案还写着“吴亦凡避而不答默认和嫩模3p”。


“老吴,行了,你别管我了,我伤的是脚不是手。”鹿晗刷着微博,接过苹果自己啃了起来,啃了没两口,啪地一下一拍床,苹果掉到地上:“新浪这孙子脸真大!反咬人真太不要脸了!”

吴亦凡叹口气捡起苹果走到厨房洗了洗,又拿起一个新苹果洗了起来,洗完新苹果走回屋里,鹿晗还在骂新浪,吴亦凡递给鹿晗新洗的苹果,自己拿着之前那个苹果啃。

“声明一会儿就发,你别太激动,一会儿又碰到脚怎么办?”吴亦凡把鹿晗的手机收起来,打开了电视机:“看会电视吧。”

鹿晗啃着苹果抢回手机:“不看,最近又没曼联的比赛,我玩游戏不看微博。”

说不看微博可没过两三分钟就又打开,来来回回好几次,终于刷到了吴亦凡的律师发的声明。


声明是给该看的人看的,吴亦凡相信他的粉丝们能懂。


这件事好像就这么揭过翻页,至少面上看来如此。可报复这种事自然不是一朝一夕的,逼的新浪倒了歉于是见好就收,终归不能做得太狠了,尽管新浪已经烂到骨子里。


晚上八点的时候高苏尧来了吴亦凡家里,还带着鹿晗点名要的外卖,他这两天本来在上海谈项目,看到鹿晗受伤赶紧把合约谈成就往回赶,紧赶慢赶六点半才到北京西,结果还没上楼,看到一小哥拿着外卖嘴里念叨着楼门号,高苏尧一听,这不吴亦凡家吗,就找小哥要了外卖,小哥一开始还不信,还给吴亦凡打了个电话确认了一下。

“高儿!”鹿晗扶着床头准备站起来。

高苏尧大步一跨:“哎哟,你可安生点吧。”

原本在厨房把外卖腾出来的吴亦凡也走进屋里,一看鹿晗要下床,语气立马急了:“晗晗你别动,就在床上待着。”

鹿晗撇了一眼自己受伤的脚:“都结痂了,没事,不怎么疼了,我下去吃就行。”

“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这虽然没伤到筋骨,可也要养!”吴亦凡在某些事上真的很执拗。

高苏尧瞅了一眼斗嘴的两个人,默默叹口气走出房间进了厨房,外卖总得有人给弄出来。



在厨房听着两个人的斗嘴,高苏尧狠狠摇了摇头,明明一年多没见,明明已经断联系好久,可这两个人就是有种魔力——离开再相处不生疏甚至比从前还要理解彼此的想法。当初吴亦凡刚解约回国的时候,公司看鹿晗看的紧,手机随时随地检查,微博都不怎么能上,更不要说跟吴亦凡互通讯息。高苏尧那时候受吴亦凡嘱托去韩国照看鹿晗,可也不能呆太久,呆的久了那公司又怀疑,于是后来吴亦凡那里关于鹿晗的消息都靠微博,鹿晗亦然。

其实也没什么不明白的,有些人貌合神离,而有些人哪怕相距万里哪怕几年不联系,可灵魂却是契合的。吴亦凡和鹿晗确实在分手那一年里没怎么通话也没怎么发短信,但这不代表他们不上网,或许是因为太过了解对方,所以哪怕回答的含糊不清的采访他们都能一下子明白对方的意思。

所谓的分手不过是彼此冷静的借口,或许这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恋爱。默默守护的双向暗恋,在最忙碌的时刻上映,距离产生的美减少了聚少离多的争吵,也让两个人的心越发近。


“我来吧。”

吴亦凡走进厨房,把沉浸在回忆里的高苏尧吓了一跳。

“嗯。”高苏尧放下外卖摘下围裙向厨房外走去,还没走出去,犹犹豫豫好半天,回过头对吴亦凡说道:“和好了?不分手了?”

吴亦凡深吸一口气:“唉……哪能呀,晗晗还没同意。”

“他就是嘴硬,你多担待点。”

“这说的哪儿的话,他还肯要我可就谢天谢地了。”

高苏尧无奈地笑笑,得了,这俩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单身狗就不掺和小情侣了,还是先找到个女票抱紧自己比较好。这么想着,高苏尧越来越觉得找个女朋友必须提上日程了,连走出厨房的脚步都加快了。

可惜还没走出去,吴亦凡又把他叫住:“苏尧,麻烦你了。”

“嗯。”



那一瞬间,现实将记忆里的走廊打通。当初吴亦凡回国的时候,也是这样道谢,那年鹿晗第一次个人演唱会的时候吴亦凡也是这么说的,还有鹿晗第一次投资电影的时候……

每一次鹿晗经历好的或不好的事的之后,吴亦凡总会在最后道谢,以家人以情人的身份对每一个帮助鹿晗的人从心底里感谢。

爱一个人到何种地步才能做到比当事人还心急比当事人还激动?曾经的高苏尧不懂,可看着吴亦凡和鹿晗这么多年的感情,他渐渐地就明白了。



吃饭的时候高苏尧自然又被吴亦凡和鹿晗秀了一脸,他就想不明白了,鹿晗伤的是脚又不是手,吴亦凡至于就差喂到鹿晗嘴边吗?

不知道单身狗被迫吃狗粮很容易噎着?!


好不容易吃完这段饭,高苏尧拿出了之前谈下来的合同。

吴亦凡自觉的肩负起刷碗的重任,鹿晗和高苏尧在卧室谈工作。

“呐,合约!”

鹿晗接过合同翻看,边看边夸:“行啊高儿,那么难搞的作家你都搞定了!”

高苏尧嗤笑一声:“那哪能是我呀,是你。”

鹿晗怔住:“我?”他拿手指着自己,眼里是不可置信。

“都说这作家难搞,所以这回我去上海特意把这个项目留到最后谈,谈的成功最好谈不成功下次继续努力,反正这回去也没准备一下子就谈成这个项目。”高苏尧回忆起当时情况:“那作家确实不好搞,我当时自报家门的时候说的咱们新注册那公司名,她还怀疑好半天是不是假公司,后来好不容易让她信了是有保证的公司,结果一听说我们要《微芒》的版权,立马就说不行,直接就拒绝了。”

“然后我就说,剧本可以让她自己改编,结果她还是同意,我说可以让她跟着拍戏全程,有啥不放心的点直接提,结果依旧不同意……”

“这么难搞?”

“可不是,不过后来她手机响了,应该是个新闻推送,我看她挺想看的模样就说你看吧,她就不客气地看手机了,然后……”

“快说!”

“然后她骂了一句,新浪这孙子,欺负我老吴不说还砸我晗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鹿晗笑得直不起腰来。

高苏尧翻了个白眼继续说:“我一听,立马就把你搬出来呗,说你是出品人,主不主演不确定……她一听,那两只小眼睛立马瞪的比铜铃还大,让我给她证明你是投资人,我就给她看了咱们公司的简介,她看了好半天来了句,你居然是老高?!这么瘦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鹿晗笑得下吧快掉了:“然后呢?”

高苏尧没好气道:“签字了呗,还一个劲儿嘱咐我一定要说服你来演这部剧。”


鹿晗不笑了。

————tbc————

未捉虫。

最近在回顾入坑时的来路,越发的感慨,是真的希望他们越来越好。



评论 ( 2 )
热度 ( 15 )

© whatever·you·s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