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那年21(完结)

传送»  20


“敲门啊!”鹿晗推了吴亦凡一把。

“我啊?”吴亦凡指着自己眼睛里充满诧异。

鹿晗又推了吴亦凡一把:“当初是谁主动提的?”

吴亦凡低下头,声音也低低的:“我。”

“那赶快敲门呀!”鹿晗正准备再推吴亦凡一把,却发现吴亦凡已经被推的贴到门上,于是只得作罢。

吴亦凡深吸一口气抬起头,颤颤巍巍地举起手,把门敲了两下。

鹿晗站在吴亦凡身后环抱着手臂,嘴角憋着笑,他忽然有点明白“近乡情怯”大概是个什么意思了。


度过了约有千万年长久地三秒钟,一个中气十足地声音从屋内传来:“谁呀?”伴随着男声响起的还有一个温柔的女声:“你说你偏拿乔,孩子们一起回来一趟多不容易。”

“爸,我和晗晗来看您和妈了。”吴亦凡骨子里其实有一股流氓习性——当然大多数人喜欢把这叫做天蝎的腹黑。吴亦凡是个情商高的,一上来就把自己的身份摆正——直接叫爸妈,提醒岳父岳母——您们当年可是同意了我们俩在一起的。

不过鹿晗的父亲见多识广,居庙堂也数十年,吴亦凡那点花花肠子在他这里显然不是事,只听屋内地男声冷冷道:“我?我是谁?有人名字叫我吗?哼!爸什么爸,妈什么妈,谁家儿子一年多不归家!”

“噗嗤。”站在吴亦凡身后的鹿晗没忍住,捂着嘴收扶着腰哈哈哈地直笑。

没待吴亦凡回答,屋内鹿爸再次开腔:“哟,一年多不回来长能耐了啊,笑得挺开心呀。”

吴亦凡一听鹿爸这话,刚想开口,却听到屋内女声道:“你还听不出咱家儿子的笑声呀?非得难为凡凡!起来,让我开门去!”

脚步声哒哒哒由远及近,咔嚓一声,被岁月温柔过脸庞的妇人打开了门:“来来来快进来,别理那老头子!”

鹿晗噌地窜到吴亦凡前面,脸上是没憋住的笑意:“妈。”

鹿妈轻拍了鹿晗一下,眼睛扫过鹿晗的脚,嗔怒道:“你这皮猴子,还这么毛毛躁躁,以后可得注意点!”

“得嘞!”鹿晗敬了个军礼,转头又笑眯眯地蹭到鹿爸身边:“爸,我回来了。”

鹿爸瞪了鹿晗一眼,又瞥了鹿晗的脚一眼,没说话。

吴亦凡把手里提着的礼品交给鹿妈,露出个甜甜的略带稚气的笑容:“妈,您睡眠质量好点没?那治疗睡眠的药吃完了没,吃完了我再给您拿。”

鹿妈提着盒子往阳台走,边走边说:“还有两盒呢,不急。吃着还挺管用的,半夜不起夜了倒是真的。”

吴亦凡轻车熟路地从鞋柜里把拖鞋拿出来,边换鞋边说:“只有两盒啦?那等我过两天就给您拿回来。”他自己换完拖鞋,又把鹿晗那双拿了出来:“晗晗你是来这换鞋还是我把鞋给你拿过去?”

吴亦凡话音还没落,鹿爸的眼刀就甩到了鹿晗身上,鹿晗悻悻起身。

待鹿晗换好鞋,吴亦凡在裤子两侧擦了擦手心里的汗,向鹿爸走去。


横竖就是那一刀,快刀斩乱麻,大不了被打几下!



“爸!”吴亦凡声情并茂地叫了鹿爸一声,紧接着又道:“我错了!”

鹿爸拉下脸:“你错了?那你倒是说说你错哪儿了?”

吴亦凡额头冒出一滴冷汗,古人诚不我欺,天地间最可怕的确实是老丈人。

“我……我错在不该瞎胡闹!”吴亦凡想起来的路上鹿晗的说辞,眼神坚定了下来:“对,我不该瞎胡闹。我有违当年的承诺,我……”他忽然说不下去了,这事真要追究起来,他确实有错。当年鹿晗为了让鹿爸鹿妈认可他俩,身上可没少挨打,但是鹿晗嘴硬,被打之后什么都不跟吴亦凡说。之后吴亦凡上门虽然被刁难,但真正的苦鹿晗已经提前承受了更重的。

后来,历经千辛万苦终于被同意之后,吴亦凡曾经保证要跟鹿晗好好过一辈子。

可谁知道……



忽然就安静了下来,只能听到一呼一吸的声音,吴亦凡到了嘴边的话又扔回了肚子里,鹿晗想起当年跟吴亦凡一起承诺的那些话,也沉默下来。


爱情或许是两个人的事,但生活是两个家庭的事。他们两个任性的分手,不知道一同煎熬了多少亲人。

也不知道在那些个两人都孤枕难眠的岁月里,血缘至亲里又有多少人为了他们两个人而揪心?

本该安享晚年本该颐养天年,却还要日日夜夜为他们两个人费心劳力。



“行了老头子,别难为孩子们了。”鹿妈把礼品安置好从阳台走回来,出言打破了这怪异的局面:“过去的事都过去了,你们以后好好过日子就行了。”



虐伤人心千百遍,唯有父母不曾嫌。

最苦天下父母心。


鹿爸终是叹了口气:“亦凡你过来。”


吴亦凡乖乖跟着鹿爸走进书房。

书房的门轻轻一关,阻挡了鹿晗张望的视线。

鹿妈拉过鹿晗:“脚怎么样了?让妈看看。”

“快好了,不用看了。真没事,妈,你放心吧。”鹿晗柔声细语安慰着鹿妈,眼睛却往书房那里瞟。

鹿妈轻笑着摇了摇头:“儿大不中留!”



“前两天我接到个电话。”鹿爸背着手站在窗户前,远方的天有些灰蒙,一如他现在的心情。他回想电话的内容,一字一句说给吴亦凡听:“陈励志说你前一段时间被黑了,而因为你今年要离开耀莱,所以后续这种事只多不少只大不小,对吗?”

吴亦凡的心再次沉到谷底,事实如此无可辩驳:“对,没错。”

“家里能做的不多,但挺不过去的时候,跟家里说一声。”


为人父母,操劳辛苦。

所谓家庭,坚实为盾。


“哎!”吴亦凡心脏里就像是忽然涌进一股暖流,把他这五脏六腑暖热。


家庭,让生活把孤立无援过成风雨无惧,把黑暗无边走成岁月如歌。


“不过……”鹿爸拉长了调子,听的吴亦凡心里一紧,等他这心升到嗓子眼里,就听到鹿爸说:“你们俩别瞎折腾了,再瞎折腾下次铁定打的你们出不了门!”


“嗯。”

吴亦凡郑重应下。



把话说开了这事也就算揭过了,生活就进入了崭新的一章。

吴亦凡帮着鹿妈把午饭做好,四个人其乐融融地享用了一顿丰富的午餐。


这一下午吴亦凡被鹿爸折磨棋艺,鹿晗在一旁围观加玩游戏,而鹿妈则包起了饺子——韭菜鸡蛋的。

吃完晚饭吴亦凡和鹿晗驱车回家。


这一路星光熠熠,这一行寒月澄明。



第三次和第四次彩排也如约而至,而在这两次彩排期间,鹿晗和吴亦凡悠闲的日子走到尽头。两个人白天离家各忙各的,拍广告上节目,晚上再赶回家相拥而眠。

索性虽然比前几日忙碌,但两个人因为这一年的分开更加包容彼此,于是更加亲昵。

值得庆幸的是第四次彩排完美通过,这就意味着吴亦凡和鹿晗终于可以一起登上春晚的舞台了。

那一场15年未完成的遗憾,时隔五年终于圆满。




2020年1月24日,阖家团圆的除夕之夜。

吴亦凡和鹿晗在春晚。


他们是第十个节目,舞台采用的是最新的科技,夺目炫酷。吴亦凡、鹿晗、王俊凯、王源四个人一起飙歌秀舞。


十,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十,十全十美。



鹿爸坐在电视机前看着鹿晗和吴亦凡的表演,眼眶一点点湿润,原来他们两个一起表演是这模样啊。

心中漫出一股难以言喻的骄傲感,鹿爸明白,有些人有些事真的是命中注定。


鹿妈早已泣不成声,舞台上那个三十而立身着红衣的是她的儿子——鹿晗,而那个舞台上最高的黑衣男人也是她的儿子——吴亦凡。

两个儿子如此优秀,她此生何求?!

哪有十全十美的生活,就这样吧,这世上再也不会有人比凡凡对自家儿子还好。

鹿妈知道,儿孙自有儿孙福。

孩子幸福,她这一生也就别无所求了。


吴妈妈在大表哥家里跟大表哥的媳妇一起看春晚,当吴亦凡和鹿晗出场的那一刹那她就泪眼婆娑了。

她的儿子,她的凡凡登上春晚了。

她的孩子有了自己的归属,就是站在她儿子身边的那个人——而那个人也是她的儿子。

罢了,吴妈妈早就看开了,在吴亦凡当年一次次被黑之后,吴妈妈就看了。

这世上知道吴亦凡被黑之后连夜驱车前往去看吴亦凡的也就鹿晗了。



吴亦凡和鹿晗离开的时候,已经接近一点。

北京的夜在今晚被万家灯火明照亮,鞭炮劈哩叭啦地为黑夜奏鸣,烟花于天边绽放点缀夜空。而那些飘洒的雪花,一片片一朵朵不甘落寞地争相下落。

“老吴,有没有感觉今年地年味特别重?”鹿晗说出的话化成哈气在夜空里飘散。

吴亦凡望着远处那五彩斑斓的烟花,听着从街边小巷传来的鞭炮声,嘴角荡开一抹微笑:“确实,今年的年味比以往要浓。”


酒不醉人人自醉,人不自醉心自醉。

吴亦凡感觉他现在就像喝醉了酒那般幸福甜蜜,其实不是今年的年味比以往浓,而是今年我的身边有你,你的身边是我。



大表哥开来了车,吴亦凡和鹿晗于风雪之中走入车里。

“表哥新年快乐。”鹿晗一进车内就给大表哥拜年,比吴亦凡捷足先登。

“新年快乐,来,这是红包!”大表哥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个鼓鼓囊囊的红包递给鹿晗。

“谢表哥,祝表哥今年早生贵子!”拿了红包鹿晗这嘴越发甜。

吴亦凡晚一步上来,看到鹿晗那大红包,他也不甘示弱:“哥,新年快乐。”

大表哥“哦”了一声,打转方向盘。

“哥,红包呢?!”

“给晗晗了呀。”

“我的呢?”

“晗晗那呢呀!”

……



送吴亦凡和鹿晗回家,大表哥没多停留直接掉头回自己家。临走之前还提醒吴亦凡和鹿晗初二那天去他家别太晚。

等吴亦凡和鹿晗洗漱完毕就三点多了,可是天边的烟花却还是不间断,鞭炮声也未停歇。



鹿晗站在窗前看着那些盛开又消失的烟花,又想起这一个多月闪电般的复合,眼角眉梢都染着笑意。

“哎,老吴,我当年视奸一个牛鹿er时候,看到过她写的三句话,你知道是哪三句吗?”

吴亦凡有点懵,那么多牛鹿er说过那么多句话,这可怎么猜?

想了半天毫无头绪,吴亦凡只得摇摇头:“不知道。”


鹿晗眼中仿若星河,他一字一句道:“一愿盛世太平执子之手,二愿生活遂意与子偕老,三愿家庭幸福携手白头。”


——————完——————

未捉虫。

完结了,以春晚急招开始,就以登上春晚结束吧。

至于其他的一些东西,会在番外里交代清楚。番外目前是有了计划的,不过我估计之后码字会很慢了。

感谢看文的每一位小伙伴,希望我有把我想要诉说的感情通过文字传达给大家,也感谢看文的各位一直以来的包容,小生不才,多谢大家不嫌弃。

真的谢谢大家了。



评论 ( 4 )
热度 ( 12 )

© whatever·you·s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