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那年番外1

四月份的北京树枝抽出的新芽蓬勃生长,燥热的气流在大街小巷游荡。
凌晨四点的北京孤零零的星于天边安眠,墨蓝辽远开阔。

暗幕之下孕育着阳光。

四月二十号凌晨四点二十,一条微博准时发出。
生日快乐@M鹿M
配图是冰美式、火锅、生日蛋糕以及一块某牌子限量版的手表。
发出者是Mr_凡先生,也就是远在国外的吴亦凡。

二月下旬的时候,鹿晗接的电视剧和吴亦凡接的电影都正式开拍。自此两个人又开始了异地恋的生活,偶尔吴亦凡回来拍广告两人才能趁机相见,恰如以往。
四月份的时候吴亦凡的剧组赶往国外取景,导演是个慢工出细活的,稍有一点不称心便直接cut掉,然后继续磨演员。所以这一拖拉,到二十号还没弄完。
吴亦凡原本想着今年鹿晗生日陪鹿晗一起过,可谁知道导演如此较真,于是这念头只得作罢。
可鹿晗的生日吴亦凡怎么可能安安分分的,前几年因为两个人不想被炒作也不希望被媒体关注太多,于是生日的时候都没有大张旗鼓的发微博。毕竟生日这种事私下里甜甜的就行,台面上没必要秀。
然而大约是今年两个人再次恢复恋爱关系,鹿晗又选在今年退圈,所以本来就随心随性的吴亦凡这回索性直接发了出来。
因为这或许是他最后一次可以为歌手、演员鹿晗发微博庆生——以一种光明正大的方式。
反正春晚时候大家都知道了他们是好兄弟,为好兄弟庆生这事多么正常。有种小孩子恶作剧成功之后的快感,像是某个秘密只有你知我知,而大众被玩弄于股掌之间那般。

中国的凌晨四点很多人还在熟睡,于是吴亦凡那个微博发出来也只是被时差党看到。
直到早上八九点,微博上粉丝们炸了锅。
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好像睡了一觉天地都变了,一直以为海已枯石以烂,那些曾经做过的奢侈的梦却在一朝一夕实现。
仿佛苍天忽然开眼,好像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牛鹿的cp粉在这段时间迸发出巨大的热情,好像所有的事情都是从春晚急招开始就变得不可控,鹿晗受伤之后的同居,五年前春晚同台的圆梦,再到今时今日的凌晨卡点发微博。她们已经被幸福击晕,因为现实居然比梦境还美丽。
至于芦苇和梅格妮,她们又能怎样呢?毕竟爱豆们都承认同居了——尽管是脚受伤为由的照顾,但很多事早就是默认的事实了。吃瓜群众也许会信吴亦凡和鹿晗的说辞,但作为两个人这么多年的粉丝,毒唯都找不出表情包如何攻击对家了,除了那些冗长的裹着臭脚布的编料史——拿出来被嚼了又嚼,企图洗脑新饭。
于是那些大彻大悟的唯饭们跟喜极而泣的牛鹿汪一起轮着吴亦凡的微博,有的在转发里问手表是什么牌子的,还有的在转发里调侃那蛋糕真丑丑到抽象,也有的发出疑问蛋糕是不是吴亦凡自己做的……

粉丝其实是最敏感的,很多人嗅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好像2014年5月时吴亦凡离队前在la那样,无拘无束随心所欲不过是因为那是一场盛大的别离。
芦苇比谁都清楚今年鹿晗的不对劲,每周五的微博都比以往更认真,也尽可能地去传达更多的东西。
就像是交待那些隐埋在心底的秘密。

假如未来几个月是一场离别前的狂欢,那不如看着爱豆们放飞自我。
如果这是他们希望看到的。

当然粉丝们炸锅的时候,鹿晗已经跟大洋彼岸的吴亦凡完成了视频通话。
早上六点鹿晗就醒了,因为今天是他在剧组的最后一天,也是他演反派的最后一天。
终于,在退圈前鹿晗终于接了个电视剧演他心心念念的反派,也算是圆了他一个梦。
导演知道今天鹿晗生日,特意给鹿晗把戏排在上午九点到十一点之间,这也是鹿晗的最后一幕戏。
不过许是三十岁生日,所以鹿晗起了个早,也正是这个“早”,让他比别人早些看到吴亦凡那个微博以及吴亦凡给他发的微信。
微信上是六个字一张图:
晗晗,生日快乐。
图上是一对定制的戒指。

鹿晗手上一直戴着的那个戒指是他和吴亦凡还在队里的时候买的,戴了很多年,他一直觉得戒指是他唯一坚持的倔强——我心有所爱。
可是现在,他该换戒指了,等吴亦凡回来就换。
这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戒指,可鹿晗知道那戒指里刻有他和吴亦凡的名字。
这戒指不是什么知名的牌子,而是吴妈妈拜托一个朋友做的,是她当年的今戒指和金镯子熔后重塑的,是她对吴亦凡和鹿晗的祝福。

在拨通视频通话之前,鹿晗还特意给吴亦凡发微信问他方不方便。
吴亦凡回复的很快,连忙说今天收工早,很方便。

“晗晗!”视频刚被接通,吴亦凡的大脑袋就出现在鹿晗的手机屏幕里:“生日快乐!”
鹿晗顶着鸡窝头:“嗯嗯,你等我先把头发弄平整了,刚洗漱完还没来得及弄头发。”
吴亦凡那自然不敢不从,老老实实地等鹿晗梳理头发。
“哎,老吴你那戏啥时候拍完呀?”鹿晗手速达人,没几秒头发就规整了。
“我啊……导演说还有三天。”吴亦凡很想赶快回来,可惜事与愿违。
鹿晗随手拿了个苹果啃:“行吧,我比你早 今天杀青,不出意外下午就是一个自由人了。”
吴亦凡瞧着鹿晗那嘴一张一合,怀念起那味道的美妙,因为时差他那里恰好是晚上,晚上总是邪火丛生。
鹿晗那是一门心思吃,根本没注意到吴亦凡那花花肠子。
“晗晗。”吴亦凡叫鹿晗。
鹿晗“啊”了一声,等着吴亦凡的下文。
“我想你了。”吴亦凡委屈巴巴。
鹿晗“哦”了一声,他等着吴亦凡,他就不信吴亦凡一会不问他“同不同意”这四个字。
吴亦凡瞧了一眼鼓起来的地方,把手机屏幕一转:“小凡凡也想你了。”
鹿晗有点跟不上吴亦凡的节奏,等等,怎么大白天就开起车来了?难道不该是声情并茂拿出戒指问他同不同意结婚吗?
可惜吴亦凡今天剧本拿的不太对,不依不饶道:“晗晗,我们已经二十多天没见面了,小凡凡特别想你。”
“一边去,白日宣淫是不对的。”鹿晗白了吴亦凡一眼,瞅着屏幕那边鼓起来的地方在心里一阵感慨,大是真的大。
吴亦凡屏幕调转对准自己的脸:“我们这边是黑夜。”像个没得到糖果的孩子那样委屈:“晗晗,小凡凡想你。”
理直气壮,脸皮极厚。

两个人拉锯战一般,一个实力委屈,一个使劲翻白眼。
最终,吴亦凡问:“晗晗,你同不同意啊,咱们就视频来一次呗。”
鹿晗翻了个巨无霸大白眼,行了,同不同意这四个字居然是这么说出来的。
“自己解决去吧,等你回国再算账!”说完鹿晗关上视频。

其实心情很好,一如窗外那明亮的暖阳。
或许该回个微博。
转发:[doge][doge][doge]手表不错,冰美式是我的,蛋糕放上香菜会更好吃😂😂😂,等你回来约火锅🤔🤔🤔
发完微博,该拍戏了。

戏如人生,精彩逢时。

这个生日才刚刚开始。

+++++++++++++++++
未捉虫。

评论
热度 ( 11 )

© whatever·you·s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