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那年番外3

8月份下旬某一天,鹿爸特意打了一通电话给吴亦凡,叫他找时间带着鹿晗回一趟家。老丈人的命令那吴亦凡自然是不得不从,立时安排出空当和鹿晗一起提着大包小包去了鹿家。


8月的北京城太阳毒辣的感人,人一出门就仿佛是一串行走的肉串,热浪叠着热浪一层层袭击着人的汗腺。

知了不知道隐匿于哪个绿茵背后吱喳乱叫,偶有的微风也被灼热包裹没有丝丝凉意。

索性吴亦凡和鹿晗也就走到车库那段路饱受折磨,一坐进车里立时凉快许多。

对于此次鹿爸的急招,吴亦凡和鹿晗都察觉到那平静之下的波涛暗涌,时近十月,越来越多见不得人的小手段开始外现,不知道真等到十月十日那一日又会是怎样的激流汹涌。

“哎老吴,”鹿晗身体前倾肩膀搭着前面两个车座的座沿上,脑袋微微向前探,眉头微蹙:“你说爸那是不是提前得知了什么消息?”

吴亦凡坐在前面开着车,瞥见鹿晗这副模样就忍不住说教:“哎晗晗你坐好,别这么着,太危险了。”

鹿晗翻翻白眼,可身体还是老老实实地回归原位,他伸手弄了一下吴亦凡的头发:“老吴同学,请你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前面是个红灯,吴亦凡踩了刹车,扭头瞅着鹿晗点点头:“估计是吧,别看爸不在圈子里,可咱爸那渠道,说实话,比咱俩宽太多。”

鹿晗拿手支着下巴:“那是,也不看那是谁爸爸!”

吴亦凡但笑不语,只是连连点头。

鹿晗拍拍吴亦凡的坐椅背:“老吴同学,要绿灯了,请您抬起头来,开车!”



指针转到四点半,吴亦凡和鹿晗终于熬过路上的拥堵,把车开到了鹿家。

一进楼道清凉袭来,吴亦凡从兜里掏啊掏拿出了钥匙,熟练地开锁,吴亦凡退后一步,鹿晗大摇大摆地进了家门:“爸,妈,我和老吴回来啦。”

待两人换好鞋,鹿妈从厨房端着水果拼盘走出来:“来先吃点水果。”

鹿晗一个急奔走到果盘前,刚要伸手去拿,鹿妈把他的手拍掉:“用牙签,要不就跟凡凡一起洗手去。”

“走咯,洗手去。”鹿晗翘起胳膊,奔到卫生间。拿牙签吃水果,那哪能吃出滋味,只有用手才能感觉到夏天的芳香四溢。

乖乖洗完手,鹿晗拿起苹果开始咔嚓咔嚓,吴亦凡偏爱西瓜,端着西瓜开啃。

鹿妈坐在一旁瞅着俩人吃东西,越看越欢喜,这人老了吧就喜欢孩子在跟前,心里呀说不出的高兴。


等吃了个肚圆,俩人把手洗净擦干,去书房找自己跟自己对弈的鹿爸去了。

“来了?”鹿爸从围棋的乐趣中抬起头来,瞅了两眼面前这俩不省心的小子们。

鹿爸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将茶杯轻轻放到杯托上,抬眸问俩人:“能看懂这棋局不?”

吴亦凡诚实地摇摇头,看不懂就是看不懂。不过他倒是没想到这鹿爸还会下围棋,以前来这里他都是跟鹿爸下象棋的,可就算是象棋他也被折磨的生不如死。这要是老丈人嫌弃他不会下围棋……那莫不是以后还要抽空报个围棋班?!

鹿晗那嘴吧嗒吧嗒打断吴亦凡傲游到天外的思绪:“这咋看不懂,黑子把白子围住了呗。”

鹿爸瞪了鹿晗一眼,混小子一回家就没正行,这张嘴就来的毛病真是不知道随了谁!

“亦凡啊,看不懂没关系,看不懂可以学。”鹿爸摩挲着茶杯:“鹿晗虽然说的话糙了些,可话糙理不糙,现在看来黑子确实站优势。”他抚摸着茶杯的纹路,却是笑了出来:“可这棋盘上局势瞬息万变,不下到最后一刻谁又能确定输赢呢?你说是不是?”

“是。”吴亦凡想起之前与鹿爸下象棋,其实都是这个理。

“这下棋,最忌讳什么?最忌讳鼠目寸光!”鹿爸执起一黑子,干净利落地落在棋盘一点,然后把无气的白子拾起:“你看棋盘这边,黑子多么洋洋得意好像已经胜券在握。”鹿爸又笑了:“可是啊,还记得下象棋的时候我跟你说过的统观全局吗?”

“记得。”

“小子们,瞧好了。”鹿爸的眼神忽然像一把刀那样锐利,他手执白子,落子。又拿起黑子落子,收了无气的白子,鹿爸蓦地露出一个微笑,拿起一个白子啪地一声落于棋盘上。

如果鹿晗和吴亦凡懂围棋的话,就会发现,从此时此刻起,这棋局已然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白子将局势扭转,不,何止是扭转,而是蛰伏的猛兽,黑子已无处可逃败势明了。

“你们啊看不懂没关系,我告诉你们,现在是白子站上峰。”鹿爸喝一口茶润润嗓子:“这在娱乐圈啊就跟下棋一样,不走到最后一步,哪能确定赢家,亦凡啊,你说是不是?”

“是。”

鹿爸点点头:“嗯,我记得你跟耀莱的和约是今年7月份到期?”

“是,不过……”

“我知道我知道,他们是给你又开了个合约等着你签呢吧?”鹿爸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耀莱那帮人的威逼利诱:“准备什么时候离开呀?”

“十月十号。”

“行,这日子挺好。”鹿爸瞥了一眼鹿晗摇摇头:“这两个月关于你的负面消息都开始冒泡了,等到了九月十月……唉……小子们,记住爸说的话,统观全局,沉心静气。”

“行嘞,爸你就放心吧。”鹿晗早就站不住,在书房里抠抠这摸摸那,不过话也没耽误听。

“这俩月,你俩身边必须都是信得过的人,还有把行程透明公开,鹿晗那随便但是亦凡你必须把行程公开化透明化,知道吗?”

“好的,爸。”

“我给你们新招了四个保镖,一人俩,走哪都带上,不抽别人递给你们的烟,记住一个都不准抽!总之事事小心。”鹿爸叹了口气:“未来又是一个多事之秋啊……”


晚饭吃的是涮火锅,四个人其乐融融,真真是一家人的模样。临走之前鹿爸又叮嘱了吴亦凡和鹿晗几句,还递给俩人一个大信封。



时间悄然划过,九月份就在忙碌中度过,等吴亦凡一回头才发现九月三十号了。

三十号下午吴亦凡在上海忙活完,急匆匆赶往机场坐飞机回了北京。

等回到北京,天色渐晚,待他回到家,天已经朦胧黑了。

鹿晗这几天倒不忙,窝在家里摸索厨艺,前一阵他看了个美食节目,又对厨艺迸发出巨大的热情,这几天糟蹋了不知道多少鸡蛋……

不过也还算孺子可教,鹿晗现在好歹能做出一道漂亮好吃的西红柿炒鸡了,也算是可喜可贺。

吴亦凡回到家的时候,就看到桌子上摆着一盘西红柿炒鸡蛋,还有两碗大白米饭。

走进厨房一看,鹿晗还在跟锅奋斗。

“晗晗?”

鹿晗哪儿顾得上吴亦凡,他一门心思盯着锅,鸡翅在可乐和酱油里翻腾。

“好香。”吴亦凡深深吸了一口气,万万没想到居然会有吃上鹿晗做的如此色香味俱全食物的一天。

鹿晗看了看表,嗯,到了百度上说的时间。

他关了火。

“洗手去呀,马上开饭。”

鹿晗把可乐鸡翅倒出来,觉得自己老厉害了。


吴亦凡作为一个大写的鹿吹,一顿饭下来,夸鹿晗手艺好,那话说的,都不带重样的。

等俩人酒足饭饱,这时间也就八点多了。

吴亦凡自觉的去刷碗,鹿晗打开手机刷微博。


也有一段时间未见面,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唠嗑,吴亦凡抱着鹿晗,鹿晗抱着前两天新买的吴亦凡人形玩偶。


时间好像就此静止。

可那些阴霾并未消失。


凌晨三点,吴亦凡的家门被敲醒。

来者是大表哥。

大表哥的新房子跟吴亦凡一个小区,他是跑到吴亦凡家的。

“哥?”

大表哥没说话,喘着粗气进了门,把手机解锁递给了吴亦凡。

吴亦凡的睡意瞬间消失。



事情不发生永远都不知道人心有多险恶。


“哥,你先进那屋。”吴亦凡紧攥着手机,对大表哥摆摆手,指了指空着的那个房间,而他自己则轻手轻脚地走到之前睡觉那屋,再三确定鹿晗没醒还在熟睡之后,给鹿晗掩上了房门。

手机上出现了一些小水雾,吴亦凡的手心全是汗。

他的腿像是行走在沼泽里,有力使不上,全身也是疲乏无力。这一阵那些风声四起的谣言原本已经折腾的他麻木无感,却未曾想黑无下限一词从始至终都是真理。


吴亦凡走进屋内。

大表哥站在那里,手指紧握着,脸色沉的比墨还黑。

“哥,跟我说说事情经过吧。”也让我好好看看人的心能有多黑。

大表哥虽然平时总嫌弃吴亦凡,总和吴亦凡互怼,可到底是自己弟弟,一路走来见到他被黑太多次,从第一次的愤怒生气到后来的波澜不惊,他也是身经百战,可今是今晚他算是真真见识到什么叫做蛇蝎心肠。

“今天晚上十二点左右吧,相关帖子就在天涯知乎豆瓣等地出现,等到一点多就转移到微博,你也知道微博那传播速度,一发不可收拾。我们也是两点多才被电话叫醒,原本想给你打电话,最后想了想还是跑了过来……”大表哥回想起那些照片不禁冷笑:“又是那套狸猫假冒太子的把戏,估计知乎就该放视频了吧。”

吴亦凡闭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气,手揉了揉脸,整个人陷入沉思之中。

这事,稍有不慎,就满盘皆输了。




翌日,睡得昏天黑地的鹿晗终于清醒,在床上闭着眼摸捞好久也没摸到手机。

“吴亦凡,几点了?我手机呢?”鹿晗咕咕囔囔叫喊。

吴亦凡围着围裙哒哒哒小跑进屋里,两只手不安的在身后摆动:“嘿嘿……”

鹿晗支着被子斜坐着,一听吴亦凡这语气就知道没好事:“咋啦?我手机呢?”

“坏了。”憋了半头吴亦凡憋出这么一句话。

“坏了?”就一个晚上?

吴亦凡一屁股坐到床上:“我这不是醒早了无聊拿你手机玩游戏吗,就那个一直玩的,结果我今早上居然通关了,然后一激动,摔坏了……”

鹿晗直接愣在那里了,还别说他真信这是吴亦凡会干的事,因为之前发生太多次……那简直是他不愿意回忆的噩梦,他曾经眼睁睁看着吴亦凡玩游戏好不容易过关,因为太激动把手机啪嗒摔坏了……

“哦。”鹿晗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哀悼他死去的手机,还是安慰吴亦凡的黑洞?

不过有吴亦凡在手机也没啥好玩的,鹿晗把这事抛到脑后,现在有比看手机更重要的事,他饿了。

“早午饭?快好了吗?”

吴亦凡见鹿晗没追问手机知道暂时安全,偷偷舒了口气,拍着胸膛:“马上好,你洗漱。”


洗漱这事,对糙汉子来说不出门就是拿清水摸拉一把脸,分分钟的事。

洗完脸,鹿晗顺手把电视打开,准备看会节目等吃饭。


“欢迎大家来到今天的娱乐板块,我是小编小莲。”

鹿晗不爱看这种娱乐八卦,主持人都是满嘴跑火车没一句实话,刚准备换台,却听到她说:

“昨晚,微博上多个知名账号发文称演员吴亦凡吸毒,并且配有照片,而知名狗仔卓伟更是发文称还有猛料……”



鹿晗坐在沙发上,浑身发抖,指骨因为用力而苍白,他死死地盯着电视上的配图,看着女主持人胡说八道。

照片是真像啊,还是动图,那鼻子那眉眼。

还有那恶心人的吸毒后的高潮脸。

鹿晗拿起遥控器一把砸到电视机屏幕上。

“咚。”

沙发布被他抓出褶皱甚至快要破裂。


“晗晗?”刚才那声实在太大,哪怕吴亦凡是在厨房炒菜,也被那声惊地跑出来。

电视机坏了。

遥控器两半了。

“怎么了?”吴亦凡心里一慌,莫不是……

鹿晗缓缓扭过头,双眼通红,一字一句道:“吴亦凡,告他们那帮孙子!”

果然,千瞒万瞒,没想到对方速度这么快,不过上午电视上居然就出报道了。

“好。”吴亦凡蹲在鹿晗跟前,他的眼睛直直地望着鹿晗,眼睛如少时般澄明。

“把手机给我。”鹿晗咬着牙说:“这事别想把我摘出去。”

吴亦凡不说话了,他不想搭上鹿晗。

“给我!”很多人都以为鹿晗生气起来就是炸闹的急,可他们不知道真的触碰到鹿晗底线之后,他比谁都意志坚定,谁劝都不听。

一意孤行。

“吴亦凡,你别让我跟你急。”鹿晗脖子上青筋暴起,我再说一遍:“给我手机。”

他偏要只身犯险,偏要执迷不悟。

吴亦凡缓缓站起来,居高临下地望着鹿晗,定定地看了鹿晗一会儿,去屋子抽屉里的小盒子里给鹿晗拿出手机。

这样的鹿晗,他吴亦凡拦不住。

罢了,夫妻本是同林鸟。

大难临头一起扛。


鹿晗上网浏览着微博,最后点进卓伟的微博,周五见?那不就是明天?

那不如再加把柴火把火烧的更旺一点如何?

鹿晗冷笑着编辑微博:

清者自清。

眼瞎就去治病。

配图是吴亦凡的各种照片。鹿晗把从前拍的吴亦凡的照片拼了九个合集,特意把九宫格发满。

图片合集里所拍吴亦凡的角度无一不是爆料的图片和动图的角度。


其实鹿晗知道这事很好解决,验尿验血验发都可以,吴亦凡根本就没粘过那东西,自然清白。

可鹿晗也知道,黑子根本不在乎吴亦凡碰没碰过毒品,他们就是要造谣这个去败坏吴亦凡的名声。就像从前一样让谣言深入人心,以此来让吴亦凡的演绎事业跌落谷底。

毕竟那些屏幕后的看客不在乎真假只在乎新闻够不够刺激,哪怕是谣言一个一个也还是看的津津有味。

谁会在乎真相,多少人的劣根性促使他们最喜欢看跌落神坛的戏码。


“老吴。”鹿晗放下手机:“你准备怎么做?”

“按兵不动。”这是吴亦凡昨晚思考很久后做出的决定:“昨晚上知道的时候这事已经爆发开,澄清时机也不算太合适,而且我还想再等等,等卓伟爆了视频,等对方把招都发挥出来。”

从以前到现在吴亦凡被黑的次数都数不清了,可卓伟还在蹦哒,以前因为进了耀莱因为很多事他不便于对卓伟下手,这回他不想这么拜拜便宜了幕后黑手们。

当初设局引他进耀莱就是限制他——毕竟当时他身后的资源最为混乱,在那种情况下大佬们利益分配不均,一个戏子怎么能蹦哒到商界大拿头上?!

这四年间,耀莱给他的资源少之又少,而他给耀莱的资源那可是太多了。

那些欠他吴亦凡的,都该还回来了。


鹿晗的微博一发出去,芦苇梅格妮牛鹿粉都震惊了。

他这么做在三家粉丝眼里,跟公开没什么区别了。

芦苇知道了自家主子的态度,除了毒唯还脑子拎不清的造谣吴亦凡或者煽风点火之外,其他明事理的粉丝都只是安静转发。

假如转发帮忙澄清会让鹿晗开心,那就转发吧。

梅格妮和牛鹿粉则是开启嘲讽腔去讽刺黑子的眼病,居然连人都认不清。总之比起嘲讽大概没人能干的过这群气到极致的粉丝们。

最恨这世界小人常戚戚。


下午的时候刘律师来了,一起来的还有鹿爸的后背孙警察。

这孙警察鹿晗也认识,那是穿开裆裤的交情,小时候一个大院玩的。

四个人谈了一个下午,制订了一个详细的且灵活性较强的计划。

小人有小人的毒把戏,君子有君子的大计谋。


不过就在刘律师和孙警察离开之前,网络上风波再起。

卓伟转发了鹿晗的微博,还配了动图:

都是一丘之貉装什么清白。

图还是模糊的图,图上那人因为吸毒后的欢愉而表情扭曲,可那眉眼真像是鹿晗。

吴亦凡看到这条之后,脖子手臂青筋直接暴起,要不是鹿晗拦住他,估计这手机就粉身碎骨了。

他俩最见不得别人伤害至亲。


刘律师和孙警官也是对这黑子们醉了,娱乐圈的把戏还真是多,每次都能被长见识。

既然现在牵扯上鹿晗,吴亦凡就要修改计划。原本以为那么反击程度已经够了,可现在看来还是不够,果然对黑子永远不要有仁慈的心理。

又把计划完善了一下之后,刘律师和孙警官这才离开。


好戏这才要刚刚开始。


晚上的时候两个人分别又给吴妈妈和鹿爸鹿妈打了电话,宽慰了许久。

当然鹿爸已经知道两个人之后的计划,孙警官在回去的路上就给鹿爸报备了。

又给了鹿晗几点建议,鹿爸才挂了电话。

姜还是老的辣,鹿晗对自家老爸一直是服气的。


第二天上午十点,卓伟发了视频。

一群男女,烟雾缭绕,一群男女,拿起针管。

为首的赫然是动图里的男子。

视频一经发布就引起轩然大波,一群人开始骂吴亦凡,言辞污秽。

至于粉丝们,大粉们自然是身经百战,再加上鹿晗昨日微博的加持,那都是心里住着定海神针的,反正视频点击量也上去了,她们索性也点开视频,玩起了大家来找茬的游戏。

一个粉丝发,视频里那人渣鼻子在哪儿整的,假体真明显。

另一个粉丝发,不觉得腿很短吗,你看那沙发,这要是咱凡凡,那腿估计都成不下。


不过卓伟显然还有后手,两小时后又爆了个视频。

男男女女,拿起针管。

视频里离镜头最近的赫然是动图里的那个“吴亦凡”和动图里那个“鹿晗”。

视频里的人表情都扭曲着,过了一会儿,都开始脱衣服,开始了最原始的运动——交配。

离镜头最近的那两个主角,各自拉过一个女的,在幻觉中沉沦。

这群人明显是在溜冰,这是溜冰后的特征表现。


此视频一出,芦苇梅格妮牛鹿粉想到一块去了,举报给网警!

这是淫秽色情!

卓伟公然传播淫秽视频!

而新浪就是帮凶!

竟然能让这种视频通过!


向网警举报可比什么新浪那个举报机制管用的多,当年某二次元饭圈的大大因为写肉文被人举报给网警,不仅被网警教育还被学校教育,如此便可见一斑了。


粉丝们能想到的,律师团队还有两个人的工作室自然能想到。

当即按着计划按部就班的来实施。

先是两人工作室发文,接着是律师声明。

至于被黑的证据其实已经搜集的七七八八,而视频里那些人,孙警官他们也开始找寻。


虽然发了声明但很多人都表示要吴亦凡和鹿晗做尿检,还有说要验血验发的。

吴亦凡和鹿晗知道,这是必须要走的一步。

所以俩人选择在10月3号去做检查。


结果自然是阴性。

发布结果的是某官方大V。

不仅还了吴亦凡和鹿晗清白,还说明了视频里那几个吸毒的人已经被锁定。


不管那些吃瓜群众到底有几个人关注了这件事的后续,反正吴亦凡和鹿晗实实在在是清白的。

不过黑子们倒是越来越聪明,找长的像的人去栽赃去陷害,果然人心险恶什么都做的出。

只是两个人可能不知道,在他们回国初期,百度上输入鹿晗字样后,底下的搜索列表里赫然有鹿晗吸毒的词条。

所以很早之前就有人给鹿晗做了这个吸毒的谣传和铺垫,可没想到这么多年没找到好时机开黑。而吴亦凡这次被黑,刚好让之前设给鹿晗的伏笔起了作用。


剩下的就是提告了。

卓伟首当其冲,微梦也难逃其咎。

至于策划这件事的人,在那些贪生怕死的口中,一个接一个的被供出。

最坏事的人都自私,人性本恶在这群人身上显露无疑。


10月10号吴亦凡工作室的微博又发了一条消息 ,大意就是吴亦凡与耀莱解除合作,之前的委托关系结束。

很多粉丝看到这条微博再联想前几日那场被黑,一下子就明白了这其中的弯弯绕绕。

原来自由的代价有时候可怖的吓人。

原来一些人为了利益可以如此“劳心费力”。


至于牛鹿粉还有令一层感慨,10月10号,真是个“自由”的好日子。

2014年的这一天,鹿晗微博说我回家了。

2020年的这一天,吴亦凡与耀莱解除关系。

牛鹿粉们在私下暗戳戳地萌着这层巧合,却不知道世界根本没那么多巧合。

因为这个日期本就是吴亦凡定下的。


当然粉丝们也不会知道吴亦凡拿着鹿爸给的信封与耀莱高层谈判时——高层的震惊和恐慌,她们自然也不知道吴亦凡在这场风波中跟鹿爸学到的手段,她们更不会知道吴亦凡在这场风波中除了自由也获得了其他想要的东西。


有一句古话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鹿晗这几天算是体会到了。

十月二十号,距离被吸毒事件过去半月有余,他和吴亦凡被通知十月二十二号要录个宣传视频再上个节目。

抵制毒品拒绝毒品这么多年都是国家的一个重任,每年也有禁毒的宣传大使。

不过吴亦凡和鹿晗这回的宣传视频不太一样,这回的视频不仅仅是在全国的各个卫视投放,最重要的是新闻联播前要播这个视频。

当然视频内容也不仅仅是空泛泛的几句抵制毒品从我做起,而是分为好几期的一分三十秒的简短的介绍毒品极其危害的视频。

至于要上的那个节目,是上面看到吴亦凡和鹿晗这回被黑的视频后紧跟潮流普及毒品危危害的一期节目,找吴亦凡和鹿晗是因为他们是这件事的“受害者”且热度足够高。

吴亦凡和鹿晗欣然接下这两个项目,他们也算是因祸得福。



十月中旬的时候吴亦凡就开始选择生日会的表演曲目,这几年他出的歌越来越多,可选择的曲目也越来越多。三十岁毕竟是而立之年,曲目也要好好选择。

该要授权的要授权,该改编的改编。

生活就是这样,无论之前经历多大的风浪,在风平浪静之后依旧要扬帆起航。

鲜花荣誉掌声,诽谤造谣侮辱都是身外之物,柴米油盐酱醋茶才是生活的组成。


不过空中飞人也是生活的一部分。

十月二十五号吴亦凡飞到英国参加了某国际活动,一时又是风头无两。

回国之前自然少不了去商店买买买,除了演唱会的演出服,他还要给鹿晗代购。

吴亦凡其实最喜欢给鹿晗买衣服,乐此不疲这个词就是形容他的。该怎么形容那种心情的,当心爱的人穿上你买的衣服,那种成就感和满足感能够把人的心房全部填满。


但是这段时间鹿晗却没什么消息,芦苇们每天眼巴巴的看着微博,可惜并没有什么偶遇鹿晗的消息。

好在每周五鹿晗还会发微博,这是芦苇唯一的安慰了。

其实鹿晗这段时间忙的焦头烂额的,每天早起晚归,因为要处理的事实在太多了。

相比之下,吴亦凡倒是算得上轻松了。


所以直到十一月三号两个人才终于在北京的家里相拥而眠。

原本吴亦凡还想让鹿晗把衣服一件一件试一试,可是鹿晗实在太累了,洗完澡吴亦凡正给他吹着头发呢就睡着了。

弄得吴亦凡一身邪火没处发只能对着鹿晗的身体干瞪眼,最后还是自己去卫生间解决了才上床睡觉。

不过腹黑如吴亦凡,该讨的也在第二天早上讨了回来。



时间是最耐不得人去消磨的,十一月六号在不经意间悄然而至。

吴亦凡的三十岁生日会也即将开始。


粉丝们今天都是盛装出席,一个赛一个漂亮。

19:29灯光全部熄灭。

大屏幕出现倒计时,全场粉丝跟着倒数。

一分钟居然可以如此漫长。


终于19:30分到来,吴亦凡从幕后向前走,每走一步亮起一盏灯——追随着他的步伐。

待吴亦凡将要走到中央,音乐响起,这是他的独舞!

第一首歌是没听过的新曲,今天首发!

台下的粉丝都沸腾了,手里挥舞着应援棒竭尽全力为吴亦凡应援。


一曲完毕,吴亦凡俯视台下的星海,鞠躬致谢。

“感谢大家今天来为我过生日。”吴亦凡对底下的粉丝招招手,面带微笑:“我希望你们今天可以享受这场生日会,希望我们就像朋友一样。真的很感谢大家。”

再次鞠躬,所有的感谢都在这两次弯腰里。


“接下来,让我们有请今天的主持人!”吴亦凡向后面张望了一下,该出来了呀。

“大家好,欢迎大家今天来到邓超的个人演唱会,我是今天的主持人吴亦凡。”邓超从后面走出来,一副搞怪的模样。

吴亦凡还配合他:“是是是,我是今天的主持人吴亦凡,来,让我们欢迎邓超叔叔!”

邓超瞪大眼睛,手指撑着鱼尾纹:“凡凡,你不乖哦,怎么可以叫我邓超叔叔,我明明年年十八帅气如花。”说着还做了一个如花的经典手势。

等邓超走到吴亦凡身旁两个人来了个拥抱。

“今天真的特别开心能来主持凡凡的生日会,”邓超言归正传:“希望大家不要嫌弃我哦。”

吴亦凡接腔问粉丝:“嫌弃不嫌弃?”

“不嫌弃!”

邓超喜笑颜开:“那我们先让凡凡下去换衣服好不好?”

“好。”



在邓超的主持下生日会进行的顺利而有趣。

还有两首歌。

全场一片漆黑,只有粉丝们的应援棒发着光。

忽然钢琴声响起,灯光仍旧未亮。

“彩虹!”一个粉丝脱口而出。

前奏还未停止,又一个粉丝惊声道:“是彩虹吧。”

“哪里有彩虹告诉我……”一束光照到吴亦凡身上,他站在光柱之下吟唱。



“有没有口罩一个给我……”又一束光亮起,灯光之下赫然是鹿晗在弹唱!

就这样两束光打在两个人身上,两个人对视而唱。那年未能合唱彩虹的遗憾终于在今日得以实现,于是钢琴终于不再独奏,于是彩虹终于正大光明的出现。


一道彩虹在会馆上空出现,吴亦凡和鹿晗都抬头望了望那道彩虹。

很久之前吴亦凡看一个鸡汤晚安博,博文里问,爱是什么颜色的。

那时候吴亦凡没想出来。

可现在他可以很大声的回答,是彩虹的颜色。

酸甜苦辣咸,爱情里的每种滋味就像彩虹那般多姿多彩。

爱到底是什么呢?

爱就是彩虹啊!

是奇迹的色彩!


忽然大屏幕亮起,上面开始滚动一些画面。

那些是——吴亦凡和鹿晗的曾经!

是他们以前还在队里,开演唱会时两个人在台上打闹的光景。

底下一群唯饭哭的不能自已,哭的泣不成声。

她们想过鹿晗可能会作为嘉宾出现,却没想到是以这种方式出来合唱。

这首歌对她们来说也很催泪,因为那是吴亦凡刚出道不久的时候,是吴亦凡星光启程的最初。

而大屏幕上的视频更是让唯饭泪不能停,无论她们之前在微博再怎么撕逼,不能否认的是鹿晗切切实实陪了吴亦凡这么多年。她们为鹿晗和吴亦凡哭,也为自己哭,多少前线为了吴亦凡奉献了自己的青春,又有多少粉丝为了吴亦凡而保守秘密,保守他和鹿晗的那些“巧合”。

最后歌曲快要终了的时候,视频里吴亦凡追着鹿晗打闹,两个人在长长的台子上跑,视频的最后出现了一个牌子——一鹿非凡。

最后视频定格在那四个大字上,吴亦凡和鹿晗的演唱也随着视频的结束而结束。


台下除了唯饭还有牛鹿粉,经过上次鹿晗演唱会,她们十分肯定这次吴亦凡演唱会鹿晗也会出现,于是准备了两种应援棒,一个是吴亦凡单人的,一个是牛鹿双人的。当鹿晗出来就举双人的应援棒。

可是她们最开始根本就没反应过来,在彩虹响起的时候她们就泪如决堤。

有些事有些感情原来真的不受人控制,有些歌有些曲原来真的听不得。

而当视频出现的时候她们更是哭成了泪人,她们擦着眼泪想要看清大屏幕上的视频,却发现眼睛一次又一次被眼泪模糊。

至于一鹿非凡四个字,一个粉丝在看到的时候忽然笑了:“那是我的牌子!那是我的牌子啊!”

那是她们当年拼尽全力不顾一切举起的牌子,是她们赤诚热枕的真心。



一鹿非凡,这一路虽然荆棘密布,可两个人确实把生活走成了花路,把事业做的不凡!


鹿晗走到吴亦凡身旁,两个人齐齐对台下鞠了一躬。

感谢你们这一路的支持,才会成就我们如今的不凡。

感谢你们这一路的不离不弃,才会有我们今时今日的非凡。


“感谢大家。”吴亦凡对着台下的粉丝再次感谢。

邓超从后面走上来,站到吴亦凡的另一边:“哎,我说你俩,唱个歌还把人家漂亮姑娘们唱哭了。”

“这,这也不能怪我们呀。”鹿晗嘴角带着笑,可仔细看他的眼里宛如汪洋,雾蒙蒙的。

“哎不怪你们怪谁,谁让你们两个唱的好!”邓超明着夸了一把两人却又话锋一转:“不过你们得给台下的粉丝买纸巾!你们说买不买!”邓超把话筒对准了台下。

粉丝们异口同声:“买!”

吴亦凡笑了:“好好好,给买都给买!”

鹿晗接腔:“赶紧叫工作人员去旁边最近的超市买纸巾,我给报销!”说着,鹿晗又叫了两声:“哎嘿嘿来两个人上来。”

两个人上来了,赫然是高苏尧和大表哥。

吴亦凡看着俩人笑眯眯:“去买纸巾吧,一会离场的时候给每个人都发一包,买最好的那种纸巾。”


粉丝们坐在台下看着高苏尧和大表哥上来了又下去,一个个都笑了。

今晚就跟梦一样啊。



“哎,咱们该切蛋糕了吧?”邓超提起了正事。

鹿晗点头:“来,上蛋糕!请其他嘉宾上台!”

生日歌适时响起,吴亦凡的朋友们推着蛋糕哼着歌上台。


“哇。”吴亦凡看到这个蛋糕惊了一下,瞪大眼睛瞅着鹿晗。

蛋糕是三层的,每一层上是吴亦凡喜欢的东西做的模型。

最后一层是一座房子,那是吴亦凡还在加拿大生活时住的房子。房子外的花园上站着好几个小人,吴亦凡自然认得出那些都代表着谁。

这个蛋糕是谁的创意吴亦凡一眼就知道。


邓超做主持人从不会冷场,先夸了一波蛋糕,然后又让上台的好朋友们一个个说着祝福。

宋秉洋先说:“希望亦凡以后越来越顺利,总之就是好好好!”

之后一个接一个都说了祝福,最后沦到鹿晗。

“就希望老吴身体健康吧。”这几年吴亦凡的身体鹿晗比谁都清楚,敬业就代表着身上留下不少职业病,比如吴亦凡的腰,治了这么多年,也没完全好。

邓超跟着点点头:“嗯,别看小鹿说的少,但是这个理,身体是一切的本钱,也希望大家都注意身体。”


点上蜡烛,全场灯光变暗。

吴亦凡闭着眼许愿。

第一愿父母朋友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第二愿所有粉丝事业顺利学业有成。

第三愿我的晗晗快乐长寿幸福安康。


吴亦凡三愿所求皆不是为己,而是为了他在乎他爱的人。

你们好我就好。



最后一首歌,《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

就让一切回到最初,那个我们约定的黄昏。

那个只有我们两个的街道。


还有那句无法说出口的,鹿晗我爱你。



十一月六号吴亦凡生日会圆满结束。


粉丝们离开的时候每个人都领到了纸巾,每个人都喜笑颜开。

这一晚,无眠。



十一月七号,上午10:07,鹿晗发微博,正式退出娱乐圈,专心商业发展。



++++++匆匆那年正式完结++++++

啊,没想到我竟然真的写完一篇文。真的很感谢不嫌弃拙作的小伙伴,我的文笔不好,剧情也无趣,还没有肉,错别字也很多,能够被大家阅读喜欢真的很开心。嗯,鞠躬致谢。

评论 ( 13 )
热度 ( 14 )

© whatever·you·s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