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七里香

窗外的麻雀在电线杆上多嘴 

你说这一句很有夏天的感觉

手中的铅笔在纸上来来回回 

我用几行字形容你是我的谁



不知名的鸟儿叽叽喳喳在长满绒绒绿叶的树枝间跳跃,不知名的花儿在卷着薄荷清凉香味的风里摇头晃脑,不知名的田野上不知名的老牛拉着不知名的车趟过不知名的草儿。

这是河南某个偏南的小乡村。


决定来这里度假绝不是吴亦凡和鹿晗的选择,他们是被长辈下的通牒文书。

2022年7月11日,32岁已经退圈一年多的鹿晗和31岁正当红的吴亦凡,接到了鹿爸鹿妈的电话。吴亦凡刚问完好,鹿爸便直接开门见山,他说,听说你们两个过几天有个小短假,那正好我们帮你们定了个地方,当年我和你们妈待过的宝地,你俩去那里替我们回忆一下青春。说完不顾鹿晗和吴亦凡的错愕就挂了电话,没给两人任何反驳的机会。不过鹿爸和鹿妈考虑还是很周到的,衣食住行都给两个人安排好了。

于是在反抗无果后,两个人心如死灰地踏上征程。



“哇!老吴你看!”鹿晗踮起脚眺望,远方大片的红燎燃了天,这是在北京城的雾霾天里很少见的景象。

吴亦凡一手拽着行李箱,一手提着手提包,火红倒映在他的眼中,他微微侧头对鹿晗毫不吝啬地露出一个笑容:“我带了相机。”他的视线扫过手提包。

鹿晗挑挑眉:“不错嘛,有先见之明!”他弯下腰去手提包里翻找相机,吴亦凡却是实诚地开了口:“咱妈一连发了三条短信提醒我一定要带相机,想忘带都难。”

火红逐渐蔓延,将层层白云上色,像是泼墨画,随心所欲无边无际。

鹿晗拿着相机咔嚓咔嚓拍着大自然的巧作,拍了几张之后绕着吴亦凡转了个圈,思索片刻,风被他丢在了身后,他离吴亦凡越来越远,直到三十米左右才停下。不待呼吸喘匀,鹿晗举起相机将吴亦凡融入那火红之中。

吴亦凡只配合了鹿晗片刻就离开了原地,他提着包拉着行李箱向鹿晗一步一步走去。夕阳的光晕将吴亦凡的面庞模糊,坚硬冷峻的容颜也被暖化,鹿晗转换了相机模式,改拍照为拍摄,将这幅动态的油画保留。



小旅馆是个中等大小的二层木屋,入住的人并不多。老板娘是个中等年纪的北方女人,待人热情却不越界。

鹿晗和吴亦凡的屋子在二楼,侧墙上有个木窗子,推开那扇木窗子便可以看到远方那片孕育着生机的田野地,残留的阳光和将要升起的月光都会透过那扇窗子溜进屋内。屋内干净整洁有着淡淡的香味,不浓郁却有着独属于夏季的清凉。

“哎,还有天窗啊?”鹿晗一进到屋内就开启好奇星人模式,左瞅瞅右看看,摸摸这捅捅那,最后一抬头发现头顶暗藏玄机。

老板娘站在鹿晗身边,随着他的动作也抬起了头:“哦,这个天窗呀,晴天的晚上打开可以看到星星。”

吴亦凡嘴角噙着笑,他好像忽然有些明白鹿爸鹿妈的用意了。他将行李箱和包放下,眼睛盯着鹿晗,星眸里隐藏着笑意。

老板娘将屋子大致介绍了一番,比如无线密码是什么,比如驱蚊液在哪,比如打开天窗要注意什么,比如沐浴的地方那些木头罐里对应的东西都是什么……把两人安置好后,老板娘问了两人何时吃晚饭,这才离开屋子下了楼。

“这地好像还不错哎。”鹿晗坐到木椅上仰头瞧着吴亦凡。

“嗯,是挺不错的,亲近大自然。”吴亦凡弯下腰,头越来越低,最后和鹿晗鼻尖抵着鼻尖,两个人的呼吸在一瞬间交融。

一个吻,染着夏季燥热又带着乡间清凉的吻。



九点,两个人半躺在床上,鹿晗倚靠着吴亦凡,他的眼睛望着远方那片寂静的星天,星光琐碎将他的眼睛填满。

吴亦凡这两年喜欢上写日记,两只手笨拙地按着手机的键盘记录着今天的心情和经历。他时不时瞥鹿晗两眼,又时不时望望星空,这里的夏天并没有那么烦躁。

鹿晗是个不安分的,瞧着吴亦凡那认真写日记的劲儿他便起了坏心思。手偷偷地放到吴亦凡命根子那里,再恶作剧般揉捏。他也不说话,只是隔着布料撩拨吴亦凡,直至吴亦凡的呼吸沉重到一滞。

吴亦凡将手机扔到一边,翻身将鹿晗压在身下,恶意地顶了一下鹿晗。

又是一个吻,绵长混合着星光薄凉却粘腻的吻。


还亮着屏幕的手机上几行字诉说着心事: “晗晗的眼睛比漫天的星星还要明亮美丽。”




秋刀鱼的滋味猫跟你都想了解 

初恋的香味就这样被我们寻回 

那温暖的阳光像刚摘的新鲜草莓 

你说你舍不得吃掉这一种感觉


河水将阳光揉碎,每一条水流里都像是有银子在跳跃。

鹿晗穿着大裤衩站在尚浅的河水边缘,水流冲刷过他的脚背,清凉里包含着阳光的温暖。他在抓鱼。

今早出门前,老板娘将这四里八乡好玩的地方拉着鹿晗介绍了一个遍,什么往东一千米每逢五或十便有集市,什么往西五百米有条河,河里的鱼柔嫩还无刺,什么往南三千米有夜市,夜市里好玩的乡间玩意特别多……

拍板定主义的是鹿晗,还没在河里捉过鱼就想体验一把。至于吴亦凡那个快要耷拉到地上的冷面脸,鹿晗提当没看见,昨晚虽说是他先撩,但最后得意的到底是吴亦凡。鹿晗的恶作剧被吴亦凡破坏,记仇如他,自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打击报复的机会。

鹿晗拿着老板娘友情提供的渔网,按照老板娘快速教学的捞鱼方法捉鱼。河水将他的衣服打湿,半贴到身上,衣料之下是隐有肌肉的肉体。

吴亦凡本蹲在在岸边观望,可瞧见这一幕却是不自觉舔舔嘴角,昨晚那美妙的口感还残留于他的唇齿间。他的腿朝着鹿晗走去,脸上带着傻笑。

鹿晗专注地抓鱼,网一捞,没中,再一捞,依旧没有。他不泄气,屏住呼吸再次将网撒下。

网还是空的。

可他的腰却被吴亦凡圈住。


鱼的滋味是什么,吴亦凡不想知道。

阳光的感觉是什么,吴亦凡来不及去体会。

可是幸福啊,吴亦凡却比谁都清楚。


是鹿晗啊。

是和鹿晗在一起的每一天。


一颗颗草莓被吴亦凡种在鹿晗的脖子上,一只蠢笨的鱼自己固拥着身子钻进了网里。




雨下整夜我的爱溢出就像雨水 

窗台蝴蝶像诗里纷飞的美丽章节 

我接着写把永远爱你写进诗的结尾 

你是我唯一想要的了解


来到这里的第四天,傍晚的时候,细密的小雨淅淅沥沥响起,一滴滴从屋檐滚落翻进泥土里,青草的气息在雨气里挥散。鹿晗双臂支撑在窗台上,见证着每一滴雨水的开始和终结。

天幕昏昏沉沉却不压抑,远离都市的繁华心灵好像也得到了片刻宁静。

鹿晗鲜有的诗情画意都给了这座小镇,也许很久之后在这样一个地方定居也不错。没有狗仔没有八卦,没有勾心斗角,就像是多年前在la那样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吴亦凡站在屋内,在鹿晗陷入沉思的时候已经为他拍了好几张照片。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越来越喜欢为鹿晗记录那些时刻那些画面。老了以后他们还可以凭借相册去回忆那些美好,回忆那些早晚会消失在时光里的人和物。

这雨不大却缠绵,一直下到半夜都不曾停歇。

鹿晗本来和吴亦凡抵足而眠,却不知道为什么睡着睡着就清醒了,他在黑暗之中借着仅有的远处透进屋子的光去描绘吴亦凡的面容,他又试着去回想十八九的吴亦凡是何种模样,思绪不受控制地蔓延,曾经那些经历像网一样把他包围。

像是受了蛊惑,他的唇一点点靠近吴亦凡的嘴唇,


一瞬间,鹿晗忽然想起吴亦凡对他低语过一句话:

“Les âmes se rencontrent sur les lèvres des amants.”


灵魂在情人的嘴唇上相遇了。



那饱满的稻穗幸福了这个季节 

而你的脸颊像田里熟透的蕃茄 

你突然对我说七里香的名字很美 

我此刻却只想亲吻你倔强的嘴


吴亦凡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撑着太阳伞。鹿晗拎着手提包走在吴亦凡身侧,老板娘倚靠着木屋目送他们远去。

“大姐再见啦,我们还会过来的!”鹿晗扭过头对着老板娘挥手。

老板娘却是向着他们跑来,从怀里摸出一个盒子,脸上的笑容很是和蔼又带着些羞涩:“瞧我这破记性,喏,我们乡下人也没啥好东西,这盒子里的两串手链是十几年前我去求的,希望你们别嫌弃。”

鹿晗微微弯腰接过盒子:“怎么会嫌弃呢,太感谢您了。”

老板娘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耳朵:“行了,你们俩快走吧,一会儿赶不上车了,等你们下次来玩啊。”

“好的,我们一定来。”吴亦凡也微微弯了腰对老板娘道别。

阳光将他们的身影拉的悠长,老板娘看着他们越走越远,直至再也望不见。



坐上车的吴亦凡和鹿晗终于有机会打开盒子。

盒子上两串晶莹剔透的手链光泽淡淡。


盒子里有个卡片,上面写着:

“众生平等,爱亦如是。”




[备注:那段话来自雪莱。]

未捉虫

评论 ( 6 )
热度 ( 19 )

© whatever·you·s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