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浮生若梦

浮生若梦-牛鹿


白驹过隙,红尘仓促,于不惑时回首,往事历历在目,待眼眶湿润,堪堪道一句浮生若梦。


鹿晗有个秘密深埋心底从未与任何人提起,也未曾主动想起,偶有几次思绪发散忆起那段奇妙的经历,也是在某个寂静的二更天恍然惊醒,分不清是庄周即碟还是蝶为庄生。


究竟是浮生若梦还是梦如浮生?




“老吴!老吴!”鹿晗额头冒出一波又一波细密的汗,大口喘着粗气嘴里喃喃哀叫。

一只纤纤玉手搭上鹿晗的肩膀,抚摸着他的胸口:“老公怎么了?又梦魇了?”

鹿晗一瞬间被钉在床上,满目惊悚,他机械地一点点扭头:“你……”

女子生的甚是水灵,一双美目如坠入星空之中,她显然是见怪不怪地模样:“我就说你今晚不吃药肯定要做噩梦的,等着我给你拿药去,吃了药赶紧睡觉,赶明儿你还有个通告呢。”

鹿晗额头的汗慢慢消下去,他怔怔地看着女子,原本的惊悚竟然渐渐消失,是了,这是他的妻子是他的家,他明天还有个通告,他今晚上睡前没吃医生开的有益睡眠的药,所以他做了个不知所谓的梦。

在那个梦里他竟然……

罢了,本就是一缕破梦,再提作甚。

女子端着一杯温水,将三粒药片递与鹿晗:“喏,医生说得坚持吃,你看看你这一个月时吃时不吃的,哪能有效果……”

鹿晗接过药,一口饮尽。

两行宽泪竟是不自觉淌下。


曾有一药名曰浮生否?

曾有一梦恍若浮生否?


只怕是浮生若梦,却以为是梦如浮生。




“好困啊……睡……吧……”鹿晗断断续续地说着话,口齿也不清晰,他的眉头紧锁:“吴……吴……”

“老公,老公,醒醒。”

鹿晗缓缓睁开眼睛,光不太亮却仍旧刺地他睁不开眼,待缓了又缓,他的眼睛才睁开眉头才舒展,眼前是一个明明熟悉但仍旧陌生的笑脸,是他的老婆,端着一杯温水,手里是三粒药片:“老公,来,喝药吧,你看你今天又不喝药,又做噩梦了吧。”

他接过药,盯着这三粒药片,梦中那个模糊的面容若隐若现。

他接过水,盯着水杯上方氤氲的雾气,梦中那个人面目好像越来越模糊,好像要被这雾气冲散。

忽地,水洒了一地。

他的耳边有个低沉的声音呢喃:“晗晗。”

蓦地,药跌落至床。

那个人的面容完全消失了。




鹿晗近来多梦魇,不惑之年好像并未将一切看开,反而越来越困惑。他已经退圈十年有余,这十年间他扩展着自己公司的业务,总之生活事业也算是两不误,领养的儿女也健康成长,家里的老人身体硬朗,至于吴亦凡自然也越来越好,可是……

他年轻的时候就喜欢梦魇,原以为是在韩国时压力太大,后来回国后找了心理医师治疗后这种状况逐渐好转,便也不再当回事。却没想到前一阵刚过完四十岁生日,这一阵梦魇之症竟卷土而来乃至愈演愈烈。

梦中竟总是有一女人出现,可惜他一觉醒来梦也跟着翻篇,再记不住梦中是何景何情。唯一的印象不过是那女人担心的面容和他自己隐隐抽痛的心。


五月携着燥热风风火火地侵袭着北京,鹿晗本就因为梦靥而焦躁的心在这暖空气的包围下愈加急躁,也越加思念吴亦凡。

吴亦凡近几年活动逐渐减少,一年只拍一部电影。他早就过了那个靠着人气吃饭的年纪,演技也在前几年被认可,现在的他就是挑自己喜欢的剧本喜欢的角色,去演绎自己喜欢的故事。好巧不巧,最近这部电影《空梦》恰好是四月拍到六月。导演又是个较真的,于是吴亦凡连四月二十日鹿晗生日都没法赶回去陪鹿晗。虽说不上是封闭拍摄,可导演那磨人的劲儿也差不多要把吴亦凡折腾疯了。鹿晗原本准备生日那天去探班吴亦凡,可家里那俩小的偏压去奶奶家为他庆生,这探班就耽搁了。之后鹿晗公司又需要他把控一下大局,俩人也因此只能靠着电话视频聊以慰藉。

直至五月三日,被梦魇折磨的瘦了四斤的鹿晗终于收拾行李去了横店。



“哎,小鹿?”副导演远远地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背着包出现在片场的角落,嘴里不自觉的自说自话:“这是探谁的班?女三?还是女四?”


吴亦凡一下戏就看到在角落蹲着玩手机的鹿晗,原本露出疲惫的双眼一下子就亮了,大长腿一迈走到鹿晗身旁:“晗晗。”

鹿晗很不幸地被吴亦凡这一句吓得手一抖,啪嗒游戏死掉了。

“今天还有几场戏?”鹿晗蹲在地上仰着头望着吴亦凡。

“一场,估计七点就能拍完。”吴亦凡嘴角上扬,怎么也压不下去。

“扶我一下,脚麻了。”

吴亦凡赶忙拉着鹿晗的手,把他拉了起来:“你来怎么不提前跟我说?”

鹿晗把手机收起来,活动着腿脚:“忽然想来,怎么,不欢迎啊?”

“那哪能,老欢迎了,小凡凡更欢迎。”

鹿晗抬起还有些发麻的腿踹了一脚吴亦凡:“德行!”


编剧走到副导演身旁,顺着副导演发呆的方向看过去,看了一会儿后拍了拍副导演的肩膀:“鹿晗和这亦凡关系还真不错哎,还特意来探班,你看着打打闹闹的,真有活力,娱乐圈这种好哥们不多见了。”

副导演颇为赞同的点点头。



今晚的夜空比以往黑得更加浓郁,那些星星也越加亮。

吃完饭的吴亦凡和鹿晗漫步在横店的街道上,如果认真来算,这还是他们两个人第一次一起在横店这样散步。

可惜虽然星空美丽,吴亦凡的目光却自始至终只落在鹿晗的身上,他好似瞧不够,看了一眼又一眼,最后闷闷地来了句:“晗晗,你瘦了。”

是肯定句,十分确定的肯定句。

鹿晗不想吴亦凡为他担心,来之前就想好要隐瞒梦靥一事,便编了个幌子:“最近天太燥热,吃不下饭。”

今年比往年的夏天来的好像是早了那么一些,横店也闷得不行,吴亦凡自然是信了鹿晗的说辞:“那你也得好好吃饭啊,调凉菜吃,等会我给妈打个电话,她前几天还说要去北京看看你。等你回去了就让妈也过去,她凉菜做的好吃。”

吴妈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提前被儿子付以重任,鹿晗则是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可以想象到他回到北京后的日子,那必然是吃吃吃!

“老吴,”鹿晗深吸一口气:“不用麻烦妈了,我自己拍几根黄瓜就行。”

然而吴亦凡轴起来那也是谁的话都不听,更别说事关鹿晗身体,吴亦凡要是不一意孤行那就不是吴亦凡了。


夜中灯火明亮,好似可以照开一切阴霾,好似可以将一切的梦驱散。


两个人散步到八点半,这才在灯火通明中回了酒店。

洗澡这件事不意外地变成两人共浴。不过好歹吴亦凡有分寸,没有直接在浴室开战,擦枪走火之后两个人匆匆冲了冲身上的泡沫,便一起出了浴室倒在床上。

一个多月不见,吴亦凡将鹿晗是瞧了又瞧,恨不得再多长几双眼睛把鹿晗看个够。

“晗晗。”他亲吻着鹿晗颈边的细肉,细细碎碎的吻落下。

鹿晗摸着吴亦凡的头发,在心里忍不住感叹吴亦凡这头发比一个月前长了不少。从小就爱调皮捣蛋的鹿晗瞅着吴亦凡的胳膊起了坏心思,明天要拍戏不能把吴亦凡的脖子抹画,那胳膊总可以吧?!

于是一口咬了上去,手却还没闲着,摸了一把小凡凡。



夜,也从这时候正式开始。

而喘息和呻吟则被夜晚悉数吞没。



“不,我不喝药。”鹿晗眉头深锁,声音有些沙哑。

吴亦凡原本睡得很熟,可鹿晗的手一直推搡,他就是这么被推醒的。迷迷糊糊地听到鹿晗说梦话,吴亦凡登时一个激灵,他太了解,鹿晗这是梦靥了。

“晗晗,晗晗。”吴亦凡轻柔地拍打着鹿晗,床头的灯散发着昏黄的光。

鹿晗却还未醒,嘴里嘟嘟囔囔但听不清完整的句子。

吴亦凡凑近鹿晗嘴边也只听到不吃药三个字。

“晗晗,晗晗。”他又唤着鹿晗,眼睛里满是焦急。

不知叫了多少遍,鹿晗终于清醒。

“老吴?”鹿晗半眯着眼,伸出手抓住了吴亦凡的手。

吴亦凡用力地回握住鹿晗:“我在这,晗晗,我在这。”

鹿晗大口喘着粗气:“好热啊。”

“你出了一身的虚汗,是不是今天累到了?所以梦魇了?”吴亦凡以为鹿晗是今天旅途劳顿却又不被他体谅的索要一番,乃至身体不适引发噩梦。

鹿晗轻拍了拍吴亦凡的手:“也没准,哎,别多想,我没事……”他的话还没说完,眼皮又要合上:“好困啊……睡……吧……吴……吴……”

“晗晗!”



鹿晗有一个秘密,他谁也没告诉。


或许是梦即浮生。

+++++完+++++

忍不住摸一发意识流,偶然的一个想法一个脑洞,至于,究竟哪个是梦哪个是现实,究竟是梦中梦还是现实中做梦,大家怎么开心怎么来吧……

希望这篇尝试还算成功……

未捉虫。

评论 ( 3 )
热度 ( 5 )

© whatever·you·s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