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鹿‖妄诞(短完)

    >>现实荒诞无稽,胆小的人痛哭流涕。


00

>>冠冕堂皇和言不由衷挟人前行,把真心伤得一干二净。


鹿晗近来多梦。

数梦志怪惊奇。

梦里他被绑在十字架上,手和脚都被锁上沉重的镣铐,有一鬼面人执面有倒刺的皮鞭立他身旁向他提问,一旦他所言非实,皮鞭就毫不留情地抽打在他身上。

索性他行事坦荡又心口相一,醒来时也不觉这梦可怖,倒像是将未曾故意隐瞒的秘密宣泄。


01

>>鬼也曾艳羡爱情,在泥泞中蹒跚前行。


油锅烧得滚烫,柴火咂咂作响,鹿晗放弃了挣扎,把全身的重量转移到十字架上,他偶尔会听到一两个声嘶力竭的尖叫。

鬼面人立在他身旁把皮鞭抽的飒飒作响:“你刚回国时可陪吴亦凡一起去过银行?”

“嗯,去过。”

鬼面人用鞭子抽疼空气:“可花钱压下此事?”

“是,被卓伟很敲了一笔。”

鬼面人困惑不解:“为什么你自己被黑或吴亦凡被黑时,都不选择撤热搜?为何只是单单被拍到你俩去趟银行就上赶着送钱?”

“你谈过恋爱吗?”

鬼面人心生不悦:“没有,别跑题,诚实回答问题。”

“我可没跑题,这问题在你,你没谈过恋爱,你肯定不懂。”


002

>>>离别总是无可奈何的模样,而相见的理由则各式各样。


那时候他正在天津拍《我是证人》,踩着轮滑鞋在大街小巷狂奔。天津的空气状况比北京好不到哪儿去,霾中生着雾气,于是夜戏也越发惊险刺激。鹿晗不敢大意,那几日也就偶尔跟吴亦凡发发微信。

好不容易连拍了几天夜戏,导演大约是终于发了善心,决定把夜戏放一放再拍,鹿晗也算是有了喘口气的空档,可以跟吴亦凡在夜间视频聊以慰藉。


接通视频的时候鹿晗刚洗完澡,头发滴着小水珠,浑身散发着绿茶味的清香,吴亦凡透过屏幕的眼神直白露骨,身子不自觉前倾离手机也近了一些。

鹿晗一手举着手机一手拿毛巾胡乱擦着头发,他穿着T恤,领子口有些大,露出略带薄粉的锁骨和胸口。吴亦凡在对待鹿晗时从来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当年还未在一起时明里暗里就占过不少便宜,如今迷鹿待宰,他自然是要大饱眼福。

鹿晗把头发擦得不再滴水后,将放在床头的手机支架拿来把手机夹了上去。屏幕那端的吴亦凡一直吐槽角度不好,让鹿晗调整角度。他有时候更像是一只大型犬,在外瞧着威武雄壮在内却是个蹭毛撒娇的。索性鹿晗在这事上没多思考,只以为吴亦凡这角度看他看得不清楚,便听吴亦凡的话调了又调。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有点像写给干部的日常汇报,总之两人事无巨细地把日常交换分享。


“凡凡,你明儿准备去哪个银行办业务?”大表哥把吴亦凡的东西收拾妥帖之后从里屋走出来,想起吴亦凡明天要去银行,就随口一问。

吴亦凡原本正跟鹿晗说笑,两个人山南海北的瞎聊,不知道怎么就聊到了近期流行的段子,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一个赛一个能笑。大表哥冷不丁这么一提,吴亦凡还未止住笑,反应了两三秒才明白过来大表哥的问题。

“嗯……就近吧。”

他是个外来户,对北京也不甚熟悉,非要扯上点什么关系,或许算得上半个女婿。他对银行不是太懂,也没准备一趟就办好,明天也不过是想要去咨询一下。


鹿晗坐在床上啃着薯片,听着屏幕那端大表哥跟吴亦凡的对话。

“银行?什么银行?”他向来会听重点,所以也总能抓到要害。

“没事,没事,就是去就近的银行办理个业务。”吴亦凡这回反应倒是很快,对着屏幕傻笑,还连连摆手:“没啥大事,你先吃薯片。”

鹿晗就看着吴亦凡离开视线,好像在拉扯大表哥。

“表哥,表哥,银行怎么回事?”

鹿晗这一问,吴亦凡又出现在视线里:“就是办个业务。”

他不想鹿晗知道这件事再为他分心,于是再次装作不小心的用手挡住了屏幕,对大表哥眨眼睛又比口型。

别说,别说。

吴亦凡恨不得捂住大表哥的嘴巴。

大表哥可不管吴亦凡给他使了什么眼色,给表弟拆台是他的日常:“哦,银行啊,公司还需要注入资金,想找个银行再问问,还有其他一些问题也想咨询咨询。”


那夜的月光格外亮,一寸一寸照耀在鹿晗心上,那夜的星格外多,一颗一颗点缀在鹿晗眉间。

他确实是想念吴亦凡了。

瞧着天上的星辰映出的都是吴亦凡的身影,所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所谓我寄我心于明月,鹿晗越发的明白个中含义。


翌日一早,鹿晗驱车回了北京。

清晨有着微微雾气,雾气里夹着霾的味道,风卷着灰尘飘过,天空没有太蓝。

他们到的比较早,银行的人并不多。除了工作人员,也只有一两个老人在办理业务。

“哎呀,我都说了你不要回来,来回跑多累。”吴亦凡不敢大声对鹿晗说,坐在座位上小声嘟嘟囔囔。

鹿晗瞥了吴亦凡一眼,又瞧见朋友走来,暂时放过吴亦凡而起身迎上前去:“麻烦你了。”

来人是个瘦瘦高高的青年,很是精明的样子:“你还跟我客气啥,对了,我妈可一直念叨你,改天叫上其他人咱们聚聚。”

“一定一定。”鹿晗看着眼前这位从穿开裆裤就建立起革命友谊的伙伴,露出心照不宣的微笑。

待鹿晗给青年和吴亦凡互相介绍认识,一行三人这才进去办理业务。

大约一个小时左右,吴亦凡和鹿晗一前一后走出银行。

人渐渐多了起来,街上的车也多了,索性洒水车才经过不久,灰尘被黏在地上。

“哎哟。”吴亦凡进入车里的时候磕到了脑袋。

鹿晗走在他身后,正想提醒他,语速却还是不及吴亦凡腿长走的快。

“你说你,这么不小心。”虽然嘴上说着嫌弃的话,鹿晗却伸出手揉了揉吴亦凡的脑袋。


在车上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到了鹿晗不得不走时,才将吴亦凡哄下车。


是有些不舍得。

吴亦凡站在原地目送那辆车远去,尾气喷了他一裤脚,大表哥在一旁笑说这是爱的印迹。


003

>>>有狗在街上乱吠,相爱的人心里有鬼。


卓伟近年来不再想着搞太大的新闻,而是以敲诈明星为营生。拍一些似是而非的视频,在微博上说一些暗昧不明的话,赌的就是明星最敏感的痛点。

那日他爆料某男星驱车回北京陪某男星办理业务,其实他不太确定这个能不能敲诈到那两个明星,却没想到电话来的很快。

对方同意了他的一口价交易,他也爽快地撤了配图和文。

他也有过揣测,想要知道为何那么多负面爆料都没让这二人中任何一人妥协,为何就这一个办理业务却让两人如临大敌。

后来看到两人粉头撕逼,他觉得自己看透了这事情的本质。

小鲜肉依靠的就是粉丝经济,这两个人粉丝不合,一起办理业务简直戳痛粉丝雷点。卓伟觉得,这两个人害怕粉丝大规模脱饭,于是才如此之快的妥协。

>>>>大约是本身就不相信爱,于是暗自排了一场大戏,戏中人耍着阴谋诡计。


>>>>视频时大笑彼此太傻,痴心人苍天不负。


灯光不太亮,晕着一层昏黄的光,他坐在沙发上,手机屏幕上是一则爆料。

“哥,我是不是有些惊弓之鸟?”吴亦凡把身体坐直,表情严肃而认真。

大表哥坐到他对面,少见的没有怼他,反而露出一个微笑:“是有一些,但是可以理解。”他摩挲着沙发:“你当时看到爆料那么着急,是人之常情,毕竟你和晗晗……”



“老吴和你的关系又不是普通队友,万一被有些人察觉不对劲,你俩之后的路会更加寸步难行,所以把爆料买了,就当防患于未然吧……”老高拍了拍鹿晗的肩膀,叹了口气。

鹿晗喝着冰美式,自嘲地笑了笑。他仰躺在沙发上,眼睛在天花板上描绘,一笔一画之间组成了吴亦凡的模样。

是有些累的。

原来相爱这么难,一个小小的风吹草动都让人心惊胆战。


把情绪整理好,吴亦凡才给鹿晗打视频电话。

两个人都闭口不提银行那件事,在视频里柔情蜜意,鹿晗吐槽最近的天气不好,吴亦凡在屏幕那头帮腔说老天爷该打。

打了约有一个小时的电话,到了鹿晗不得不休息的时间,吴亦凡在那头催促鹿晗睡觉。

鹿晗眼睛瞪的老大,说睡不着,说要听吴亦凡唱歌。

吴亦凡一瞧见鹿晗在那边眨巴眼睛这心就化了,等鹿晗点完歌,吴亦凡立刻唱起来,声音轻柔的不像话。

就在一曲快结束的时候,鹿晗忽然出声:“吴亦凡,我们都好傻。”


电话那端的吴亦凡怔了一下,忽而笑了。

相爱的人哪有不傻的。


004

>>>胆小鬼声泪俱下,心忙眼还瞎。


地狱的一角,油锅翻滚溅出油汁,不时有哀嚎声响起,狱卒们干着手上的活计窃窃私语。

“你看人小吴和小鹿多光明正大,虽然最终撤了爆料,但是那群看客们也不知道对比一下。”

“可不是,他俩有关自己的负面消息,哪次不是就那么飘着,哪次不是过了较长时间才撤掉。你看这次,分分钟撤爆料,还不够明显?”

“要我说,是那群人根本就不信他俩的,只不过图个乐呵……”

“瞎说什么大实话,假装看得见的人比真正看不见的人还恐怖,当了这么多年鬼你连这个道理还不明白?”

“嗯,可明白了,谁不是从人死过来的。”

“哎,下回跟老大建议去小吴梦里玩玩呗?”

>>>>鬼面人判:

宁为千金隐关系,不为黑子献真心。

光明正大在相爱,瞎子反哭惨兮兮。


****完****

未捉虫,感谢阅读。


评论 ( 6 )
热度 ( 14 )

© whatever·you·s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