叹(意识流短完)

>>>>如果把过往书写成册,那匆忙逝去的青春也五彩斑斓。

000

过去也曾是未来,现在也会成为记忆。


【love is zero】

>>>也曾对未来恐惧,以为老死不相往来会是最终结局。

01

>>在某天种下一株小树苗,在某日收获一棵参天大树。


阳光幻化成蝴蝶将他干净的面庞印上阴影,头顶的树叶和着清风沙沙作响,他蹲在树下用手指摩挲着树干的纹路,今年他二十有三,正计划着对意中人表白。

他是个有些冲动的男生,可这回他意外的坦然意外的沉着。也不是没想过在头脑一热的时候宣泄心中的情感,可只要一想到未来二字,他所有的躁动都被平息。

他有些贪心,不仅仅想要一时的醉生梦死,他还想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想要长长久久的陪伴,尽管这看起来天方夜谭。

他缓缓地抬起头,修长的五指挪到眼前,他透过那狭窄的缝隙遥望。五月的天湛蓝而清澈,就像是一面镜子,把他的心照得清清楚楚,哪怕是如尘埃般渺小的角落。

“鹿晗,该训练了。”韩国队友从旁边大楼里探出头叫他,他听到蹲在楼外私生们忽然增大嗓门。

嘴角抿起一个弧度,他的眼睛将眼前绿意盎然的树映出。


没有什么黄道吉日,没有什么良辰美景,只不过是深思熟虑之后的酒壮怂人胆,假如不喝酒却自愿沉醉也算“酒”的话。


吴亦凡,我喜欢你。

他想起了那棵枝繁叶茂的大树,想起了那在树间嬉戏的清风,想起了他也曾和他在大树下谈天说地。

吴亦凡,我们在一起吧。

他想起了那片漂泊在不知多远天空上的白云,他想起了那些在白云下飘摇的花草,他想起了他也曾和他在白云下的街道上行走。


原来表白这么简单,只需要两句话。

可是又那样艰难,腿如站立在九霄云端那样疲软,心脏跳动如擂鼓,背后则被汗水打湿。


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他也很期待。


02

>>离别是一场黑白电影,重逢是一场无声的话剧。


他挥舞着自己的手臂,脸上泛着点点笑意,周身的气息平和而温柔。

他望着台下,粉丝挥舞着荧光棒,一闪一闪就像是那远在九天的星光,就像是那个人最喜欢的星空。

他和着伴奏轻声歌唱,手臂还在不停的挥舞,那些早已记熟的歌词不需反应就能脱口而出。

忽然他听到一个人唱rap的声音,他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他的眼睛在那一刻闪亮如星河,他下意识地将手放到耳旁,连衣帽此时显得那样多余。

然而只是一瞬,他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嘴角那抹笑意一点点下沉,他的眼睛里的星光也在那一瞬灰暗,他的手臂又附和着音乐摆起。

他觉得有些冷,他觉得这里好空旷。

尽管场馆里歌声不断,尽管场馆里人声鼎沸。

原来那只是录音带的声音。

原来那个人已经将背影留给他。


吴亦凡。

他这样在心里念着那人的名字。

吴亦凡,再见。

他这样在心底默默道别。

吴亦凡,原来不是你回来了啊。

他这样在心中苦涩释怀。


他想起了那夜的长谈,想起了那人疲倦的面容,想起了争吵时的面红耳赤,想起了最后的那个约定。

那人走的第十二天,奇迹没有出现,离开就是不再回头。


重逢在怎样的未来?

他未曾停止期待。


03

>>愿把心意化歌声,此生此世永相随。


他又做梦了。

梦里的沙滩松软细腻,阳光铺洒似烟雾将沙滩海景模糊。他的脚深陷在沙粒中,他的脚踝被沙粒划磨。


他望见沙滩的另一头那个熟悉的背影,他向着那个人奔跑,他气喘吁吁,他还有三米就要跑到那人身旁,却忽然停下脚步。

一个长发飘飘的背影从背后搂住那个人。

他怔怔地立在那里,目送那两个人十指相扣越走越远。

夕阳一寸寸挪移,他的心也一寸寸被割裂。


果然不能陪那人到最后吗?


他还未来得及伤春悲秋,情景在一刹那间变换。

多伦多的天晴朗而湛蓝,庭院里一个小女孩拍打着皮球。

小女孩扎着两个小麻花辫,声音清脆如黄莺。

他站在庭院外的那棵树下,树叶宽厚肥大,好像当年炎夏时他和那人躲避太阳的那一棵。

“爸比。”

他瞧见那小女孩扔了皮球向着某个方向跑去,他屏住呼吸像是怕惊扰神明。


风清闲而悠和,树叶缓慢地摆动枝桠。


他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

他看到了那个人。

他看到那个人抱起那个小女孩。

他看到那个人喜笑颜开眉眼之间都溢出幸福。


一家三口,天伦之乐。

确实幸福。


他忽然想起以前唱过的一首又一首歌。

“如果有一天你会

忘记我们的约定

没关系

至少有这首歌

我再唱给你

可能未来的你会

为另一个谁哭泣

请记得

还有一首歌”

从回国后就在某些夜晚陷入对未来的恐慌之中,于是想要唱一首歌,想着哪天真的再次分离,想着哪日真的走到尽头,也希望可以有这样一首歌陪着那人走一段时间。

“对你不会变的承诺

放不下对你的牵挂

像隔着太平洋的时差

我会奔向你

当你需要我”

他还记得唱这首歌时想起的那些日日夜夜,想起了那人飞了,那人又回来了。

他们也曾在不知道几个小时的时差中隔着不知道哪个大洋打着电话,他们也曾在夜色的掩护下在夜半三更时相见……

他还记得唱这首歌时心中的激荡,他还记得那些个为那人担心的白日,他还记得那些个驱车赶夜路只为见那人一面的夜晚。


原来在他描绘的与那人的未来里没有他自己的位子。

原来他一直以为这段感情没有句点,只有一个欲言又止的省略号。



“晗晗,晗晗。”他感觉有人在他耳边念叨,感觉有人抚摸着他的后背。

他睁开了眼,眼角还有些红,眼中还有些湿润,梦里的情绪还残留在他的心上。

“老吴。”他的声音有些哑,他伸出手打了那人一巴掌。


“又梦魇了?做了什么梦?”

他看到那人一脸紧张。

他的心没来由得轻松起来。



他还在期待着,他们的未来。

或许是一片蔚蓝的天,一片星光闪烁的海。


007

未来也不是无迹可寻,现在把将来变得有理有据。


【something for nothing】

>>>钱总有花完的一天,感情的长河却没有尽头。

01

>>鹿爷买表套路深,小爷省吃俭用回农村。


他盯着面前的两块表,眉头紧锁。

他的脑海中响起那个人的声音,他记得那人说过什么样的表盘比较好,他记得那人说过什么样的表芯比较好,他记得那人说过的一切一切……

他叹了口气,可这表买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

上上个月他去了某个国度,买了那人喜欢的某个表。

这个月他又要来到异国,眼前这两块表就是他看上的。

他盯着面前的表,思想却逐渐游离。

他忽然想抱抱那个人,想要亲自给他戴上手表,想要跟他戴情侣表一起出现,想要把一切公之于众。

他无意识地摇摇头,知道这种想法也只能是想法。

可他不再犹豫,他拿起了两块表。


只不过是两块表,还不至于到选择困难。

两个都买,相信那人一定是双倍的开心。


他走出店门,门外是艳阳天。


“吴亦凡,你可以笑得再傻一点。”

他瞥了一眼在一旁吐槽他的大表哥,笑得更加灿烂。

孤家寡人自然是不懂小情侣的心思。

02

>>耳钉环住一片情,天之将明无意返。


他耳朵上戴的还是那个圆形耳钉,他的嘴角翘起一个不太明显的弧度。

这是那人送与他的礼物。

当他一个人的时候就好像那人也在一样。

他忽然有些矫情。


他又想起最近那只乱吠的疯狗,那只一直说那人隐婚生子的疯狗。

他是憎恶那个狗仔的,可每次看到那个狗仔这样斩钉截铁地说出这种爆料,他还是忍不住发笑他有时候也会想假如未来有一天他们终于公开时舆论会是怎样的光景。


未来,真的是很美好的字眼吧。

他从来这么认为,也一直这样认为。


“哎,晗晗可以的啊。”大表哥拍了拍吴亦凡的肩膀,将手机递给他。

他看到屏幕上那人怼那条疯狗。

他终于笑了出来。


这么多年过去,那人还是一如既往。

是少年时模样。


>>>>

step by step, I am always on call

——————完——————

未捉虫。这个月产出到此为止,这个月比较懒。




评论
热度 ( 2 )

© whatever·you·say | Powered by LOFTER